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趣

文 /侯竹如   2017-06-14 23:28:58

“一物生来真灵巧,生长羽毛不是鸟,没有翅膀空中飞,落地没脚难起跳”,妙趣横生的谜语答案,正是我所钟情的羽毛球。

记得还是稚嫩幼童之时,就与羽毛球结下了不解之缘。手握球拍,看着白白的小鸟飞来飞去,开心地拍手叫好。儿时的记忆里,羽毛球是灵鸟,随着节拍时起时落,带给人快乐和些许的失落。尽管不是很熟练,却依然喜欢跟在大人的后面击打属于自己的那个球。

没有球网、没有场地,一副球拍、一个羽毛球足矣。每次我和大人们玩耍时,他们仗着自己力气大,总把我打得落花流水。我不甘心,一边用撒娇的方式求他们手下留情,一边笑里藏刀、暗下决心找他们的薄弱之处,抑或是在他们稍不留神之时,调虎离山来个突然袭击,可谓是用尽各种手段去赢得胜利。这时,父母长辈总会掐着我的小脸,嗔怒“小坏蛋”,而我却在一旁暗暗窃喜。

慢慢地,长大了,同样的羽毛球,却有了不同的心境。拥有了场地,拥有了那道朦胧的网,对面的人不再是父母;没有了撒娇,拥有了心有灵犀;没有了耍赖,拥有了自己的打球技巧。而那小小的羽毛球,已不再是没有翅膀的灵鸟,而是长满翅膀的心愿。每一次站在那绿色的场地,凝望着球网对面的人,会心一笑。拍起球落,一道弯弯的弧线连着这头和那头,连着青春最纯洁的友谊。

在那段时间里,世界早已凝固,只留下了朋友、羽毛球和我。每一次的球起球落,都是我们心灵的沟通,不需要任何语言的累赘,所有的情感都已融入其中,烦恼、忧愁统统都忘掉,快乐、欢愉尽情地释放。喜欢打球,喜欢酣畅淋漓的动感,喜欢扣球那一瞬间的刺激。我们笑着,乐着,只可怜了小小的羽毛球,总被我们蹂躏得体无完肤。丝丝点点的羽毛伴着我们的拍打飘落下来,点缀着深绿的球场,装饰着我们的灵魂。轻轻吹一口,羽毛随风而去,带着我们的开心和祝福远行。

打球早已不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而是我们友谊的见证。即使不打球,坐在场边,看着前方的同学在打球,犯犯花痴,互相调侃,幻想着美好的生活。

如雪的羽毛悄悄飞扬着,伴随着动人的故事,一起留存为生命最深的记忆。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羽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