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懿律:收获与遗憾并存

文 / 麦延 摄 / 闫佳   2018-10-20 10:04:02

从格拉斯哥的八强到南京的亚军,王懿律和黄东萍这对组合在这一年收获了质的飞跃。在这一年间,王懿律拿到了第一个全运会冠军、第一个超级赛冠军和第一个亚锦赛冠军。拿到世锦赛亚军,他觉得收获很大,但离冠军领奖台只有一步,他也觉得遗憾。

赛前,王懿律只看了前两轮的签表,看到大概是印尼和日本两对组合,就知道会很不好打,结果也如此。如果说打印尼组合的三局是小意外,只能算磕磕绊绊的话,那么16进8打日本组合渡边勇大/东野有纱可算得上是大惊险。第一局落败,第二局一直落后,直到14比16时才连得5分反超。王懿律直言那时已经到了绝境,最后是活活把自己的状态逼出来的。

“第一局输了之后,第二局气其实一直提不上来。但一直到最后都跟自己说,千万不能放弃。加上东萍和现场观众都一直在鼓励我,才把最难的时段顶过去了。”这绝处逢生的一场球是王懿律印象最深的,虽然这不是他们表现最好的一场,但过程最值得肯定,也最值得总结。

经此一役,两个人的状态已经充分调动出来。1/4决赛和半决赛,面对综合实力强大的英格兰组合和中国香港组合,他们打得游刃有余。王懿律觉得半决赛是他们表现最好的一场,他们在那场比赛很投入,很放松,速度快、线路好,全场压制着对方。

决赛对阵队友,王懿律自评自己还是差了一口气,之前外战那种必胜的信念有所减弱。他对自己那一场的发挥也不满意,“说实话,最后一球落地时,挺失落的。自己没有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觉得有点对不起东萍,还是有点小失望吧。”回忆起决赛,王懿律依然有着这样的不甘心。

很多人说王懿律/黄东萍的线是最硬最难的,五场下来都是强敌,但赛前王懿律却没怎么意识到这一点。可能就像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的一样:“我更喜欢打强的对手,对方强,我相信自己比对方更强,比对方更能顶。” 遇强更强的勇气能转化成他在场上的霸气,赛前没有定特别高的目标,让他心态变得平顺。

众所周知,王懿律的绰号叫“鸭子”,而南京人因为喜爱吃鸭子,有一句流行语,没有一只鸭子可以飞出南京。在南京时,王懿律在采访中提过:“我不喜欢听这句话,当然,我争取这次能飞得高一些,争取能飞回北京。”

在南京,王懿律收获了进步,“飞”上了领奖台,但和冠军只差一步,他以“收获和遗憾并存”来形容在南京的这一个月。

王懿律觉得,他和黄东萍的组合已经过了磨合期,处于成长期。这一年,他们有了心态和思想的进步,有了努力付出后的回报,他们的下一个大目标就是加快脚步进入组合的成熟期,瞄准2020东京奥运会。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懿律:收获与遗憾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