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属于“全英”的记忆

文/ 陈书佳图/ BADMINTONPHOTO   2017-05-06 23:01:51

在所有羽毛球选手心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全英公开赛份量极重。虽然现在它只是世界羽联五站首要超级赛中的一站,但每一年,它都会引无数羽坛豪杰竞折腰。3月8日,又一届全英赛如期而至,而这也标志着世界羽联2017赛季全面展开。

在陵水采访国家队集训时,记者特意采访了即将征战全英赛的部分老将新人,听他们讲述了他们与全英的不解之缘。

林丹:首次夺冠最难忘

原以为林丹会有点不记得到底是哪一年开始打全英公开赛的,毕竟他是国羽现役球员中参加全英次数最多的球员。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准确的年份——2001年。这一年,是林丹进入国家一队的第二年。从进入国家队到参加顶级的全英公开赛,林丹只用了一年时间,快得连自己都感到意外。大概,在他的职业生涯里,2001年算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年份吧。

从2001年到2017年,除了2013年、2014年因为休假错过,林丹没有缺席过全英赛,今年已经是他第15次参赛。回忆起头一次参赛,他的感觉跟大部分球员一样:“比一般公开赛正规,到场观众很多,比赛气氛特别好。”

待到真正置身全英赛的球馆,当时年仅18岁的林丹紧张了。“第一次进到赛场,感觉完全不一样。随着比赛的进行,场地越来越少,特别是到了决赛,只有一片场地,感觉特别棒!”更准确地说,赛场已经变成了舞台,林丹很向往站在舞台中央成为主角的感觉。

从第一次参赛到成为绝对的主角,林丹花了3年时间。2004年全英公开赛决赛,他2比1击败丹麦名将盖德获得冠军,这是他迄今为止6次夺冠中的第一次,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他这样形容当时的感受:“比世锦赛夺冠还深刻。”那一年,也是林丹崛起的一年,他的世界排名升至第一,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随着知名度的增加,尽管是在欧洲球员的主场,看台上也总是会出现林丹的球迷。尤其是一些中国留学生,他们会守候在球馆的球员入口处,向林丹索要签名和合影,这甚至比他们观看比赛还要重要。除了中国球迷,现场还会出现马来西亚、印尼等不同国家的球迷,他们卖力地为自己的选手加油,这样的氛围让林丹感觉很特别。全英赛不仅是属于球员的重要赛事,同样是属于球迷的重要节日。

2004年夺冠后,林丹又先后在2006年、2007年、2009年、2012年和2016年共6次在伯明翰夺冠。截止2016年的共14次参赛历史中,9次闯入决赛,6次夺冠。在去年决赛战胜田厚威夺冠后,林丹说:“虽然林丹已经33岁了,但仍旧可以做到这一切!”

转眼间,又到了今年的全英公开赛,林丹表示,如今看重的不是某一场比赛的得失,而是尽量延长自己的运动寿命,尽量长地待在球场上,成为更多年轻球员的榜样。

谌龙:成绩是最深的回忆

谌龙是见证了全英公开赛第100届赛事的球员,那届比赛是他的第一次全英之旅。一项赛事能够举办100年,谌龙认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第一次打的时候,感觉气氛很好,毕竟一项赛事能够举办100年,还是不一样的。它也是氛围最好的公开赛,从入场仪式到现场灯光,再到场地布置设计,都是最好的。”

但是,球馆外却是另一番情景。英国惯有的阴沉天空下,并不在主干道旁的场馆总是给人冷清的感觉,很难让人将眼前那座白色的体育馆与百年历史联系在一起。谌龙说:“不管是赛前还是赛后,走在街上,感觉都没有什么人。但是,一进入场馆,感觉完全不同,观众很热情也很专业。尤其是到了半决赛或者决赛,给我们加油的球迷特别多。”

从2010年开始,谌龙连续7次出战全英,要从这些年中找到什么特别的感觉很难。“老去参加一项公开赛,就不会对哪件事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吃饭总是去那两家餐厅,还会去固定的超市买东西。”连续7年,谌龙都重复着这样的节奏,实在要说有什么不同,成绩也许是他每一次参赛最好的注脚。

2010年,首次参赛的谌龙第二轮输给韩国选手孙完虎;2011年,冤家路窄,两人在首轮遭遇,这一次获胜的是谌龙;2012年,谌龙在8进4时不敌日本选手田児贤一。之后的3年,谌龙连续闯进决赛,拿下两个冠军,分别是2013年战胜李宗伟、2015年战胜约根森。2015年,夺冠后的谌龙离开球馆,有不少留学生在出口处等着他签名,这特别的一幕他记得很清楚。2016年第二轮,他输给薛松,无缘卫冕。

因为住的地方临近唐人街,空闲的时候,队员们偶尔会相约去逛逛街。2010年那会儿,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还比较高,将近1比10,现在已经降了不少。谌龙调侃,“逛街的时候,英镑多带一点就可以了。”

今年,谌龙将第8次参加全英公开赛。在此之前,他将从德国公开赛开始新的赛季,这项赛事被看作是全英的“热身赛”,“先去把时差调整过来,好好打全英。”

徐晨:曾经和心爱的人一起

说起第一次全英之旅,徐晨记得是在2006年,距离现在已过了10年。据他回忆,当时的全英赛被定为6星级赛事,跟现在的超级系列赛说法不同。听队友聊起这项赛事,他知道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比赛,因为“欧洲认为全英冠军就是世界冠军”。直到现在,所有的英联邦成员国球员,只要夺得全英冠军,就可以终身享受世界冠军的待遇。

在徐晨看来,在中外球员的心中,全英都是除了世锦赛之外最重要的比赛。但在亲自参赛之前,让他印象最深的却不是比赛本身。“没去之前,就听蔡赟、桑洋等大队员说过,当时就一个特别强烈的感觉:英镑好贵啊!”但是真正到他去的时候,英镑已经跌了下来。

从第一次参赛至今,徐晨去伯明翰的次数已经超过10次,每次的成绩不同,感觉也不相同。他说印象最深的是第101届全英,那是2011年,他和搭档马晋夺得混双冠军。现场观众给了他们很大的支持,现场氛围非常好。

因为妻子潘攀也曾经是国家队女双选手,两人曾经有机会共同出战全英,但并没有搭档过。尽管如此,徐晨也很满足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只是情侣,一起出国参加比赛,感觉很好。就想带她到处去看看,像唐人街什么的,能去的地方都去了。”

何冰娇:今年一定要过第二轮

今年,徐晨作为老将再度出战混双,而搭档则是95后小将杜玥,他很珍惜国家队给他的比赛机会。“只要没有太严重的伤病, 我希望能够打得好点。任何一项比赛,只要队里需要我,我都会全力以赴。”杜玥1998年出生,徐晨感叹现在的年轻队员比自己当时多了很多机会,他希望他们能够更好地展现自己,把握好机会,能够在国家队有更大的突破。

今年,是何冰娇第二次参加全英公开赛。去年,她的第一次经历并不算成功。由于世界排名不够,她不得不从资格赛打起,首次在一天内打完两轮资格赛后,正赛第一轮“倒霉”地遇上了师姐王仪涵,然后毫无意外地输掉了。尽管,去之前她已经定下目标“打好资格赛”,但止步首轮还是让她有些遗憾。

那是何冰娇第一次到英国,全英的“名头”在她进入国家队之后就有所耳闻。对赛事最初的印象,只能通过观看电视转播得到。“虽然也是超级赛,但又不是一般的超级赛,国际上高水平的球员都会参加,水平会高一点。”其实,这也就是看看转播场的比赛,隔着屏幕难免感觉赛事比较平淡。

直到真的知道自己有机会参加,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会很紧张,当然也兴奋。”去之前,何冰娇给自己的任务是打好资格赛,结果拼完资格赛后,一看签表她就傻了。“第一轮碰到涵姐,实在是没有办法。如果不碰到,可能会打到后面一点。”所以,今年,她给自己的目标是“一定要过两轮”。说这话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转头找了找教练,小声嘀咕了一句:“千万不要被教练听到。”的确,这个目标对于现在世界排名第10的何冰娇来说不算“远大”。因为世界排名跻身前10,今年何冰娇不仅直接进入正赛,甚至差点排进了大种子。

除了比赛,何冰娇对于全英的“初体验”就剩下“炸鱼薯条+热狗”了。由于很早输球,她承担起为队友拍摄比赛录像的任务,每天从早到晚一直待在球馆里,没有太多时间跟队友去外面的中餐馆吃饭,她只能在场馆内购买快餐“炸鱼薯条+热狗”充饥。今年,就算是为了摆脱这些食物,她也要努力比赛。“我很期待今年的比赛,冠军,当然想拿,因为这个冠军很有份量!”

孙瑜:堪比奥运会、世锦赛

打开世界羽联属于孙瑜的那一页球员介绍,今年的赛事一栏里目前只有一项——全英公开赛。为了备战全英赛,孙瑜并没有参加之前的三项比赛。“因为训练时间太短了,我还是需要系统训练。”

从2014年至今,孙瑜是第四次参赛了。“第一次我还是小队员,跟着李雪芮、王仪涵、王适娴一起参加。”2014年,孙瑜第二轮输给王仪涵;2015年,第二轮胜了李雪芮、8强战胜了拉差诺,闯入半决赛后不敌内维尔,跻身四强已是她参赛历史上的最好成绩;2016年,止步首轮,战胜她的是拉差诺。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女单组的几员老将或退役或受伤,24岁的孙瑜变成挑大梁的那个。1月中旬到陵水冬训,孙瑜是为数不多没有中断训练的球员,期间的泰国公开赛、亚洲混合团体赛以及全英前一周的德国公开赛她都不参加。全英赛成为她开年的首项赛事,“对新一年挺期待的,希望在集训时能把自己的状态调动到最好,在全英赛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因为没有参加过世锦赛,全英赛就是孙瑜打过的最顶级的单项赛了。“记得第一次得知要参加的时候,兴奋超过了紧张,毕竟世界排名前8的球员都要参加。 而且,英国也是从来没去过的国家。”之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过林丹、陈金、盖德的比赛,才知道有这样一项赛事,亲自参加后感受很不一样,“现场的氛围特别好,到了半决赛,还有音乐,你跟着节奏进场,所有人的焦点聚集在场地上,有点世锦赛、奥运会的感觉。而且,现场观众的互动也挺好。”

石宇奇:挺想跟那些贼厉害的人打

在2017年2月16日刷新的世界排名榜上,石宇奇排在男单第12位,这个排名足以保证他获得全英公开赛的正赛席位。对于去年才开始打黄金赛的他来说,今年就参加顶级超级赛的感觉是“挺快的”。

第一次参加全英公开赛,石宇奇没有想像中兴奋,也没有想像中紧张。“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吧,肯定也是全新的体验,去的是不同的国家嘛。世界上最顶尖的选手都会来,但打来打去都是那些人,所以不会紧张。就是这次参赛的中国队员比较多,害怕太早遇到自己人。”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没有什么成绩可以对比,教练也没有给他什么压力。石宇奇有一个习惯:只是在比赛前一天才去了解对手,这算是他减压的一个方式。“从来不敢看签表,只是前一天知道,准备一下。提前知道了会想太多,‘比如怎么会遇到他’之类的,想多了就会关联到更多事情上……”他说,这是因为他细心导致的。

尽管不知道具体的对手是谁,但石宇奇知道每个对手都不好对付。“现在男单水平都挺高,只要会跑就能跟你打起来。每个对手都很强,拼一场是一场吧,每个超级赛都是这样的。”去年,石宇奇在法国公开赛拿到了自己的首个超级赛冠军,那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法国赛。他不认为首次参加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运,“中国香港公开赛也是第一次打,还不是第一轮就输了。”他评价自己的状态是起起伏伏、不太稳定。

最近,石宇奇的状态并不好,谈到全英也有点提不起精神,但是全英网罗的顶尖高手还是激起他的战斗欲望:“挺想跟那些贼厉害的人打。”因为参加超级赛少,所以“好多贼厉害的人都没有打过”。跟真人过招,毕竟比看比赛录像过瘾。说到这里,他又有点矛盾了,如果是想拿成绩,最好还是签表好一点吧,因为“赢了才开心嘛”。

田厚威:曾想过打一次全英决赛就完美了

田厚威的全英经历跟很多选手不同,去年他打进男单决赛,成为场上最受关注的主角,而之前的两次参赛经历中,他都是在看台上充当观众,看着其他球员成为主角。

田厚威说:“我是2014年第一次参加全英,连续两年都是第一轮出局。我记得2014年的男单决赛,我是在看台上看的。决赛开始前,主持人介绍球员,现场制造了氛围,大屏幕播放了视频……感觉气氛特别好。当时我就想如果我能打一次全英的决赛就完美了。”

两年后,他真的迎来了自己的首次决赛经历。“其实,真到自己打的时候,反而就没想气氛多震撼、心潮多澎湃了。入场前,我们在后场等着,也不知道前面的主持人都说了什么,就记得拉开帘子就走出去了,完全没有参与到场内的环节中。”

走进曾经梦想的那个决赛场,田厚威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的起伏。“其实心里很激动,也是有波动的,但需要调整平复自己的情绪,冷静地处理好每个球。”因为是中国选手之间的内战,场边并没有教练,两名选手都只能靠自己去应对场上的一切。那场比赛,田厚威有机会,但最终夺冠的是林丹。他说自己当然失望,尽管作为运动员每个比赛的冠军都想拿,但全英是特别想拿的那个,因为全英的感觉真的非常特别。“尤其打到决赛,球馆内就剩下一片场地,所有人都关注你,赢球了,有人给你鼓掌,感觉特别棒!”

去年距离冠军一步之遥,并没有给田厚威今年的征战带来什么包袱。今年,作为种子出战,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种子才是最可怕的,种子处在明处,是被别人冲击的。”同时,他也承认选手之间全年打过很多比赛,彼此熟悉了解,所以不会被“种子包袱”束缚住。

虽说去了伯明翰3次,但除了比赛,出去逛的时间并不多。如果是很早输球,就要到球馆给队友加油;如果打到最后,就要准备比赛。第一次去,中国队住在酒吧街附近,往返球馆从旁边经过的时候,能够看到当地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但,也只是看看,准确地说“像游客一样”。

骆赢/骆羽:出去吃饭害怕遭遇尴尬

骆赢和骆羽的3次全英之旅,战绩呈一直往上的曲线。2014年首次参赛,她们首轮输给韩国选手金荷娜/郑景银;2015年,8进4时输给师姐于洋/王晓理;2016年,半决赛不敌日本组合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

每一年,她们都能找到一点特别的记忆和比赛关联在一起。首次参赛,姐妹俩都很紧张。以前一直出现在老队员嘴里“很不一样”的比赛终于要亲自参加了,骆赢说:“上场之前我们都紧张得不行,对手又比较强,我们担心第一轮就输了。”结果,两局比赛都战至加分,她们真的输了。“紧张限制了场上的发挥,两个人打得都很着急,真是越想打好越打不好。”

第二年输给了自己人,去年则是骆赢脚上的血泡葬送了比赛。“赛前脚上起了血泡,有点发炎,剪掉之后,第二天脚就没法落地了。”上场之前,骆赢给伤脚打了很厚的固定,因为很不舒服,完全发不了力。输掉比赛后,她们将自己的全英最好成绩提升到四强。

不在球场的时候,两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因为从小到大几乎7X24小时在一起,有时候也会感觉有点腻。没有比赛的时候,骆羽会跟着其他队员出去逛逛,球馆外河边那些小路,她认为最适合饭后散步。

当然,大多数时候两人还是结伴同行的,尤其是吃饭这件有挑战性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说?骆赢说:“其实,我们俩很想去尝试一些当地的食物,但英文不是很好,如果碰到菜单上没有图片就尴尬了。曾经有一次,我们自己出去,点菜倒是没问题,就是上了两份,本来分量就大,还是两份……”为了保险,她们会在中国队固定吃饭的中餐馆就餐,里面倒是从炒菜到火锅什么都有,味道也算不错。

相比西餐,能够在欧洲吃到中餐已经是很幸福的了。但是,她们还是会像老队员那样带着锅去欧洲。骆赢说:“国外的食物偏冷,我们不太习惯,吃太多凉的东西,担心影响比赛,所以有时候拿锅热一热。”这也算是队员们在国外征战的生存秘籍了。

汤金华/黄雅琼:总是突破不了大种子

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汤金华伤到了脚趾,有5个月的时间远离赛场,这让她的第6次全英征程有了一点复出的意思。

2012年,汤金华第一次参加,听说过的那个“很壮观、很宏伟、有历史”的全英赛与实际的感受重合了,“球馆超大,第一年在现场看了决赛,感觉好有气场!”

连续5年参赛,汤金华换了4个搭档——夏欢、马晋、钟倩欣和黄雅琼。也许是换得多了,她已经记不清楚到底哪一年是跟谁了。去年的搭档黄雅琼她记得,因为这也是她今年出战女双的搭档。

黄雅琼比汤金华晚两年参加全英,她对于全英的评价是“百年老店”,是一项可以跟世锦赛媲美的赛事。最开始的两次参赛,黄雅琼都是专攻混双,去年开始兼项女双和混双,今年,除了和汤金华配合女双,她还要和鲁恺参加混双角逐。体能方面,她没有什么要担心的,因为参加羽超联赛时也是兼项出战。只是,在陵水集训期间她遭遇了一点急性伤病,每天训练结束配着药冰敷一下,因为不是老伤,并没有大碍。

汤金华和黄雅琼对于全英的举办地伯明翰的认知差不多:城市不大,有不少华人,还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感觉不是特别像欧洲的城市。比赛期间,她们重复着“酒店-球馆-餐馆”三点一线的生活,也没有时间出去逛街游玩。

对于今年的比赛,两人并没有制定具体目标,汤金华的全英最好成绩是打进4强,黄雅琼是跻身8强,今年她们就想“努力打”。往届比赛总是“突破不了大种子”的苦恼,她们现在还没有化解。可能,等到她们当了大种子,就不会再为此烦心了。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那些属于“全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