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公主杯”:青岛仁洲的全新尝试

文、摄/ 陈书佳   2017-06-14 23:28:37

4月3日,周一,清明小长假的第二天。正常的话,这应该是在家休息的时间。晚上7点,青岛仁洲俱乐部的球员和教练在青岛流亭机场国际出发大厅集合,启程前往泰国曼谷参加“公主杯”。对于大多数球员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参赛;对于中国羽毛球来说,这也是第一次有球队以纯俱乐部的形式参加国际比赛。

徐溪泽(右)/张嘉迪在U17女双比赛中

对于熟悉国际赛事的球迷而言,“公主杯”有点陌生。它的全名是泰国公主杯青少年国际挑战赛,设有U9、U11、U13、U15、U17、U19和公开组(不限年龄)共7个级别,其中U19为世界羽联积分赛,必须是在世界羽联注册的球员才可以参赛,是赛事在今年升级后刚增设的级别。青岛仁洲俱乐部的球员都没有在世界羽联进行过注册,所以没有资格参加这个级别。

与“公主杯”的缘分

“公主杯”是针对青少年球员的比赛,年龄段也正好与青岛仁洲俱乐部的球员相符。这,当然是他们选择参赛的原因之一。但是,俱乐部与赛事的缘分,实际上好几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这还得从羽超联赛说起。2012年至2015年连续3个赛季,青岛俱乐部签下了一名外援——拉差诺。刚加入俱乐部的时候,拉差诺还只能被称为一名“有潜力的羽坛新星”。就在效力于青岛俱乐部期间,拉差诺在2013年世锦赛上以黑马姿态夺得女单冠军,成为世锦赛历史上夺冠年龄最小的女单球员,同时也是迄今为止泰国唯一一位羽毛球世界冠军。

扯得有点远了,这跟“公主杯”又有什么关系呢?“公主杯”由曼谷的BAN THONGYOD羽毛球学校承办,这所学校正是拉差诺在曼谷时日常训练的地方,她的中国教练谢芝华在这所学校执教。当初,“伯乐”谢芝华就是在这里发现了拉差诺。

球馆内外,随处可见拉差诺的照片、大幅的代言海报,随便跟一名羽校的学员或者家长聊天,他们都能随口说出拉差诺的成长故事。拉差诺的家境很不好,妈妈在这里的厨房帮工,小时候,拉差诺就跟着妈妈在球馆长大。她实在是太调皮了,不亚于男孩子,几乎没有人能够管得住她。谢教练就想,要不让她练练球吧,省得到处去惹事。而且,他认为一般调皮的小孩都聪明,也应该适合打球。就这么简单,拉差诺走上了羽毛球场。

这里算得上是拉差诺绝对意义上的主场,“公主杯”比赛期间,正好赶上2017马来西亚公开赛,但凡有拉差诺的比赛,仍在羽校厨房工作的妈妈会跟其他人一起,在休息区的电视前观看比赛直播。女儿的表现决定着这里的气氛,欢呼或者叹气,犹如身在现场一般。可以想象,只要是拉差诺参加的赛事有直播,这个主场都会是这样一番情景。

在青岛效力的3个赛季成为拉差诺职业生涯中的重要转折,如今,BAN THONGYOD羽校的球馆里还挂着她当年征战羽超的照片和报道。整版的报道被装裱在镜框中,挂在球馆入口最显眼的地方,好几名青岛仁洲俱乐部的教练在报道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

弟子在青岛效力,谢教练也与俱乐部保持了很好的关系。据青岛仁洲俱乐部总经理李卫国介绍,去年谢教练就曾经邀请他们到曼谷参赛,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成行。今年,俱乐部派出20名球员参加了U13、U15、U17和公开组的角逐。

曼谷BAN THONGYOD羽毛球学校承办比赛韩晓(左)和张嘉迪在场外热身

(从左到右)周楚楚、任雪飞、李可心、刘如冰、刘姿君、尹东君在场外等待比赛“意外”成了此行的关键词

今年的“公主杯”从4月4日至10日进行,俱乐部选择了4月3日晚10点从青岛飞往曼谷的航班,抵达目的地的时间是4日凌晨2点半。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班,是因为这趟直航,可以减少球员转机的辛苦。

泰国是以旅游业为支柱的国家,一年四季几乎没有淡季。俱乐部降落曼谷机场,从海关盖章入关,再乘坐大巴抵达入住的宾馆,已经是4日凌晨5点了。这天上午8点半,男选手王霖青将参加U17组的男单比赛。此时,王霖青已经将近24小时没有睡觉了,而且赛前仅剩的3个小时他还不敢睡,因为担心太困了睡下就起不来了。就这样,他强睁着眼扛到了比赛。

作为俱乐部在本次赛事第一个出场的球员,王霖青以这样意料不到的方式开始比赛。之后,意外,成为了俱乐部参加本次比赛的关键词。

首先,球馆意外的热。球馆墙上有个小小的液晶屏,间隔显示着时间和室内温度。第一眼看到那个温度,被吓了一跳——32度!这不奇怪,曼谷终年夏季,俱乐部去的几天刚好碰到有雨,室外的平均温度有三十七八度,在当地人看来这也就是“一般般”,平时超过40度那才算正常温度。球馆外那么热,球馆内只有电扇没有空调,加上还有球员、教练、裁判和观众,超过30度一点不奇怪。实际上,有了后几天的经验,32度真的不算什么,馆内温度最高值一度冲到35度!

这么热,青岛仁洲俱乐部的球员从来没有经历过。平常在青岛,本来气候就比较凉爽,球馆里这么热,不可能!这么热没有空调,不可能!没有空调还要比赛,更不可能!偏偏是,这些不可能就凑到了一起,变成了现实。

现实残酷,适者生存。每天,球馆外的空地从一早就被各色的草席分割成“领地”,来自泰国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参赛球员带着家人一待就是一天,吃饭、休息、热身、比赛,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参赛的球员大多还是孩子,却没有产生任何不适。就算不是热身的时候,孩子们也会拿着球拍拿打球当消遣,有风、甚至是穿着拖鞋,都不会影响他们的兴致。青岛仁洲俱乐部的教练很感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还能乐在其中,他们是真的很热爱羽毛球。

对环境的不适应,再加上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的紧张,俱乐部球员的表现可想而知。俱乐部购买的回程机票是4月9日凌晨,按照赛程,这一天还在进行半决赛。而这个时候,泰国、印尼、韩国、日本的球员仍然继续在比赛。

套用一句时下流行的话: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此番经历,让俱乐部看到了球员的差距,也更加坚定了“走出去”的决心。李卫国说:“以后我们会将公主杯作为俱乐部传统赛事,这一次,我们只是重在参与。通过外出比赛找到我们与同年龄段外国选手的差距,这给了我们压力,也促使我们要把压力变成动力,指导我们今后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训练。”他表示,明年再出战,会对球员提出成绩的要求。

张亦宁(左)/庄鸿凯在U17男双比赛中

社会办体育的全新尝试

此番,青岛仁洲俱乐部参加公主杯,开创了中国羽毛球俱乐部队的一个先河。

按照以往的惯例,参加国际比赛的要么是国家队,要么是省队这样的专业球队。青岛仁洲以职业俱乐部的形式,获得了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俱乐部总经理李卫国说:“体育体制改革后,支持社会办体育,我们俱乐部正是响应了这样的号召,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羽毛球这项运动中来,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冠军梦。以往,以国家队或者是省队的形式参赛,有一定的局限性,有能力参加比赛的只是少数。而通过俱乐部参赛的形式,可以让更多的球员得到参赛机会,开拓眼界,有利于培养更多优秀的球员。”

根据中国羽协的要求,青岛仁洲俱乐部提前进行了报备,获得同意后确定参赛。今年,青岛仁洲俱乐部还计划参加在欧洲进行的低级别赛事,李卫国希望羽协能够针对俱乐部制定相关政策,方便俱乐部参赛。

虽然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已经进行了好几个赛季,但只有青岛仁洲俱乐部被认为是符合职业化要求的球队。2016至2017赛季羽超联赛,青岛再度夺得冠军,有其他俱乐部的人跟青岛队开玩笑,称联赛其实就是给青岛仁洲办的。因为,其他队伍基本都是以省队为班底,只是在联赛期间获得冠名,然后以俱乐部的形式参赛罢了。只有青岛真的是以俱乐部的形式运营,他们拥有不同年龄段的梯队队员,此番出征曼谷的20名球员,来自俱乐部2000年至2006年年龄段。俱乐部有自己的训练馆,除了本土教练,还聘请了两名印尼外教,还配备了体能、康复等专职人员,这在一般的省队当中都是很少见的。

俱乐部借鉴欧洲足球俱乐部的发展模式,与青岛市中小学合作,让羽毛球进入校园,将这个项目推而广之。同时,从中选拔有潜力的后备力量,充实自己的梯队。在俱乐部的长期规划当中,目标是让自己培养的本土球员成为羽超联赛的主力,让俱乐部实现良性发展。王霖青(前)/张嘉腾在男双比赛中

宋沛璟(左)/杨硕参加男双比赛

徐子澍(左)/韩润右

纪昆廷(左)/殷伯龙参加U13男双

尹东君(左)/刘姿君在比赛中

蘧合德在女单比赛中

韩晓参加U17角逐

刘如冰(左)/李可心在比赛中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征战“公主杯”:青岛仁洲的全新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