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时间赛跑,与自我较劲——亚锦赛的赛场故事

文 / 麦延 摄 / 杨弋非   2018-07-27 10:04:38

4月29日,随着最后一场女双决赛的结束,2018年羽毛球亚洲锦标赛正式落下帷幕。赛场上,运动员们用精彩的表现展示和证明自我。赛场下,几百位运动员不停的穿梭,向我们或有声或无声地讲述着他们职业生涯的故事——那些和时间赛跑,与自我较劲的故事。

何济霆在比赛中何济霆:半天三场球,输赢都爱皱眉头

前段时间,由于备战汤尤杯,国羽混双组的训练相对减少了一些,但混双组在本次亚锦赛中的发挥依然相当不错:八强占四,四强占三,最后夺得冠军。在1/4决赛的对阵中,恰好四场混双都是外战,一度让外界看到了包揽四强的希望。

这个小目标差一点点就实现了,何济霆/杜玥在挑战头号种子阿玛德/纳西尔的比赛中三局不敌对手,遗憾无缘四强。比赛虽然打满三局,但前两局比分都呈一边倒趋势,三局比赛仅耗时42分钟。男双比赛,何济霆和搭档谭强在1/8决赛中不敌最后的亚军组合嘉村健士/园田启悟。双线作战的何济霆,在本届亚锦赛上显得有点来去匆匆。李宗伟表示要和时间赛跑匆忙,指的不单是比赛的时长,也指每天的时间安排。身兼两项的何济霆每天晚上最心切等待的就是第二天的赛程,因为每天不同的安排会直接影响他的作息和计划。正赛首天,何济霆/杜玥在早上10点就开始候场准备,因为他们是全天的第二场比赛。三局战胜马来西亚组合陈健铭/赖沛君后,何济霆陷入了一整天的关注比赛中——他的男双排在了全天倒数第二场。由于之前比赛的时间长,计划晚上8点开始的男双一直到接近10点才开始,打完比赛已经将近11点,好消息是何济霆/谭强赢了。

第二天的赛程在晚上将近12点的时候出来了,何济霆/杜玥的混双又排在了全天的第一场。比赛后放松、拉伸、回公寓整理,何济霆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事情,然后睡觉,但这时已经差不多是凌晨2点了。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才睡了6个小时左右的何济霆又得赶着起床,准备10点就开始的比赛。混双取胜后两小时,何济霆/谭强的男双又要上场了。半天时间打三场球,对运动员难免会产生体能和精力上的影响,加上对手强劲,何济霆和谭强没有抵挡住日本组合的攻势,遗憾出局。

采访中,何济霆表示,兼项没有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但赛程安排的确有点影响到状态。他身边的杜玥也是双线作战,但在赛程上相对没那么吃力。她说:“兼项的赛程有三种可能,早上-下午,下午-晚上和早上-晚上。我基本都是前两种,连着来,会没那么辛苦,他(何济霆)就比较惨了,被排到早上跟晚上,这是最辛苦的。”

何济霆接受采访时很爱皱眉头,无论赢球还是输球,他总能找出让自己皱眉头的点,喜中看忧,忧中看喜,给人一种有点“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感觉,这也似乎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动作。采访时,他总会稍微抬头,望望上方,偶尔皱皱眉头,想到什么才面对记者说。这也是他率直性格的表现,和他在场上的风格一样,我们总能在他的表情中找到个所以然。

尽管两个项目都未能闯进四强,但何济霆觉得自己还是收获满满的,毕竟他才20岁,正是厚积薄发、蓄力成长的年纪。虽然这届亚锦赛的时间对他似乎有点赶,但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依然很多。进入成年赛场后,何济霆获得的进步有目共睹,在刚结束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他就双线打进四强,今年还首次拿到世锦赛资格。可以看出,何济霆正在用努力与时间赛跑,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成长。

李宗伟:时间不等人,我要努力追赶

19比21,14比21,李宗伟在半决赛用这个令不少人意外的比分结束了本届亚锦赛之旅。尽管在采访中他肯定了桃田贤斗的进步,也提到早在去年他就曾经评价“未来男单是维克多和桃田贤斗的天下”,尽管输球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失落感,但我们依然能看出这位35岁的老将在言谈举止间流露出的一丝无奈和执着。

在晋级四强的路上,李宗伟先后战胜乔斌、金廷和斯里坎斯,每一位都有着很强的冲击力,每一场李宗伟都赢得不算轻松。1/4决赛战胜斯里坎斯,在比分上看是最为轻松的,但李宗伟当时依然表示发挥不太理想,赢球主要是对方的状态不好。郑思维/黄雅琼在比赛中李宗伟提到,在英联邦运动会打了11场比赛后,只有一周的调整时间,今年紧凑的赛程让他倍感压力。面对比往年多的赛事,他表示自己全力以赴每个比赛是不太现实的,只能选择重要的比赛来冲击和争取。每次在武汉比赛他都感觉很舒服,因为中国的球迷很支持他,他也希望每次在中国的比赛都能来参加。

关于未来,关于2020,他这样说:“我说过我会努力坚持下去,我知道这会很艰难,但我会尽力去争取。” 同时他也说出一句很现实的话:“现在年纪大了,会很怕受伤,所以还是得看情况吧。今年打完看明年,明年打完看后年,一步步来,根据身体状况来安排。现在身体状况还行,而且坚持了这么多年,也不舍得一下子就放下,所以还是会努力。”

这一席话可能是很多老将的心声,在与时间赛跑的人群中,他们可能是更加迫切和艰难的。老对手林丹依然在努力寻求和探索延续职业生涯并保持竞技水平的方法,李宗伟有动力,有可能,有条件坚持下去。一时“瑜亮”,属于他们的时间依然在继续。

世界混双的新时间、新变化

两年前的奥运会,当时的羽毛球混双四强均是出道多年的老组合,那些年叱咤风云的几对混双组合常会给人一种混双被他们垄断了的感觉。而这两年,混双赛场的更新迭代速度加快,一众90后甚至95后已经占据了大半的混双舞台。

亚锦赛混双16强的32人中,仅有5人年龄在26岁以上,在世界排名前15位中,有过半的组合是95后球员。大批的年轻球员迅速涌现在混双赛场,为这个特别的项目注入新的血液,带来新的动力和新的潮流。如郑思维的高速和连贯,邓俊文/谢影雪的双左手风格,这些都是以往混双赛场上不突出的。百花齐放才是春,这些特色球员的冒尖,不仅丰富了整个项目,也给观众带去更多视觉的新鲜享受。

中国香港混双组合李晋熙/周凯华曾在里约奥运年前后有着强势的表现,但这一年多以来表现较以前有所下降,他们觉得主要是状态问题。对于现在的混双,他们觉得不管是队友邓俊文/谢影雪的双左手,还是他们自己的左右手,给对手的都是“新鲜感”。周凯华认为,现在整体的混双水平比以前平等了,更接近,速度上没有比以前快很多。她笑言:“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是保持得好的话,速度上还是能跟得上的。混双水平的更接近会让比赛更好玩,但会比以前少了一点点冲劲和动力。” 黄东萍和李汶妹三局惜败的确,在年轻人扎堆的项目上,老将的保持是相当有讲究的。不管状态如何起伏,腿上是否利索,纳西尔常常能带着阿玛德把很多“快要输的球”给扳回来,这位三届世锦赛冠军得主的功力无疑是深厚的。在决赛赛后采访中,纳西尔表示,今年在印尼举行的亚运会可能是自己最后且最重要的目标,志在亚运会夺冠的她很可能在2019年选择退役。为了专心备战亚运会,纳西尔甚至选择退出今年的世锦赛,她的球员生涯很可能真的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时间不止,努力不息

诚然,运动员们都需要时间。密集的赛程中,他们需要休息,需要调整。参加英联邦运动会的马来西亚队和印度队在亚锦赛中全体无缘半决赛,他们在澳大利亚进行11天比赛后,仅有不足一周的时间进行恢复和调整,状态能不能调到最好是一个问题。在5月汤尤杯赛上,印度队主力斯里坎斯和辛德胡直接退出了队伍名单,虽然对队伍实力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但队伍也选择了尊重运动员自己的安排和规划。

进步和成长同样十分需要时间。年轻人固然有着强劲的冲击力和丰富的体能与精力但经验的相对缺乏是导致他们临场出问题的一大原因。女双首轮,黄东萍/李汶妹和印尼的波莉/拉哈尤激战到决胜局,在最为关键的18比19时,中国年轻组合在发接发的准备上处理不当,直接送给对方一分,影响了最后的结果。赛后,湖北姑娘李汶妹在采访区忍不住流泪了,眼泪中带着一点遗憾,也带着一点不甘心。的确,那一分丢的很可惜,但能与以经验丰富和善于把握时机的波莉打到这个程度,小姑娘不要忽略自己的进步。

在关键分上,经验丰富的球员懂得通过变化来获得机会。如伍家朗在赛后评价对手谌龙所说:“在我每次要追分的时候,他都很懂得把握时机地作出调整,通过控网下压来取得领先,他的整个表情和身体语言都会显得紧张起来。”经验是通过长时间的实践积累的,不论处于哪一个阶段的运动员都需要这种沉淀而升华的时期。

时间是宝贵的,时间也是残酷的,每个运动员都具备对抗时间和利用时间的能动性,也同样会到达敌不过时间的那个时刻。如果有反例,那大概就是亚锦赛组委会合作商研发的自动羽毛球机器人,它能和人隔网而立,运用高科技感应球的落点,从而远程控制机器人完成击球,连国家队的教练们都忍不住下场体验一番。这台机器有可能一直运作下去,但运动员们只能努力与时间赛跑,时间不止,努力不息。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和时间赛跑,与自我较劲——亚锦赛的赛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