不变的冬训 全新的面貌

文 /陈书佳   2017-05-06 23:01:42

冠军之家伯明顿酒店,是国家队在陵水的“家”,每次集训都是住在这里。今年我们去探营,刚走过大堂,记者们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感叹:咦,不一样了!一楼原本是餐厅的位置,改装成了上下两层的书吧,可以看书聊天喝饮料。改变,不仅仅只有这一点。

林丹练得很刻苦,没有一点特殊

这次集训,林丹穿着的袜子有两种配色——红色和黑色。不太寻常吧?他说,这是品牌新推出的系列。作为品牌代言人,林丹有义务宣传新品,当然他也得遵守国家队的规定,在训练场上,除了球鞋、球袜和球拍,都不能出现国家队赞助品牌之外的品牌。所以,当我们采访他时,他更换了自己的赞助商T恤后,被礼貌地“请”到了球馆外接受采访。尽管是国羽最知名的球员,林丹也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照顾。

林丹有自己的专职教练李志锋,技战术训练在球场跟其他队员合练。力量和体能训练,会遵守男单组的训练时间,但是具体的执行内容,林丹会有根据自己特定的计划,很久以来,他都保持着这个习惯。

核心力量训练时,林丹将海绵垫铺在球馆靠近出口的一侧,其他男单选手则在远离出口的那一边,中间隔着并排3片球场的距离。然而,两边的情况却是大有不同。

林丹默默地严格按照训练计划进行,每个动作都力求准确到位,尽自己全力去完成训练任务;另一边,男单组的田厚威、周泽奇、赵俊鹏等人,被体能教练李春雷练得龇牙咧嘴。李春雷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开始接触林丹,这么多年来,林丹一丝不苟的训练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体能训练时,往往每组动作之间要间隔1分钟,就是在这1分钟里,很多球员会请求“再歇一下吧”,而林丹却会问“下一组该开始了吧”,此时距离休息结束还有10秒。

刻苦而自觉的训练,加上先天肌肉类型很好,这让已经34岁的林丹至今仍是男单组中体能最好的球员。田径场的速度耐力训练,规定400米在1分20秒以内完成,这是目前处于里约奥运会后体能恢复期的合理速度,维持在最快速度的80%左右。林丹总是能很好地控制节奏,几乎卡着时间完成。而在队内的YOYO体测当中,林丹也总是那个可以坚持到最后的人。

正如林丹自己所说的,东京奥运周期到来之后,他并不在意一场比赛的胜负,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尽量延长自己的运动生涯。林丹在训练场上所表现的一切,也正是为此而努力。

女单孙瑜挑大梁,每天就是训练和治疗

孙瑜几乎不会踩着点进训练场,训练开始前,她要提前约20分钟到医护室给膝盖打固定。

孙瑜的膝盖有伤,只要是动一下就会肿起来,哪怕是出早操跑10多分钟,结束后她也会拎着塑料袋去装一袋子冰,冰敷她脆弱的膝盖。每堂训练课之后更是如此,两袋子冰给两个膝盖敷上,时间是15分钟。晚上全天训练结束后,她还要到队医那里进行两个小时的治疗。

孙瑜说,每天训练6个小时,治疗两个半小时,再除去吃饭的时间,就只剩下睡觉了。在同屋小将吉淑婷的印象里,晚上几乎看不到孙瑜姐的影子,每天她感觉已经玩了好久吃了好多东西,孙瑜姐才回屋,此时已经快到关灯睡觉的时间了。

孙瑜现在是女单组的重点保护对象,成为了挑大梁的人物。里约奥运会结束以后,女单组的老将王适娴、王仪涵离开,李雪芮一直在德国养伤,直到农历新年以前才回国,目前没有跟随国家队进行训练。据陈金介绍,李雪芮恢复体能重新下场训练还需要3个月,要重返球场约需要半年时间。

集训期间,女单组大概是人丁最不兴旺的一组,泰国公开赛、越南亚洲混合团体锦标赛时,球员最少的时候只有孙瑜、蔡炎炎、吉淑婷3人。有时候,主教练陈金还不得不亲自上阵充当陪练。全英之前的德国公开赛,女单都没有派出球员参赛,就是因为“没人”。

目前,孙瑜、何冰娇排名靠前,陈雨菲是教练组着力考察的对象,不出意外的话,这3人将组成5月苏杯的女单人选,而其他年轻队员则仍需磨炼。

众多年轻选手的加入,也是本次冬训的一大特点。去年下半年已经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的陈清晨、贾一凡都是首次参加一队的冬训,杜玥倒是5年前在这个球馆训练过,当时还在国青队的她,是为了帮忙测试球馆的。

年轻队员增多,训练量也增加,以往冬训一周安排8堂课,今年增加到10堂课,原本休息的周日也安排了出早操或半天训练。

难得的春节假期,大吃大喝也不忘训练

今年的冬训从1月中旬开始,将持续到3月1日。开始的时候,距离春节不到半个月,没人知道是否会放假。

在国家队,过年不放假是常事。过年前几天,全队得到通知放假7天——腊月二十九离队,到正月初五归队。一得到通知,全队上下都在干一件事——买机票!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价格了,只要能买到尽早离开的机票就行。

腊月二十九那天,大部分队员都是上午就出发了,尽最大努力让假期最大化。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好几年没能回家过年了。在国家队,只要不放假,队员除了请假外都是不能回家的。就算平时打联赛有机会回家或者见家人,也都不是节假日,更别提过年的时候回家了,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回家最重要的主题当然是吃。谌龙回到湖北老家,每天父母都变着法给他准备“硬菜”。父母的心意他明白,仍旧难免为难,不得不跟父母抱怨:“怎么又是肉啊?我们国家队的伙食挺好的。”相比之下,乔斌倒是很享受湖南的美食,每天跟着父母和不同的亲戚吃饭,每顿饭都很丰盛、很美味。问他到底哪个最好吃,他认真地想了想,“我们湖南嘛,什么都好吃!”

连着几天大鱼大肉,还没有训练,就不会担心归队的时候恢复起来困难吗?这当然有人在意了。张楠和刘雨辰回到北京后,一起约着每天回到并没有过年放假的北京队保持训练;孙瑜回到老家,也找到健身房保持身体训练。实际上,他们都没能完整地享受假期,因为正月初五羽超联赛总决赛开战。张楠所在的青岛仁洲俱乐部要求队员大年初二就集合,而孙瑜也是亚军东莞世纪城俱乐部的头号女单,要提前赶到赛地准备比赛。

初五归队,国家队的专家组成员程勇民老师带着自己的女儿一起来到陵水。还在大学读书的女儿正在放寒假,利用假期陪伴父亲。每天傍晚,国家队的训练结束后,是属于父女俩的特训时间。女儿也非等闲之辈,在大学生的业余比赛中单打位列前三。程老师说,女儿爱上羽毛球,自己没有过任何的说服或者强迫,完全是自发的,这大概跟自己的潜移默化有关,这让他颇感意外但又倍觉欣慰。

同样有家人陪伴的还有陈金,太太和女儿住在海口,有时候太太会带着3岁的女儿过来看他。在枯燥的集训生活中,有了家人的陪伴,也算是一种慰藉。

教练有自己的锻炼方式,队医是最辛苦的人

每天中午吃完饭后,教练们都有一个固定的活动:走路。这是国家队教练的一个自我锻炼方式。

你也许会问,他们为什么不去打球呢?多是运动员出身的教练,多半膝盖都有些陈年旧伤,球场上的强度有些吃不消。所以,他们就利用饭后的时间走路,附带也能有“消食”的功能。如果下午有训练,就绕着酒店走两圈,酒店临江的一侧,风景和空气都不错;如果没有训练,就可以有一次远足,从酒店走到最近的海边,来回约13公里,加上步行速度很快,一趟下来的运动量一点也不小。

有记者跟着教练实践了一趟,终点是人迹罕至的沙滩,沙粒很白很细,没有游人,是个放松休息的好地方。因为运动量实在有点大,返程就直接坐公共汽车回来了。尽管如此,在当天的微信朋友圈的运动排行中,依旧名列前茅。

教练们休息的时候,正是队医最忙碌的时候。要说国家队中工作时间最长的,一定是队医。

这次集训,有5个队医在现场保障。训练开始前20分钟,医护室最热闹,有来给各种关节打固定的,有来冲调运动饮料的,还有的可能头一天睡得不太好,什么地方不对劲了,要赶在训练开始前稍微治疗一下。训练开始了,医护室反倒一下子冷清了,除了受伤需要治疗的球员,其他人都在训练场。当然,队医们也不能擅离职守,得待在医护室应对各种突发情况。比如说,有一天训练,王懿律的脖子突然被挤了一下,动一下都会疼。于是,他就跑到医护室“求救”。队医给他冰敷按摩,算是帮他解决了麻烦。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医护室才是最繁忙的时刻,那种感觉很有点美剧《实习医生格雷》的意思。医护室里,队员川流不息,队医们利用各种手段解决队员的各种问题。有的队员需要按摩,有的队员需要针灸。经常都是队医忙活着手上的活儿,嘴上还得嘱咐另一些队员准备几个冰袋、冰敷哪个部位以及多长时间……

从训练结束到训练场关灯,5个队医一直不停忙活,医护室里站不下了,就摆个垫子到力量房或者场地边上,尽可能满足队员的治疗需要。尽管如此,队医仍旧处于“供不应求”的情况,所以有的队员一直要扛到实在不行了才去医护室。像男双组的大个子们,要把他们僵硬的肌肉按摩开,就算是对身强力壮的队医来说,也是一项费劲的体力活儿了。

训练结束后没赶上治疗的,晚上还有一次机会。为了方便,国家队酒店的一楼专门有两个房间用于治疗。房间对面还有桑拿和泡澡的地方,这也是队员放松的一种手段。这里基本上重复着球馆医护室里的程序,按摩或者针灸,队医还会针对队员的实际情况,建议他们泡泡热水澡放松一下肌肉、吃点钙片补补钙等等。不过,也不是所有队员都会听从建议,太累的话,就直接回房间躺下睡了。

因为正好赶上有比赛任务,国家队有不少队员都在外比赛,在陵水的队员不算多,所以每晚治疗到10点左右就结束了。如果是人员齐整的时候,队医们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多是家常便饭。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为礼物伤透脑筋

其实,不只是情人节,国家队上上下下全体人员各种节假日几乎都是伴着球场度过的。这个属于两个人的节日,人不能到,心意就显得更重要了。于是,伤脑筋的事情来了——送什么呢?

国家队的男队员有些已经结婚,不少还有女朋友,碰到这个节日,总是要“表示”一下的。每年的节日、纪念日那么多,要是双方认识时间又长,就很麻烦了,比如说徐晨。他说:“每次都会提前去准备,但是每次都会被潘攀猜中。她特别了解我,送花或者是别的东西,她都能想得到。她一拿到,就会说‘哎呀,我就知道是这个’。有时候,她会有直觉想到是什么东西,告诉我‘你不要送我花了……”尽管如此,徐晨还是要去完成这个有挑战性的任务,“就是一份心意嘛,让她知道我在乎她就够了。”

这个情人节,谌龙跟王适娴不在一起过。王适娴退出国家队后,回到江苏省队备战全运会,两人各处一地,这在他们9年零10天的交往中有些特别。更特别的是,情人节前一天是王适娴的生日,两个重要的日子,谌龙都没能陪在女友身边。

生日当天,王适娴在微博发文,公开表示什么也没有收到。这倒是没错,谌龙坦言自己“真没准备”,他希望3月王适娴来北京的时候再给她补过。追问他到底要送什么礼物,他面露难色,“需要什么应该都有了,而且,适娴不是一个会主动提出要什么的人,如果提出了反而好了。以前还送花,现在连送花都觉得麻烦……”他不接受网上购物然后邮寄的方式,因为现场买礼物时刷卡的感觉,让他很是着迷。

情人节前两天,是林丹儿子的百日宴。这天是周日,林丹提前请假回到北京为儿子庆祝。周六晚上飞回北京,周日晚上再返回海南,周一上午正常参加训练。队医透露,集训期间,林丹一直咳嗽,原本回到陵水要到医院进行治疗,但实际上他只是吃了点药,没有耽误一堂训练课。

国家队的集训将持续到3月1日,随后队员们将开始本赛季的密集赛程。虽说有40天左右的集训,但要应付各种比赛,系统训练很难真正完成,东京周期的第一个集训就在这样与以往不一样的气氛中进行着。陵水集训之欢乐篇“一、二、三,耶!”

论阿凡达的耳朵是如何那样的……

“剪刀手”林丹

“看我的牙齿白不白?”(孙飞翔)

“呦,挺稳啊!”

“快点拍,要掉…下…来…了”

陵水集训之力量篇腹部力量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可是,这是姐还是妹?

狮子滚绣球

汗水=成功

不会带操的教练不是好舞蹈演员

好好的力量训练,怎么有种玩游戏的感觉

林丹摘月,哈哈

抱一抱,可是这份“心爱之物”有点沉

“抓稳了,我要放手了”

“喂,你说什么?”

陵水集训之苦练篇“别睡了,还差一圈”

天黑也阻止不了我奔跑的心

预备,跑!

我还能跳那么高

认真点,教练看着呢

一地羽毛球,这是多球训练的现场,看着就累

追“球”卓越

犀利的眼神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变的冬训 全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