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那个用镜头记录羽毛球的“大头”

文/陈书佳   2017-05-06 23:01:57

认识唐诗10年了,我们一起跑过好多比赛,每年总能见上一两次,熟悉到不觉得他有什么特别。不过,仔细一想,他真的不特别吗?

唐诗拍过的赛事,从奥运会、亚运会到苏杯、汤杯、尤杯,再到全英、法国、丹麦、迪拜总决赛,如果羽毛球摄影记者也有“大满贯”的话,他也许是完成这一壮举的屈指可数的摄影记者之一。最近10年,他几乎拍完了所有国内外知名的、不知名的球员,也是跟四大天王颇有交情的摄影记者。好吧,他的头衔太多了,在羽毛球这个圈子,他的名字不如他的外号响亮——大头。

问过唐诗为什么会有这个外号,他说是中国台北队的教练先叫起来的。再追问是因为头大吗?他模棱两可地回答:“也许吧。”当时,中国队的成淑也有同样的外号,于是,在朋友圈里,唐诗也会调侃成淑是“成大头”,然后发动两人之间的“战斗”。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中,透着和球员之间的亲近,也有那么一点点被叫“大头”的报复心吧。

唐诗跟球员很亲近,何以见得?以法国公开赛为例,每年要去好几次埃菲尔铁塔就是最好的证明。去干嘛?拍照!如果把最近几年他给球员在铁塔的照片摆在一起,镜头前的人一直在变,而站在那里按快门的始终是他。球员们都愿意跟他出门,带上他就好比带上了一个“全能保姆”——导游、翻译、摄影师、保镖,外加购物搬运工!

当然,要是国手们愿意,直接发布一个“招聘全能保姆”的通知,估计当地前来应聘的球迷一定会挤破头。但是,球员们就是信任唐诗,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起来的。前前后后10年的时间,他自己说“混着混着就混到脸熟了”。

起初,2007年唐诗刚入行的时候,情况可大不一样。当时的羽坛是唐诗偶像们活跃的年代:林丹、李宗伟、蔡赟、傅海峰……唐诗承认自己有“偶像情节”,他高中接触羽毛球,并爱上这项运动,这些名将就是他的偶像。偶像就在眼前,他用了所有刚入行新人的方法去接近他们:询问偶像是否需要自己的比赛图片,然后一来一去就有了联系。 渐渐地,不仅跟偶像熟悉起来,跟其他球员也都有了交情。

每逢汤尤杯、苏杯这样的团体赛,赛前各队球员围成一圈加油,唐诗总能得到那个躺在球员中央拍摄“全家福”的机会,那张用鱼眼镜头拍摄的“圆圈照”,几乎成了他的标志性代表作,因为足够精彩、足够独家,每次都会被疯狂转发。有球迷曾经好奇地询问他是如何拍摄的,没想到一贯很靠谱的他,竟然会不着调地回复:“就是把相机扔到空中就拍到了 。”

跟很多摄影记者是“半路出家”不同,唐诗在大学时学的就是摄影专业,算是“科班出身”。他高中毕业去了英国,上大学确定专业,摆在眼前有很多选择,比如说材料学、厨师、摄影与数码影像等。在这些完全不同的专业里,唐诗选择了“摄影与数码影像”。问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他反问道:“那你觉得另外的适合我吗?”于是,脑补了这样一个很有喜感的画面:头大脖子粗的唐诗穿着白制服、戴着高帽子在厨房里掌勺掂锅,厨房里烟雾缭绕,唐诗的大脸在火光的映衬下忽隐忽现……好吧,他还是好好摄影吧。这个专业需要高投入,要知道在10年前,光是置备那一箱子像样的摄影器材,也得是6位数的开销。

2007年,刚上大学一年级的唐诗,正巧赶上苏迪曼杯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高中时就很喜欢羽毛球的他,在国内某家媒体的帮助下报名获得采访证件,第一次在现场拍摄羽毛球比赛。从这项赛事开始,唐诗开启了未来10年的体育摄影之路。而在他之后拍摄的众多体育项目中,羽毛球是拍摄最多的一项。

跟我们了解的传统体育记者不同,唐诗更准确地说是“自由职业者”。媒体向他支付购买图片的费用,而他自己支付拍摄往返赛地所需的交通费、当地的住宿和餐饮等费用。不过,申请赛事的采访证件时,主办方大多会要求申请采访者提供单位出具的就职证明,与他合作的媒体通常会帮忙申请。我们杂志曾经刊登过很多唐诗的图片,跟他有很好的合作关系,也曾经帮助他申请过采访证件。

刚开始的时候,唐诗的拍摄基本集中在英国或者欧洲,因为这样成本低一些。除了拍摄羽毛球,他还拍过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欧洲冠军杯、斯诺克等比赛,以及伦敦体操世锦赛、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等。有时候,因为兴趣,他还会“跨界”拍摄演唱会或时装周。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将自己称作“体育记者”。

入行10年,唐诗攒了一大堆采访证。问他到底有多少张,他说不知道:“就算1年拍10个比赛,10年下来也有100张了吧。再加上还有其他项目和活动的,好歹也有200来张吧。”然后,他就发来一张采访证铺了一地的照片,让我自己数。

五颜六色的采访证,记录了唐诗这些年来行走在世界各地的脚步,亚洲、欧洲、南美洲。去年的里约奥运会是唐诗第一次踏足南美洲,他是在开赛前不到一个月才被告知有在比赛现场拍摄的机会。他一度因为里约的安全情况而有些犹豫是否前往,但这份担忧很快被能够现场拍摄奥运会的兴奋所代替,在朋友圈,他发出各种看似心里没底的文字,却在赛前一个星期就收拾好了行李,一天天倒数着日子等待出发。今年的苏杯首次在大洋洲的澳大利亚黄金海岸进行,他的职业版图将扩张到新的大陆。唐诗说,做这一行就是为了增加阅历,可以到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走走看看,的确,也正是这样。

因为图片质量高,唐诗渐渐有了名气,除了媒体合作外,还与世界羽联、品牌赞助商等合作。“王者之志”活动期间,唐诗跟拍完活动全程,我们跟他开玩笑:能认识四大天王的摄影记者不少,但是能让四大天王都认识的摄影记者,你算是一个!

因为和球员熟悉,当唐诗的镜头对准他们时,总能捕捉到不为外界所熟悉的另一面。他们会对着他的镜头,有意想不到的表情和动作,甚至还将他也拉到镜头里一起合影,就像朋友一样。于是,唐诗有很多与球员的合影,这对于一名职业体育记者来说,并不多见。 甚至,他还在球员中拥有了自己的粉丝。今年,唐渊渟在江苏启东拍了一张日出的照片,发在ins上@唐诗:大头哥,我跟你学徒还行吗?

如今,当初入行时认识的球员好多都退役了,蔡赟、赵芸蕾等人都已经退出国家队,如今当打之年的是92年甚至更小的球员,他们口中的唐诗也从“大头”变成了“大头哥”。但是,到了欧洲几站比赛的时候,跟着“大头哥”出去吃喝游览的习惯由老队员传给年轻队员,这几乎成了国家队的传统。唐诗承认和年轻队员之间有代沟,但是因为“心态一直很年轻”,并没有觉得交流有障碍。只是,他很害怕有一天被叫作“大头叔”。如果真的有人叫了,他说自己可能会“转身就走”。

现在,唐诗一年有3个月的时间在工作,剩下的时间陪陪父母。他还养了一只叫做“进宝”的加菲猫。进宝是朋友圈里的明星,之前蔡赟的微信公众号介绍唐诗那一期,甚至有球迷打赏以后留言:给进宝加个菜!

这就是唐诗简单而纯粹的摄影记者生活,至于未来的规划,他打算拍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再做打算。至于会是怎样的转型,他说自己还没有想好,只是知道如果离开了羽毛球,离开了体育这一行,他会很舍不得。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唐诗:那个用镜头记录羽毛球的“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