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华:“玩”来的缘分更精彩

文/陈书佳   2017-06-14 23:28:44

如果没有中途改行,刘春华的人生轨迹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那是怎样的模样?她自己在20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当一名会计,然后一直干到退休……一辈子就干一件事,有点无聊。所以,当人生中出现其它选择时,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那个“铁饭碗”。促使她做出选择的原因是“挺好玩”,并非是干出一番大事业的雄心壮志。

刘春华在澳洲参加当地俱乐部活动因为“好玩”改行当教练

刘春华认为“好玩”的事情是做羽毛球教练。她从小师从著名教练孟宪章,一直在崇文体校女队打到18岁,算个半专业。之后,没有进入专业队的她,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找了个稳定的工作,是一项跟羽毛球完全不沾边的工作。在她心里,基本上也认定这辈子不会再跟羽毛球有什么关系了。所以,关于自己曾经在体校打羽毛球的历史,刘春华甚至跟自己的先生都没有多说过。

1998年,孟宪章教练得知可以开设民办羽毛球培训班。他找到昔日弟子刘春华,要拉上她一块儿干。刘春华有点动心,但同时心里也有点打鼓:“我都18年没有摸球了,应该不会打了吧?”自己当时到底什么水平,她完全没底,想找些朋友征求意见,得到的反应是:你开玩笑吧?甚至有个自认为是业余高手的朋友跟她打赌:你要是能让我赢1分,就说明你有这个水平!那个时候,还是发球权的15分制,朋友先发球,真的被刘春华打得1分没得。这场一边倒的“赌局”让刘春华吃了定心丸,回忆起小时候在体校训练以及那些跟着教练外出比赛的快乐经历,她认定做教练肯定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于是就辞职了。

1998年6月,北京一师羽毛球培训中心正式成立,包括北京晚报等北京各大媒体进行了报道,同时也刊登了招生启事。第一期培训班,招生40名学生。刘春华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当时报名留的电话是我家里的座机,当天电话就打爆了,40名学生一天就报满了。”虽说是民办的性质,但行使的是崇文体校的职能。学生都是放学之后来训练,每天至少训练两小时,有两天是4小时,周末两天是6小时,这样一周下来的训练量达到26小时。后来,因为周一能参加训练的孩子太少,终于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刘春华与先生张应图搭档参赛

代表老年队参加华人杯训练班里有3名教练,刘春华是其中之一。这工作可比之前坐办公室的时候忙多了,她现在想想觉得当时“太不心疼自己了”。自己忙,还搭上自己的儿子也跟着遭罪。“那个时候儿子还不到10岁,没有时间带他,就把他带到羽毛球馆,给他买一堆零食和玩具,让他在那里待着,训练结束再带回家。”儿子天天在那里看教球,看多了、看烦了,一点没动学球的心思;刘春华天天教人家孩子打球,他们都是交钱来学的,她觉得让自己的孩子跟着学不合适,也一点没动教儿子的心思。于是,在这样一个耳濡目染的环境里,儿子硬是不会打球。儿子没学球,经常到球馆来的先生倒是扫了盲,从一点不会到球技见长,如今的水平都能给刘春华当个助教了。

碰到张楠是自己的运气

就在羽毛球培训中心成立的这一年,来了一名特别的学生——张楠。论起来,张楠是北京的球员,都知道是从什刹海体校出去的,要是再往下倒,正是由崇文体校输送的,再具体点就是这个培训中心。

刘春华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张楠的样子,“我们当时的训练中心在蒲黄榆,张楠家住在沙子口,公交车有3站地的样子,几乎每天他都来训练,不是爸妈送来,就是她姨送来。”刻苦,是张楠留给刘春华最深的印象。“他是那种海绵型的球员,训练很执着,跟教练的互动性也好。”直到现在教球,她还常常给小孩们说起张楠的例子。

不过,要说当时就能看出张楠日后可以成为奥运冠军,刘春华觉得那是瞎扯。甚至到了2012年,张楠在伦敦拿下混双金牌,她还是觉得没想到。随后,回想了一下张楠从小到大的经历,她认为用水到渠成来形容更合适。有了一名奥运冠军弟子,刘春华并没有张扬:“北京队往上数往下数,羽毛球出的唯一一名奥运冠军就是张楠,之前也只有董炯最好拿到过银牌。从我选择当教练起,没有想过要培养一名奥运冠军,能够碰到张楠,是我的幸运吧。”

能遇到好的学生,当然是做教练最欣慰的事情。教练一干就是10年,其中的辛苦远比欣慰来得多。“心里总要想很多事情,琢磨训练的时候应该怎么说怎么做,有的时候一句话没说到,训练就会出问题。说实话,这比自己打球累多了。”说起来,当初选择把曾经的爱好当成了职业,承担了培养后备人才的责任后,自己的爱好几乎都丢了。

2008年,刘春华和先生一起加入北京老年羽毛球队,不再担任教练,又重新找到了打球的乐趣。这样过了两年,2010年,地坛综合馆要办一个羽毛球培训班,又找到了刘春华。这次跟之前的不同,学球的孩子纯属是为了培养兴趣,用刘春华的话说就是“娱乐”而已。授课时间几乎都集中在周末,也不耽误自己打球,刘春华又答应了下来。

一直教球,又没耽误自己打球,刘春华保持了很好的竞技状态,也会报名参加业余比赛。只是,对于比赛的挑选标准很特别:“主要是看地方,要去那些没有去过的地方。除了比赛,玩也很重要。”被问“哪个比赛留下的印象最深”,在她脑子里问题直接变成了“哪个地方好玩”。这些年来,国内重要的业余赛事像华人杯、东西南北中业余赛、全国中老年比赛等,她都拿到过前三名。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主人与羽毛球的不解之缘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示:曾经比赛的获奖证书被装进相框挂在墙上,奖牌整齐地挂了几排。一面墙最显眼的地方是几支颇有历史的球拍,其中还有航空牌和熊猫牌的经典木框拍,还有几支穿着羊肠线的木拍,有一支还套着从英国淘回来的邓禄普的拍夹,防止球拍变形。

刘春华在新西兰参加业余羽毛球界的奥运会——“几维鸟杯”赛,与搭档母利恩(下图左一)和对手合影羽毛球是世界语言

在自己的职业规划中,今年是刘春华教球的最后一年。她跟羽毛球的缘分就这样结束了?当然不!在她都没有想到的地方,这种特殊的缘分继续延续着。

前不久的一天,刘春华在地坛训练结束背着球包离开,在街上突然被两名陌生人叫住。一开始,她以为对方要问路,没想到却是向她打听哪里有球馆。原来,这两名游客来自宝岛台湾,也是狂热的羽毛球球友,就算是到北京旅行的半个月时间里,也想方设法找合适的地方打球。当时,刘春华背上的球包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打听球馆自然是找同样爱打球的人。彼此的陌生感,因为羽毛球这一共同爱好而一扫而空。刘春华给球友推荐了球馆,还不忘补充介绍球馆周围的景点,方便他们打球游览两不耽误。随后的几天,刘春华每天都给对方发短信,聊天的内容已经不限于羽毛球,延伸到北京吃喝玩乐的各种攻略,俨然变身成为一名称职的导游。她还琢磨着,正好到了春天天气暖和的时候,她很想邀请这两名客人到家里坐坐。

家里陈列的奖状和奖牌

刘春华当队员时(前排右四)与教练队友合影

做教练时与小队员一起

家里陈列的老球拍这种因为羽毛球而起的特殊缘分,让刘春华很惊叹。“羽毛球就像是一种‘世界语言’,结识到意想不到的朋友,就是这么神奇。”去年,刘春华跟先生一起到澳大利亚旅行,期间参加了墨尔本当地一个羽毛球俱乐部的活动,并且参加了比赛,还拿到一个冠军。那又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结识了新的球友,还了解到当地特殊而高效的俱乐部运行模式,她琢磨着回来可以提供给北京老年队作为参考。

看吧,她就是这样,似乎生活中随意的一件事情,都或多或少地会与羽毛球扯上关系。跟她约采访时间,她会告知什么时候是约好的打球时间;晚上跟朋友聚会吃得太好,她会安慰自己没事,打打球,多余的热量就消耗掉了;问她要打球的照片,立即就会从手机里找到参加比赛或者手拿奖牌的留影……跟同龄人相比,刘春华保持着年轻很多的容貌和身材,甚至她的学生还说过,刘教练这些年几乎没有变化,一直都这么年轻。这些,她认为,都是打球的结果。

羽毛球,已经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春华:“玩”来的缘分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