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羽毛球,长乐!

文 /金钢   2017-05-06 23:02:07

西安市有个“长乐公园”,占地近300亩,绿树蔽天,青草茵茵,鸟语花香,曲径通幽,湖水汪汪,空间开阔,文体设施齐备,引人入胜。园名取义颇为喜庆,功能指向十分明了,是一方好去处。

公园里,人流如潮,文艺体育活动蓬勃兴起。但见那:民族舞、拉丁舞、交谊舞,婀娜多姿;歌咏,吼秦腔,唱豫剧,吹笛子,奏萨克斯,拉二胡,打太极拳,练气功,踢毽子,玩器械,滑旱冰,甩鞭子,抽陀螺,打乒乓球,做健身操,跑步散步,舞枪弄棍耍剑……八仙过海,精彩纷呈。

在国内,凡是公共运动场所必定少不了打羽毛球的人,说它是“标配”也好,“羽”时俱进也罢,反正不像国外那样稀缺少见。有一年,我去欧洲五国旅游观光,景区胜地、大街小巷、早晨中午晚上转了十多天,刻意睁大眼睛搜索聚焦定格,最终仅仅看到两位携带羽毛球装备的人。不禁感慨:发源于欧洲的现代羽毛球运动如今在故乡颇显沉寂,远不如在中国,打羽毛球是一道“风景线”,“羽”与天公试比高。

长乐公园内有6块羽毛球场地,东北边那块是混合土“质地”,西南、西北边那5块是水泥、石板地面。场地数量满足不了“扩军”的需要,路边、小道旁不时成了“新战场”,集结着“羽林军”。

公园里,一年四季都有人打羽毛球,来了一群又一群,聚集一拨又一拨。平日里,天刚蒙蒙亮便集结开打,下午继续上演龙争虎斗,傍晚时分依旧余兴未尽。迎来日出送走晚霞,固定的场子流水的人。

打球者,既有古稀之年、耳顺之龄且烙印着重重老年斑的“老干部”,也有朝气蓬勃且凸显着颗颗青春痘的“小鲜肉”,男男女女、高矮胖瘦。为了打羽毛球,大家或步行或乘公交车或骑自行车,四面八方来相会。在这支队伍中,退休人员占多数。人们最初是独自而来,很快就结伴而行。由素不相识到“打”成一片,“羽”过添情!

球友大体按照技战术水平分流归垄,“豆角一行茄子一行”,各有定位,各有其所。身为业余选手,装备齐全精良:球拍、羽毛球、服装、鞋袜、球包、护具;尤尼克斯、李宁、红双喜、川崎、胜利。

上场打球,大家懂规则,也懂规矩。早到者,先动手清理场地,“洒扫庭除”。球拍专属专用,一般不外借。自带球网,用时挂好,

打完带走。接球时,彼此之间有呼应,避免相互干扰,防止球拍碰撞。发球前,时常在身后伸出指头给同伴打手势。场上用球,虽无口头约定,却有内心默契。你拿一个,我出一只,绝不空手干蹭。场上以双打为主,有固定搭档和临时配对。打法五花八门:男双对男双、女双对男双、混双对男双。进攻时前后把守,防守时左右站位。二人同心,携手发力。失误失分者,主动捡球,礼貌递送。大家轮流攻擂,赢一场,接着打;再胜,主动让位。独乐乐何如共乐乐也,不能让球友等得花儿已谢了。

室外打球,经常要靠“天”吃饭。一会儿要抵御“西风烈”,一会儿要调控“北风吹”,一会儿要应对“南风入我怀”,一会儿又要“借东风”。既是体力活儿,也是智力游戏,还是球友“拉风”吸睛之技能。

老当益壮,老有所健。活跃在场上的老同志是绚丽的夕阳红,让人看得那叫一个佩服。女选手年龄在五十多岁,男选手年龄六十开外,打起球来手法娴熟,步法灵活。压后场、吊网前、勾对角,间或施展暴力扣杀、饱和打击。年纪大了,扬己之长避己之短。老将出马,不拼体力靠技术,四两即可拨千斤。球场上,巾帼依然不让须眉,场面激烈有趣,不由得驻足多看几眼。

长乐公园是我新开辟的一处打羽毛球的“根据地”。我的搭档是老张,年届半百,身高180公分。他覆盖面大,四肢灵巧,空中预警、拦截、打击能力俱佳。他是球场上的常客,存在感明显,贡献率颇大,堪称劳模。我与他配合默契,出手力求“稳准狠”,落点可谓“边”、“角”料。间或“过五关斩六将”,转瞬也会“走麦城”。输赢并不重要,其乐融融,获得感满满才是追求……

常打者,长乐;长乐者,常打。

精彩横贯,“羽”乐无限!

走进去,长乐;走出来,乐更长。

拿得起,放不下;忍不住,总要打!

强身健体,享受快乐,沟通交友,体味和谐……打羽毛球已经成为人们追求品质生活的一项重要选择!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打羽毛球,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