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村经济”探寻“上官制造”

2016-05-08 19:05:50


文/ 崔衎衎

当费孝通先生在1939年发表其震撼世界的《江村经济》一书时,富阳市上官乡正在扼守着江村要道,积极抵御日本人的入侵。在那本书里,费孝通对于中国本土经济学的观察超出了当时中国的所有人,它完全不同于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大工业城市主义”。事实上,开始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大改革,正是从费孝通的理论开始找到灵感的。费孝通第一次指出了乡村也能发展轻工业经济,而日后费孝通的理论,则为江浙之地的“苏南模式”、“温州模式”等经济思想做了一次影响深远的理论奠基。

工业与商业的历史,有时总是充满了时乖命蹇的机缘巧合。41年前,富阳的上官乡正好赶上了国家试水乡镇企业的时代步点。“从浙江富阳地区的农村家庭经济结构看,乡镇工业、草根工业的家庭作坊是顺乎当然的事情。”富阳市商务局副局长方辛学说道。

富阳市上官乡300家羽毛球企业集群龙头企业的博卡董事长陈德民回忆道:“对于我们这些当农民起家的人而言,41年前上官乡就有人开始做羽毛球拍了,这是个了不起的农村经济的奇迹。”陈德民坐在我对面,我们进行了10分钟的“与老板对话”的视频栏目的录制。他的眼神坚毅,谈话则像拧到中等程度的水龙头,匀速却一刻不停。“我们要改变简单贴牌的历史,在中国市场实现品牌化运营,就像当年,能拿出抵御YONEX的149元网络低价拍竞争的勇气来。”

其实,体博会的推介会开到富阳,我们来到上官乡走访羽毛球企业集群,我和温嘉、卞彬彬一样,强烈地想了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到底拥有一个怎样的内心世界?他们需要体博会能帮助到他们什么?

富阳的羽毛球拍发源于上官乡,占据全球70%(2亿副)数量的羽毛球拍(主要是中低端市场),产能大和它拥有上千家羽毛球家庭作坊分不开。比如,一个乡镇或一个村的人拿到制作订单后,在农闲时手工制作羽毛球和羽毛球拍。“浙江省富阳市一些农村地区的致富经其实很简单,每个村的主营产业都不同。”上官乡书记朱经国告诉我,如今,这里300多家小微企业以及他们中大多数的新生代企业家,需要在体博会的平台上寻找到一种为他们解决把控未来行业发展趋势的方法。

“低端的生产能力永远是过剩的,高端的不过剩。他们到体博会上需要展现出他们具有集体更新换代产品、迭代新渠道的能力,这样才会更上一台阶。”朱经国说道。

而以博卡、博凯为首的“上官制造”,代表了中国制造业特别隐秘的一个秘密:在中国的一些局部区域,形成了像血管一样的产业布局。在中国体育用品制造行业,在广袤的县城和乡镇街道,像富阳市上官乡这样在41年的发展历史中,形成了一个能够打穿所有做羽毛球上下游各种物料供应链、20多道工序的供需关系的生产基地和集群地。如果出了富阳,你就很难低成本做一个羽毛球工厂,因为产业配套不够。

是的,突然有一天你可能会发现:在三四线城市街边随意打球的人,用的拍子也许就是上官制造的,即便当下很多人并不知道。只是说到规模效应,如今的流行经济学界已经很让人乏味,因为范围经济总是被人们所忽视。

然而,正因为规模经济,一方面降低了制造业的成本,比如有的铁拍卖往美国、东南亚和印度,每副只要4.5元,每副球拍的制造利润在0.1至0.2元,一个订单就达到几十万副;另一方面,因为制造配套的优势和区域制造业的成熟度的集群效应,8000多名成熟工人在300多个工厂里,解决了大量的产业工人的就业。

按照大批量、大订单的现代工厂生产路线,羽毛球的价格过于透明。在价格战中,小家庭作坊毫无优势。因此,富阳人别出心裁地想出点子:不同档次、不同价位的羽毛球都有人做,而且颜色、造型、材料、款式和品牌各异。“小批量、多品种”是典型的范围经济。

这样的卖法使销售直线上升,摆脱了同行的价格战纠缠。消费者的心思不光放在价格和知名品牌上,消费者内心希望比较,但他们很少有机会一筒一筒地购买各式各样的羽毛球。富阳人所做的,无非是把品种加多,把过去传统的集装箱批量尽量变小。他们甚至为了世界某个区域的一个酒店的独特需求,生产复古的第一代毛竹拍和第二代铁拍。如此个性化的羽毛球制造,使上官乡一般农民除传统农业收入之外,能获得3000至4000元/月的人均副业收入。

庸俗的实用主义早已走到了尽头,聪明的浙江商人发现,金钱作为意识形态替代物的时代正在消亡,但当他们找不到更为清晰的经营模式时,就会转而寻找新的商业之术。从“单一品种、大规模”向“小批量、多品种”的转变,就是过去五年上官乡典型的生意理念。企业主既可以在转型中国的商业时代里寻找到财富的回声,也能在如此变幻多端的商业世界里找到对应的定位理论。

这像极了我们的时代,在一二级城市的人们因为通讯的发达,每天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包围,心里郁积了千奇百怪的智慧,但都在进行扇形运动,找不到集中爆破释放的方式。如果你以利润率为尺度,你时常会发现,规模并不是赢利的必要条件。一个不以规模化为导向、而是以利润为导向,它的制造工厂的赢利要点是汇集面广,汇集成本却低得惊人。

(本文作者,系中国体博会新闻传播负责人)

《羽毛球》2016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江村经济”探寻“上官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