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支羽毛球拍

文 / 李金钢   2018-06-11 16:34:42

本人打羽毛球已经好多年了,最初我主要使用单位的公用拍子,木制的,以及那种金属材料、拍头与拍杆非一体、塑料线、傻大粗笨沉之类的。虽说家伙什儿差了点,但乐趣丝毫不减。玩得翻天覆地,杀得昏天黑地,乐得欢天喜地。

先哲早有温馨提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后来,“私人订制”亦成为民间羽毛球爱好者的主流取向。球拍自选,新材质,种类繁多,高中低档均有。一般都是买一个框子,现场穿线,根据自身条件和打法确定磅数,再缠上手胶。至此,球拍就进入了临战状态,随时应召上阵。

上世纪90年代初,我终于有了第一支可以心安理得地拿回自己家里的羽毛球拍——“胜利”牌球拍。精心挑选,富有寓意,黑色、铝合金材料、70多元。是单位一位资深羽毛球爱好者推荐并带着我去买的,他说这种球拍经济实惠,特别适合初学者。

有了专属专用的球拍,我夙愿得偿,欣喜若狂,反复把玩,满满的获得感。于是乎,频频上场开刃,屡屡淬火试刀。自然也特别爱惜保养,生怕磕了碰了。那个时期,我几乎每天打球。有时候拍子线断了,来不及马上重穿,随即陷入停滞状态。情急之下,我又买了第二支球拍——尤尼克斯牌、120多元,权当为抑制不住的打球快车上添个“备胎”。随着实战需要和器材消耗,我又买了第三支球拍——川崎牌、600多元,第四支球拍——凯胜牌、500多元。碳纤维材质,实现了升级换代。

每一支球拍都有着一段难忘的故事,皆为一段手上悬日月的历程,都是一次脚下驰情怀的再出发。

每一支球拍都是我之所爱,但我情有独钟的还是第一支球拍。虽说它没有炫目的色彩,不够美观靓丽,但用起来特别顺手、给力。《三国演义》有云:“马氏五常,白眉最良。”遇有比赛,自己挑选库藏的“兵器”出征,必定首选“胜利”球拍冲锋陷阵。上阵用此拍,打球屡建功。“胜利”球拍两次伴我获得单位教职工羽毛球赛团体亚军,打出了“羽”乐无限、“羽”过添情、“羽”时俱进。此外,我的一些基本技术动作,诸如发球、勾对角、搓球、吊球等,亦是用这支球拍练就的。

“胜利”球拍久经沙场,过关斩将,如今,已是伤痕累累。

“第一”、“初次”,具有“填补空白”的开创性,总是令人难以忘怀。每每用一回、看一次“胜利”球拍,顿生一种仪式感。爱意重重,情愫浓浓,斗志如虹。

第一支球拍,深化、强固、延续了我的业余爱好,为我插上了演绎精彩生活的翅膀,给我带来了无比愉悦的经历,回馈我了蓬勃的活力和健康的体魄。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的第一支羽毛球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