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恺 / 黄雅琼:默契,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文 /杨弋非摄 / 刘紫园   2017-06-14 23:28:34

接受采访的时候,黄雅琼膝盖上放着冰袋,认真地回答着问题。这时,结束训练的何冰娇向女双组的场地探了一下脑袋,好像在找什么人。黄雅琼看见了,马上对她喊了一声:生日快乐!何冰娇一愣,显然没想到黄雅琼能记得自己的生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雅琼姐!”

接受采访的时候,鲁恺刚刚在力量房和队友们进行完力量训练,一帮运动员围坐在一起放松拉伸。看到鲁恺要接受采访,几个“好事者”开起了玩笑:“鲁恺,抓紧时间好好说啊,你就能嘚瑟这一周了,下周就没机会了!”采访前一周,鲁恺刚刚拿下了全英公开赛混双冠军,一周后,他将去参加印度公开赛。面对这样稍显“恶毒”的玩笑,鲁恺没有回击,只是憨厚地笑着。一周之后,他和搭档黄雅琼拿下了印度公开赛混双冠军。

鲁恺和黄雅琼,两人都是队里公认的好脾气,不会发火,有求必应。不仅对身边的教练、队友、工作人员好脾气,就连最容易产生磕磕碰碰、小摩擦的双打搭档,他们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过哪怕一次争执。虽说搭档之间的关系是融洽了,但缺少摩擦似乎就容易缺少前进的催化剂。为此,教练曾经特别无奈地对他们说:“我特别希望你俩能因为比赛或者训练的事情吵一架,吵得越凶越好!”只可惜,到现在为止,两人都没吵过架。

对于双打搭档来说,两种不同思维的碰撞,往往能迸发出新的想法,推动组合向新的高度迈进,所以历史上著名的组合之间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摩擦。可是,从2013年搭档至今,鲁恺和黄雅琼却一直保持着与“传统”相悖的相安无事。

第一次配合出战,他们就拿下了2013年澳门公开赛冠军,持续优异的表现让他们很快跻身混双世界前10的位置,这足以说明他们的优秀,只不过,距离顶尖依然有差距。排名进入世界前10后,两人的排名一直在第6至第9名之间波动,一直很难挤进“五虎上将”的行列。

两人的位置很尴尬,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前面一直有张楠/赵芸蕾、徐晨/马晋这样“大神级”的组合难以超越,同批的刘成/包宜鑫在成绩上也稍压他们一筹。随后,年轻的郑思维/陈清晨强势突围,成为进入东京奥运周期以来中国混双表现最抢眼的组合。在此期间,鲁恺和黄雅琼一直处于中国混双第一集团的位置,但一直没有能够领跑。

直到2017年全英公开赛,这对一直不显锋芒的组合在逆境中拿到了混双冠军,之后又把印度公开赛冠军收入囊中,紧接着又和队友郑思维/陈清晨会师一周后的马来西亚公开赛决赛。鲁恺和黄雅琼还是那样不露锋芒,但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杀伤力。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两人正用这种最稳健、最踏实的状态进步着。

偶然促成的搭档

鲁恺出生于1991年,黄雅琼出生于1994年,在讲究年龄分组的青年赛场,两人完全没有交集。即使都进了国家队,鲁恺“资历”稍老,加上分属男双和女双组,在搭档混双之前,两人对对方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可言。

2013年全运会,代表辽宁出战的鲁恺和师姐于洋搭档,收获了辽宁历史上第一枚全运会混双金牌。对于中国这个拿全国冠军的难度不亚于拿世界冠军的羽毛球强国来说,这样的成绩可谓耀眼,黄雅琼对鲁恺的第一印象就这样产生了:“好厉害啊!”随后,两人各自努力着,低调、认真,凭借自己的天赋和汗水进入到了国家队。告别了地方队,不仅是告别了一个熟悉的环境,对于双打运动员来说,很多时候还意味着更换新的搭档。

进入国家队初期,由于国家队教练对新队员的能力、打法特点等还不是特别熟悉,配对之间都以考察为主,搭档变换、调整很频繁,当时在队中还算新人的鲁恺和黄雅琼同样面临这样的局面。说实话,这一阶段很难熬,对于双打来说,没有固定的搭档,就无法形成固定的、适合自己的战术套路,就很难持续性地进步。能上国家队的都是各地方队拔尖的队员,谁都想在初入国家队时有所突破,正是因为期望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这个年龄段的队员很容易迷失。

好在鲁恺和黄雅琼“不够积极”,他们的好脾气让他们能够心无旁骛地执行教练的指示,完成自己的训练。2013年年末,中国队准备出征澳门公开赛,那时候,鲁恺的主项是男双,黄雅琼主要进行女双训练,混双上两人都没有固定搭档。那次比赛前,当教练组把固定搭档都报名之后,还有一个名额,于是就把“落单”的鲁恺和黄雅琼组成了一对临时组合,前去参赛。

得知这个消息,鲁恺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教练这么安排肯定有教练的想法,我只要努力去打就可以了。”可是细心的黄雅琼心里有些打鼓:“那时候我是小队员啊,他是全运会冠军,当时就怕自己打不好拖他的后腿。”

出征澳门之前,两个人的合练时间不到一个月。两个好脾气的人凑到一块,打球的交流也仅限于“好球”、“没事”、“怪我”这些鼓励意义大于技战术意义的词汇。鲁恺觉得,黄雅琼打球很有灵气,在网前速度很快;黄雅琼觉得,鲁恺在场上很会照顾人,会一直鼓励别人,比赛中还会主动帮搭档分担压力。

就这样,这对“好脾气”组合踏上了澳门公开赛的赛场。在战胜了包括中国香港好手李晋熙/周凯华在内的众多对手之后,两人顺利登顶。首战告捷,鲁恺和黄雅琼从“临时搭档”逐渐变为固定搭档,他俩也用自己的方式平稳而坚定地进步着。

两人确实有很多共同点,只要有所进步,他们都很开心。只不过他们一直没有认识到,在竞技体育当中,他们的进步速度还是慢了一些。

艰苦的突破之路

带着点“无意为之”的味道,鲁恺和黄雅琼开始向国际一流混双组合前进。双打组合刚搭档的时候自然有一个“蜜月期”,而两人天生的好脾气再加上习惯为别人着想的性格,让这个“蜜月期”过得很自然。黄雅琼还记得,从搭档混双开始,鲁恺就很关心她,遇到她身体不舒服或者有伤病的时候,鲁恺都会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带饭什么的。这样的事情很小,但是对于搭档来说,很重要。

鲁恺和黄雅琼就这样互相关心、互相包容地前进着,在国际赛场上,他们展现出极强的上升势头,出道之初有点势如破竹的感觉。只不过,左右那么几块“老竹根”,始终让他们无法“破”掉。从2014年印度公开赛到2015年丹麦公开赛,他们遭遇了对阵印尼组合阿玛德/纳西尔的5连败;从2013年瑞士公开赛到2015年的马来西亚公开赛,他们在和丹麦组合尼尔森/彼得森的3次交手中全部落败;在和徐晨/马晋的“内战”中,他们1胜5负。

最初输给这些“大神”们,鲁恺和黄雅琼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对手有差距,而且每次比赛打得都很胶着,很多场次自己都是惜败。可到后来,每一次和这些高手过招,鲁恺和黄雅琼总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但每一次都功亏一篑,看上去似乎总是欠缺一些运气。然而,当惜败逐渐成“习惯”,就不能单单用运气来解释了。

祸不单行,随着时间的推移,鲁恺和黄雅琼向上难以有所突破,而刚出道时被自己横扫的对手又突然变得难缠起来,冷不防在各种比赛中还能“砍自己两刀”。经历了“蜜月期”的顺利,鲁恺和黄雅琼此时遇到了搭档以来最迷茫的阶段。曾经那么容易的事情,怎么现在变得那么捉摸不透。

现在回忆起当年的困惑,鲁恺已经很清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熟悉,我们冲得很凶,对手不适应。但我们逐渐有了一些成绩,对手开始研究我们,战术的针对性越来越强,我们遇到困难很正常。”黄雅琼的评价是:“我俩还是磨合的时间短,那个时候的成绩基本都是靠我俩还不错的整体能力拼出来的,但配合的默契度和打法的成熟度还差得很远,默契不够是我们当时最大的问题。”

鲁恺和黄雅琼都很聪明,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也会自己去尝试寻找解决的办法。不过,双打是两个人的事,解决共同问题的方法应该是两个人一起探讨。但是,两个人都太会照顾搭档了,都愿意去听搭档的意见。训练和比赛时,搭档出了问题或者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虽然心里会有些小想法,但也只是笑着对搭档说一声“没事”。鲁恺说:“平时训练,即使她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我也知道不是她不认真,所以应该给搭档时间和宽容。”黄雅琼说:“比赛中失误谁都会有,我也有失误,干嘛还要去怪搭档。越怪搭档,他可能就越紧张,越打不好。”

就算训练和比赛中实在对对方有意见,发火了,两人的反应也最多算是平静湖面泛起一丝小涟漪。鲁恺记得,两人“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在一堂40分钟左右的训练课中“零交流”,但训练结束后马上又有说有笑了;在黄雅琼的印象中,两人矛盾最激化的是在一次比赛失利后鲁恺一句话的语气稍微重了一点点,但仅仅是一句话。

由于两人起争执的次数几乎约等于零,所以上述两次矛盾“顶峰”出现的具体时间两人都忘了。因为脾气太好,这也让他们缺少了那些喜欢针锋相对的组合的杀气,因此,教练才会特别无奈地说:“我特别希望你俩能因为比赛或者训练的事情吵一架,吵得越凶越好!”

鲁恺和黄雅琼没法改变自己的性格,虽然对于迟迟不能突破心里都很着急,但依然秉承着“严于律己,宽以待搭档”的风格。

多次未能突破,两个人也逐渐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很多次比赛,都是在领先、有机会取胜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输了,仔细想想,还是自己做得不够细腻、不够扎实,总在关键时刻犯错误。想要突破,就必须让自己更稳定、更全面、更扎实,同时要让自己的这个组合更有“杀手锏”!

为了让黄雅琼能更好地在前场发挥速度快的优势,鲁恺不断提升自己后场控制的范围和能力;为了发挥鲁恺个子高、杀球威胁大的特点,黄雅琼一次次逼着自己把网前的压迫性增强。两人用增强自己的方式,来继续互相包容的融洽关系。

努力终将得到回报,虽然没有一飞冲天的经验,但鲁恺和黄雅琼还是用自己的汗水和包容获得了突破。2016年印度公开赛,他们拿到了首个超级赛混双冠军。两个月后的澳大利亚,他们再收一枚超级赛金牌。更为重要的是,在2016年的日本公开赛上,他们突破了尼尔森/彼得森。

虽说有了突破,但两人依然对自己的表现不太满意。2016年的两个超级赛冠军分量足够,但在拿完冠军之后的比赛中,他们往往不能通过第二轮。波动太大,是两人给自己的定位,也正是因为波动,在里约奥运会积分赛的争夺中,两人能拿到印度超级赛这样的冠军,但更多的是在比赛中的不尽如人意。最终,在奥运资格的排名上,他们排在第9,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一步之差,与心目中的最高殿堂擦肩而过,鲁恺和黄雅琼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尤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把握住机会,让这一失望被放大了。他们都曾经在心里责怪过自己:为什么不能更稳定一些?为什么不能把自己心态的起伏控制住?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实质上的突破?

带着这些问题,鲁恺和黄雅琼进入了东京奥运周期。

平静中的爆发

2017年全英公开赛,在拿到混双冠军的那一刻,鲁恺很自然地跪倒在地,再顺势躺倒在地。鲁恺记得,最后一个球打了很多拍,在结束的那一刻,他没有夺冠的喜悦,只是觉得“终于打完了,好累!”

夺冠的那一刻,黄雅琼的肢体动作没有搭档那么大幅度,她只是习惯性地握了拳头,然后轻轻跳了一下,看上去很冷静。可她说:“当时一瞬间感觉自己要哭了,那是经历了太多的困难终于实现自我突破的一种激动、发泄的感觉。”

时间回到全英公开赛前3个月,结束了2016年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总决赛的鲁恺和黄雅琼回到国内,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羽超联赛。结果,联赛刚开始,一张“右肩三角肌撕裂”的诊断书让鲁恺无法参加比赛,回到南宁休养了一个月。虽然在季后赛他回到了俱乐部,但是长时间没有系统训练,无论是体能还是技战术水平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本以为鲁恺伤愈之后,能够在国家队陵水集训时与黄雅琼好好蓄力,在新的一年接过师兄师姐的班,可就在鲁恺恢复情况喜人的时候,黄雅琼在训练中不慎扭伤了左脚踝,根本无法正常训练。等到两人都伤愈可以合练了,仅仅练了5天,国家队的集训就结束了,他们和队伍一起回到了北京,稍作准备,就马不停蹄地飞赴德国参加2017年德国公开赛,带着因为缺乏合练而忐忑的心情。

首轮对手弃权,第二轮2比1逆转战胜队友徐晨/杜玥,实力占优的鲁恺/黄雅琼虽然取得了胜利,但过程却很艰难。赛后,老大哥徐晨对他俩说:“第一局不是我们打得好,而是你们速度太慢了,根本就不是你俩应该有的样子!”鲁恺和黄雅琼都很清楚,他们的优势在于速度。

通过比赛的调整,二人渐入佳境,和队友张楠/李茵晖会师决赛,而且在决赛一度以20比15拿到局点。只不过随后张楠/李茵晖连扳7分,逆转首局。鲁恺/黄雅琼有些慌了手脚,很快丢掉第二局,屈居亚军。回忆在首局被追分的情景,鲁恺说:“刚开始觉得丢几分很正常,毕竟自己领先,还没有足够紧张起来。可随着比分迫近,自己失误多了,不够冷静,仍然想强行打一些难度比较大的球,结果又失误,心态更着急。”黄雅琼一直安慰着鲁恺,她说:“作为搭档,我当时必须支持同伴,让他不要那么着急。而且那个时候也不仅仅是搭档的问题,我们20比15领先后,楠哥(张楠)主动加速,一下把我们打乱了。”

没有休息的时间,鲁恺和黄雅琼马上前往全英的赛场,带着两位师兄用实战告诉他们的问题。徐晨告诉他们,他们的开局进入状态较慢;张楠告诉他们,他们在关键球的处理上还不够坚决,心态还顶不住。

这次全英赛势必会让鲁恺和黄雅琼记忆深刻。从第二轮到决赛,他们每场都打满3局,尤其8进4对阵“苦主”——丹麦组合尼尔森/彼得森,让他们在一场苦战之后明白了更多的道理。黄雅琼说:“过去,我们进入状态慢,是因为心态不够紧张,开局调动不起来。可这次对阵丹麦组合,我们知道对手很强,一上场就精力集中,投入很快,第一局赢得很顺利。”老的问题似乎解决得还不错,可新的问题来了,第一局太过于投入,让他们在第二局精力有些散,让已经被打得有点懵的丹麦组合扳回。矫枉过正,让鲁恺和黄雅琼又吃了苦头,对于开局投入度的把握,他们依然没有解决好,这也影响到了他们之后的比赛。

半决赛和决赛,鲁恺和黄雅琼都丢掉了第一局,好在,他们解决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关键球的处理。半决赛时,决胜局22比20强势拿下当时状态奇佳的英格兰的艾德考克夫妇;决赛第二局14比18落后的绝境中,他们上演大逆转,击败了马来西亚的陈炳顺/吴柳萤。鲁恺赛后应该倒地,因为这样的硬仗消耗了他太多的体能和精力;黄雅琼应该激动到想哭,因为她和搭档共同努力,终于突破了自己。

夺冠后,难掩激动心情的鲁恺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了一大段夺冠感言,真挚、率直、实在;和平时一样,时常在社交网络上和搭档互动的黄雅琼马上转发了鲁恺的这段感言,随后自己也写了一段感言,但相比于鲁恺,她的感言就短了许多。黄雅琼说:“我觉得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说的鲁恺都已经说了!”默契,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新的奥运周期,鲁恺和黄雅琼需要担起更重的担子,而对于都在尝试兼项的两人来说,未来的挑战会更大。不过,两人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切的准备,用他们一直以来的方式——那种对搭档关心、包容、从无怨言的好脾气方式。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鲁恺 / 黄雅琼:默契,就是这样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