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莉:看似柔弱的羽球“狂人”

2016-05-08 19:14:39


文 /王进

包莉,曾经是广西民族大学附属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也是这所广西重点小学的校长,现在是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学院运动与营养学系羽毛球专业副教授。她曾在南宁市体育教师基本功大赛中获一等奖,是广西“优秀体育教师”,并享受南宁市政府颁发的“骨干教师”待遇。在羽毛球比赛中,她曾多次获得全国业余大赛前三名。

包莉说:“在漫漫人生路上,每一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都会有无数的偶然机遇,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些都是构成我们人生每一阶段的故事。而每个阶段的故事,无论精彩与否,则都会构成个人传奇。”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被包莉认为是“传奇”,而被大家认为是“疯狂”的故事。

缘分,只为顺从本心

包莉打羽毛球始于1977年。当时,广西区体校羽毛球队的领队张辉煌到武鸣县挑选队员。经过一个上午的精挑细选,毫无结果,无奈之下打算午饭后打道回府。在武鸣的训练基地饭堂排队打饭时,张辉煌一眼看中排在他前面的一个瘦高的秀气女孩。经打听,原来女孩的母亲是本单位职工。一番交涉之后,包莉的母亲终于同意让体弱多病的孩子去锻炼,至少长大有个好身体。于是,未满14岁的包莉便离家来到广西区体校,开始接受羽毛球正规训练,教练是获得过全国女双冠军的印尼华侨林健英。

虽然起步较晚,但包莉很珍惜,也很努力,仅用了两年多时间,就获得了1979年广西青少年组女双冠军、女单季军。之后,包莉报考了体育院校,毕业后当上了一名小学体育老师。1991年开始,她又弃武从文,当起了语文老师、教务主任、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

2002年,包莉因工作忙、压力大,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偏头痛、失眠、健忘、耳鸣,之后出现肝胆管结石、慢性肠胃炎等疾病。1.7米的个头,只有45公斤的体重。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喜欢打羽毛球的红姐。在红姐的多次鼓动下,包莉决定恢复打球。从此,无论工作多忙、家务事再多,包莉都坚持每周打一到两次球。每次打完球,吃得香、睡得好、精神面貌有了极大改善,体重也渐渐增加,家人高兴,自己也快乐。

2012年底,包莉辞掉小学校长一职。她决定顺从本心,放弃了坚持30年之久的小学教育工作。在读完研究生课程后,她通过了广西高校教师资格证的考试,随即进入广西民族大学,成为一名羽毛球专业教师。包莉说:“我有自己做人的原则,有时就有那么一点小任性。”如今的她所从事的工作是自己最喜欢的,将爱好与工作相结合,这足以让她十分享受。

回味,平常心对待

被包莉视为偶像的广西羽毛球队第一代教练黄钦龙说:“包莉不仅是个热心的能人,而且对球友特别有包容心。每次得到比赛消息,她都积极组队,从组织报名到安排选手的吃、住、行,都很认真细致。”

说到包莉的包容心,黄钦龙提到前几年参加香港敬发杯时发生的一件事。那次比赛,北海的一位球友找包莉帮忙报名参赛,包莉替他把一切报名手续都办好,并代垫了报名费。谁料,到了香港后,该名队员因为玩得开心,不想参赛也不告知包莉。包莉不停地打电话、发短信都不见回复。该选手玩完就自行回广西了,报名费也一直没给包莉。类似的事情多次发生,问及包莉,她呵呵一笑:“没事,都是球友,也许人家忘记了。”

平常心不仅体现在包莉组织选手参赛上,还体现在她自己参与的比赛中。2009年东西南北中总决赛女单1/4决赛,包莉奋力拼赢一位安徽选手,半决赛时,她因体力不支而弃权;2011年东西南北中分站赛的女单决赛,她再次因体力不支而弃权;2013年东西南北中总决赛女单半决赛,她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而弃权……包莉自称是一名“时常与冠军擦肩而过”,且“永不求上进”的“狂热”的羽毛球运动追随者。从2004年至今,她多次参加各类业余比赛,单项前三名拿了不少,但从未在东西南北中总决赛上拿过冠军。问起她对此是怎么想的,她笑道:“我也想拿冠军啊,但要随缘。俺球场上的风格不是自己死,就是让对手死。但每次打到最后,总是自己先‘光荣’了,成为被对手‘缅怀’的那个。”

2015年在天津举行的全国中老年赛,包莉的女双打进决赛,女单打进半决赛。单打在先胜一局后,第二局打到13比13时,她右小腿抽筋,只好弃权。最终,她获得女单第四名、女双第二名,组委会还特别颁发给她一个拼搏奖。包莉说:“羽毛球给我带来的快乐,并不是最终的名次和结果,而是一个美好的回味过程。”


包莉和她的大学教练团队

不服,场上常常惹“祸”

包莉把打球当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经常是忙里偷闲地挤出时间参加比赛。比赛她是无一漏网,但却常常漏了别的。

2011年7月,开完学校期末总结大会,包莉便急匆匆地赶往火车站,赴银川参加东西南北中总决赛。上了火车才发现,她的球拍忘记带了。没办法,只好问同去的球友借了球拍参赛。混双半决赛时,她居然与借拍给她的球友相遇。2012年,包莉远赴昆山打东西南北中分站赛,又因疏忽忘记带球鞋。她说,家里的鞋柜放满了她的球鞋,常常是出去打比赛时忘记带球鞋,只好在球馆又买一双。

最让包莉难忘的一次比赛是2013年在东莞举行的东西南北中分站赛。1/4决赛时,双方比分咬得很紧,这让急躁的搭档忍不住埋怨起不安心网前、老喜欢后退的包莉。没想到搭档越埋怨,包莉越紧张,结果发挥失常,输掉了比赛。最后一个球落地时,包莉委屈得冲出球馆嚎啕大哭。在伤心委屈时,包莉打电话搬来了远在外地的援兵为自己“出气”。她先是打给重庆的“陆战队”冯国强哭诉一轮,似乎还没解气,又打给广州的“阿豪”继续哭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包莉的哭声,阿豪不得不放下手中工作,从外地赶赴东莞,只为当面“教训”包莉的搭档。两年后提起此事,众多当时的“援兵”纷纷报料。王力前说:“感觉包莉外表刚强,其实内心脆弱,不能骂,哄一下效果更好 。”擅长满场飞的“鬼脚7”陈东林说:“包莉是个相当‘负责’的搭档,比我还能跑。和她打混双时,我会觉得前后左右都有一阵风吹过,全场每个角落都能感觉到她的身影在飘动。”华人羽毛球协会竞赛部部长母利恩曾用一部剧名形容他俩的混双——《倩女幽魂》,并暴料说:“其实包美眉看似柔弱,却是羽球狂人。2014年在广州打华人杯时,包莉还念叨此事,跟我诉苦混双女人没地位,我刚好当面批评了她的搭档。”

为此,包莉信誓旦旦地说:在业余混双比赛中,赢球是男选手的骄傲,因为他们是场上的“主打”;输球是女选手的“耻辱”,因为之所以会输,一定是女选手在场上表现不佳。她希望以后有时间一定针对业余选手的混双写一篇有价值的论文,以提高女选手在混双中的“地位”。

热心,“羽化”身边人

包莉喜欢和年轻且富有朝气的大学生们一起交流球技,喜欢与他们共同探讨这一领域的新发展,并沉醉其中。她建立了相思湖学院羽毛球协会,组织了相思湖羽毛球俱乐部,并在大学培训了一支专业性较强的大学生二级裁判员队伍。她每天充满朝气地活跃在羽毛球场上,给学生指导示范着各种基本技术。

包莉在广西大大小小的比赛中多次担任裁判长,拿过高额报酬,分文不取的赛事也承接过。正是羽毛球对包莉产生的巨大影响,使得她带着那份执着与热爱,不计个人得失地忙碌于各种比赛中。她说她愿像黄钦龙、刘敬发等老先生那样,用正直宽厚的为人、用挚爱坦诚的热情,尽力为爱好羽毛球的人做力所能及的事。她给自己立下的格言是:简单做人,用心做事,快乐打球,健康一生。

《羽毛球》2016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包莉:看似柔弱的羽球“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