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懿律:激情在赛场,安静于生活

文 / 杨弋非 摄/ 唐诗   2018-07-27 10:04:37

王懿律喜欢这样的生活:赛场上,要霸气十足,要披荆斩棘,要无所不在;走下赛场,他更喜欢安静,甚至希望一定程度上从大家的生活中消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因此,他的社交软件几乎没有更新,他也属于在社交软件上和别人互动最不积极的那一拨人,除了比赛,似乎很难看到他。

提到王懿律,大多数球迷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想想这个来自浙江的大男孩到底是什么形象。虽然现在他和黄东萍的混双组合世界排名已经高居第二,在所有中国组合中排名最高,但是在绝大多数球迷的心中,对他印象最深的应该还是全运会男双夺冠后拍在刘成脸上的那一巴掌。

刚到国家队的时候,王懿律比现在更不“合群”。他低调,甚至有一些内向,当时国家队男双教练王伟在训练时对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上场之后不管怎么样,先吼两嗓子,把气势吼出来。”如今,王懿律依然还是那个在生活中低调,甚至有些内敛的人,但是在球场上,他已经变得霸气、积极,有侵略性。他一度因为低调的性格被教练们批评缺乏冲劲,但如今的他,已经是中国队双打战线的一员猛将。

内敛与张扬,低调与释放,这是两组矛盾,可是在王懿律身上,这样的矛盾却能够和谐相处,并且迸发出超强的力量。对于他来说,这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状态,却是他最喜欢的,这正是属于他自己的能量来源。

瓶颈,期待心理的救赎

2017年,对于王懿律来说是收获的一年。在当年的全运会上,他和刘成的跨单位组合,收获了男双金牌,这对于任何一名运动员来说,都是值得骄傲的成绩。在随后的日本超级赛上,他和黄东萍搭档,收获了自己职业生涯首个超级赛冠军。虽然那个时候王懿律的反应还显得有些幼稚和可爱:“第一个超级赛冠军感觉还好吧,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那个时候我还一直在想全运会的事情。我觉得整个2017年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全运会,全运会拿了冠军,算是实现了我的目标,所以对于日本赛等其他比赛,我没什么感觉。”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一方面是王懿律的性格使然。他很细心,同时很“轴”,只要是认准的事情,他就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到上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2017年参加了太多的比赛,很多时候不是他主观上不愿意去关注比赛,而是客观上太累,甚至在精神上出现了“厌球”的情绪,让他实在难以集中精神。

2017年的中国羽毛球队正在经历改变,一大批老队员在里约奥运会后逐渐淡出,年轻队员自然被顶到了第一线。尤其在双打项目中,年轻队员不仅需要尽可能多的比赛机会去丰富自己的大赛经验,提升自己的实战能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实战的考察确定合适的搭档。从2017年至今,国家队双打组的大部分队员一直处于“混搭”的状态,王懿律也不例外。在国内外的比赛中,他和刘成、黄凯祥、鲁恺搭档打过男双,和黄东萍、杜玥搭档参加过混双比赛。2017年,王懿律参加了15站国际赛事,其中11站他都身兼男双、混双两项,这两个数字已经很惊人了,何况国内还有全运会、羽超联赛。

如果单纯从体能上来说,1994年出生的王懿律面对这样的比赛强度还能坚持,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以身体素质好而著称的。可是羽毛球不是一个单纯的体能项目,场上多变的节奏,需要运动员的精力始终保持在一个高度集中的状态。换句话说,运动员脑子里那根关于比赛的弦一直是紧绷的,如果比赛后有足够的时间去放松调整,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如果像王懿律当时的比赛密度,算上兼项,他几乎没有时间去调整放松,也就是说脑子里那根弦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再坚硬的金属,长期受力也会出现变形,何况人的神经。

王懿律一如既往地努力,一如既往地全身心对待每一场比赛,可他渐渐发现,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赛前明明告诉自己要全力以赴,可到了场上却始终无法全神贯注,整个人会处在一种比较松懈的状态,很难把最积极的状态调动出来。虽然他一直试图用呐喊为自己提气,但是这毕竟只是一种外部刺激的方式,如果内心始终处于一个不够专注、不够兴奋的状态,那么外界再多的刺激也是徒劳。

全年15站国际赛事,收获一个冠军,打入4强的仅有7站,这样的成绩不具备绝对的说服力。王懿律说:“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有不错的实力了,队内对抗时,和张楠/刘成、郑思维/陈清晨等世界顶尖选手较量,是有实力去和他们对抗的。但比赛打多了之后,会有一点厌球的情绪,调动不起来,自己的发挥也就打折扣了。”

在如今群雄并起的世界羽坛,能全部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尚且不能保证稳获胜利,何况当时的王懿律已经不能调动起自己的全部能量。虽说整体表现尚可,但是很清楚自己实力的他,对这样的成绩并不满意,而且他的搭档同样也是好强之人。2017年香港公开赛,王懿律和黄东萍在半决赛中0比2输给了刚刚搭档不久的郑思维/黄雅琼,而且首局只得到10分!王懿律说:“我们是有实力有机会赢对方的,但就是调动不起来,整场球打得特别差!”

这不是王懿律在2017年第一次因为精神的疲劳而输掉比赛,让同样好强的黄东萍有些“上火”。输掉这场半决赛后,王懿律和黄东萍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到最后甚至说出了“如果再这么打下去,还不如直接拆对”的狠话。当然,两人都没有恶意,只不过现实的成绩无法达到心理的预期,而且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不过很快,两人冷静了下来,沟通之后,决定先不去过多讨论现在的情况,而是各自先静下心来去思考自己的问题所在,然后再沟通。回想起这段故事,王懿律说:“这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吧,毕竟对于搭档来说,不吵架才不正常吧,哈哈哈。”

王懿律一直努力在调整,但是这样的困境并非一时半会就能走出来的。无法充分调动自己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在年初的印尼大师赛上,他和黄东萍首轮就以1比2输给了马来西亚组合吴顺发/赖洁敏。那场球,无论实力还是场上形势,中国组合都没有理由失利,但结果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王懿律说,这应该是打球以来觉得自己最低谷的时候。低潮还在继续,王懿律也在努力进行着自我救赎。

成长,体会搭档的力量

2017年年末,国家队双打组进行了调整。为了应对世界羽坛日益激烈的竞争,保证运动员的体能和精力,原则上不再让运动员兼项。在此之前,虽然王懿律的重心放在男双上,但是他的混双成绩却好于男双。综合考虑,队伍决定王懿律的主攻方向改为混双。

在外界看来,运动员兼项,很多时候是队伍从成绩的角度考虑安排的,但实际并非如此。绝大部分的双打运动员都有兼项的愿望,王懿律的想法很有代表性:“两个项目自己都打过,都付出过,都有感情,放弃哪个都觉得舍不得。而且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有能力去打两项。”正因为这样的想法,在宣布不再兼项的头几天,王懿律还有一些小情绪,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队伍肯定是从全局考虑,也是为我们好,那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而且现在再想那么多也没什么意思,只会影响自己的情绪。”王懿律或许是在这次调整中最快想通的那批队员,因为这和他的性格一样,生活中的他,也挺好说话的。

从主攻男双到主攻混双,打法、线路、节奏都会发生变化。在王懿律看来,男双的特点是快,无论是速度还是连接,而且每个人的负责区域就是一半的场地;而混双速度虽然没有那么快,但男队员需要负责的区域更大,需要保护的面积更大,线路变化也更多。其实,直到今天,王懿律在混双赛场上依然没有完全改掉男双的习惯,很多时候后场一拍进攻,紧接着就很自然地跟进到了网前,把后场“暴露”给了自己的女搭档。

在专攻混双之初,王懿律和黄东萍通过沟通认为,黄东萍的能力在女选手当中很突出,所以在混双当中,应该充分发挥黄东萍的能力优势。这样一来,在两人搭档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打法特点更偏向于男双。可实战当中,虽然这样的战术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却是少数,更多的时候,这样的打法不能够让黄东萍的优势体现出来,整体成绩尚可,但不算拔尖。2018年印尼大师赛输给吴顺发/赖洁敏后,两人和教练一起分析了问题所在,王懿律对于混双的理解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说:“女队员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对面的男队员,所以混双实际上还是需要以男队员为主。过去,我会觉得东萍能力强,自己可以少做一些事情,现在我知道了自己需要在比赛中承担更多的东西。”

黄东萍的性格和在赛场上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一样,率性、耿直,遇到问题总会很直接地说出自己的看法;王懿律性格内敛,好脾气,但也很较真,遇到和羽毛球相关的事情,他也是寸步不让。两人在配合的一段时间里,场上一方出现问题,另一方一定会直言不讳地说出来。这样的交流方式够直接,但缺乏艺术。大家可以想象,当你自己清楚一件事做得不好时,别人说你是正常的,但如果表达方式太过直接,那自己心里还是会有一些不舒服。同样的道理,无论是王懿律还是黄东萍,自己在场上表现不好时已经很郁闷了,这个时候搭档再“劈头盖脸”一顿“教育”,虽然两人都知道对方是好意,但在那样的情况下,谁都容易发火。对于双打搭档来说,找到最适合彼此的沟通方式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当时的王懿律和黄东萍来说,自己最喜欢的表达方式,却不能帮助彼此更好地沟通,实在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在王懿律和黄东萍还在为沟通方式而纠结的时候,无论是成熟的张楠/李茵晖,还是新锐的郑思维/陈清晨,包括之后重新搭配的郑思维/黄雅琼,都展现出了极强的竞争力和很好的前进势头。相比而言,王懿律/黄东萍的表现则有些不温不火。身边的人都会为他们着急,但是王懿律本人却在这样的环境下更加清醒:“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情况是好事。我从小就不太喜欢被人关注,只想做好我自己的事情。他们成绩好,更多的关注在他们身上,反而会给我一个安静的空间,让我能更冷静地去分析自己的问题,去解决目前的困难。”

转项带来的一系列困难,王懿律已经切身体会到。对于一直以来低调却足够坚韧的他来说,面对困难的办法只有一个:战胜它!

突破,是不断追求的开始

时间来到2018年4月,亚洲羽毛球锦标赛在武汉进行。王懿律表现不错,男双和混双双线杀入8强,可对于自己状态的调动情况,他依然不是很满意。16进8的比赛结束后,国家队混双主管教练杨明找到了王懿律,对他说:“你的状态还是不对,你需要尽快调动出自己的状态,现在的你不是最好的你。”杨明教练和王懿律进行了一次长谈,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去调动自己。

这是一直困扰王懿律的问题,也是那段时间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但持续的时间太长,他似乎有一些麻木,或者说茫然。当杨明教练特意和他谈了这个问题后,王懿律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在王懿律看来,这其实是一种必然:“之前是因为比赛打得太多,自己觉得很疲劳。后来一直在尝试调整,但是每次遇到困难,就会觉得是因为自己累了,集中不了注意力,情有可原。杨导和我说了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距离我‘极度疲劳’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再用这样的理由去解释,现在的我完全有能力去充分调动自己。另一点我要特别感谢自己的,就是在之前一段比较迷茫的时间里,我在训练上没有放松,练得足够认真,这带给我更多的能量。当我需要调动自己的时候,这些积累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思想上想通了,心态上自然也发生了积极的变化。王懿律说:“过去会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低,不管对谁都是去冲击。后来实力有进步,成绩也有提高,心理上就会有一些保守。现在想通了,在任何时候,只要你能放低姿态去冲别人,你就可能取胜;只要你开始保守,那一定赢不了。就像我们训练馆的那条标语‘骄兵必败,哀兵可胜’。”

完成了自己心理突破的王懿律体现出了更强的战斗力,在亚锦赛中,男双杀入4强,半决赛惜败于队友李俊慧/刘雨辰。混双半决赛先输后赢,2比1逆转击败队友张楠/李茵晖,挺进决赛。其实,这场半决赛首局,王懿律/黄东萍一直领先,只不过关键时刻的几次失误让他们先丢一局。局间休息的时候,黄东萍没有像过去一样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笑着很亲切地说了一句:“没事,继续加油!”那一刻,王懿律觉得,搭档和自己一起成长了,已经开始用更容易理解的方式和语言和自己沟通了。对于一个组合来说,好的沟通,才是最为关键的。王懿律/黄东萍决赛的对手是里约奥运会冠军、印尼名将阿玛德/纳西尔。印尼组合在半决赛时2比0击败了中国强档郑思维/黄雅琼,比赛中,印尼组合发接发及中前半场的连贯速度优势展露无遗,这也让人为决赛时的王懿律/黄东萍捏了一把汗。然而,当决赛开始之后,王懿律/黄东萍很好地扬长避短,不与对方在中前场太多纠缠,更多的是利用场地的空间和对方打相持,打能力球。实践证明,这样的战术非常正确,既限制了对方的长处,同时又把王懿律和黄东萍控制范围大、体能好的优势完全发挥。两个21比17,王懿律/黄东萍收获了自己第一个亚锦赛冠军。最后一球落地,王懿律紧握双拳,肆意高呼,而几分钟之后,当他站上领奖台的时候,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王懿律笑着说:“我还是不习惯那么多人同时关注我,只不过领奖台上我没办法。生活中,我还是希望做好自己就好,最好没人关注我,哈哈。”

亚锦赛上的表现及突破,让王懿律得到了教练员的肯定,入选了中国队出征2018年汤姆斯杯的最终名单,这也意味着,这位现混双世界排名第二的双打好手,第一次获得了冲击世界冠军的机会。

在本次汤杯名单中,王懿律是唯一没有参加过国际团体大赛的运动员,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一个新人。但是在他的心里,新人并不意味着肩上的压力会小一些。他说:“从岁数来说,我在队里已经算大队员了。师兄们退役了,那现在队里的责任就必须我们来担。不管我是新人还是老将,现在的我在这个位置就需要承担这份责任。汤姆斯杯,我希望我能上场,我希望能拿分,我希望能帮助队伍重夺汤杯!”说这段话的时候,王懿律的语气很坚决。

这就是王懿律,平时会很低调,但是赛场上一定全力以赴;性格会很内敛,但面对比赛一定热情似火。他不喜欢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但并不代表他会逃避责任。在他的心里,成长、进步、全力以赴、责任、荣誉都是运动生涯必须去追求的东西,而他对这些东西的渴望,不会比任何人少。

对于王懿律来说,低调的飞翔,才最能让他展翅去拥抱整个蓝天!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懿律:激情在赛场,安静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