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世青赛:单打双打两重天

2016-05-08 19:15:29


文/ 杨弋非图/ BADMINTONPHOTO

2015年11月3日至18日,世界青年锦标赛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中国队的表现喜忧参半,在混合团体决赛中3比0零封印尼队,历史上第十次夺得世青赛团体冠军,创造了世青赛的历史新纪录;在单项比赛中,中国队收获了男双、女双和混双3枚金牌,其中女双和混双还实现了决赛会师。不过,在传统优势项目男女单打中,中国队成绩不佳,无一人进入男女单打前四强。


郑思维(右)/何济霆男双摘金

从2009年开始,中国队在世青赛上的成绩下滑。到2015年,中国队虽重装出发,并创纪录地收获团体第十冠,但单打项目又出现“疲软”,中国队仍然没有重新回到在青年赛赛场的霸主位置。

纵观近几年的国际羽坛,参与羽毛球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传统的羽毛球格局正悄然发生着变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各国在世青赛上的表现也预示着其今后的发展趋势。比如,曾在世青赛上夺得男单冠军的桃田贤斗,已经可以带领日本队冲击任何团体赛冠军;比如,过去几年一直在世青赛上给中国队制造麻烦的印度队,已经可以破天荒地夺得尤伯杯季军。

因此,每次世青赛,中国队教练不仅要看自己队员的表现,更关注国外同年龄段对手的情况。从他们对世青赛的总结中,或许可以看出世界羽坛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吴云勇(男单二队主教练):经验欠缺是目前中国男单最大的问题

本次世青赛,中国队派了4名男单参赛,其中大家最为熟知的应该是2014年南京青奥会男单亚军林贵埔。在本次比赛中,林贵埔在团体赛中起到了“老队员”该有的作用,除了半决赛1比2惜败给日本选手外,他保持全胜。尤其在决赛中2比0击败印尼选手马拉那,在教练吴云勇看来这场比赛打得非常好。吴云勇说:“那场比赛,林贵埔把自己的东西都打出来了。尤其前一天他刚刚在半决赛中输球,能够马上调整过来,在决赛的关键场次打出这样的水平,确实是一个进步。”团体赛全部5场比赛,男单全部出场,取得了4场胜利,为中国队夺冠立下大功。

不过,在随后进行的单项赛中,男单小将们表现平平,最好成绩仅仅是林贵埔的前8。在吴云勇看来,单项赛失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他说:“首先,队员们都很疲劳,这一点不能否认。林贵埔、孙飞翔、叶柄宏、陈锦麟在参加世青赛前都参加了国内的青运会,他们都是各队主力,在比赛中消耗很大。平时,我们内部的对抗、比赛也很多,像林贵埔,现在还有一些国际比赛任务,这样的消耗对于这个年龄段(本次世青赛的年龄要求是1997年及以后出生)的运动员来说是很大的。另外,这次比赛在南美举行,从北京飞到秘鲁前后需要30多个小时。很多队员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长途飞行,还有时差,这些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队员们的体能和发挥。”

除去外界因素的影响,吴云勇认为,队员们发挥不佳的主要原因还是在自己,基本功欠缺的弱点尤其突出。他说:“从我们自身来说,还是基本功不够扎实、细腻,这就造成在疲劳的情况下动作变形很严重,无谓失误增加,导致战术执行力变差,自己的东西打不出来,影响到心态。这也说明我们在平时的训练中结合实战的部分做得还不够,再说的简单一点,随着年轻队员的年龄、能力不断提高,他们要学会怎样去打比赛。”

本次世青赛,男单前四的运动员分别来自中华台北、印度、日本和泰国,对于这样的结果,吴云勇并不觉得意外,“这些都是我们在2015年6月亚青赛上遇到的对手,我们的队员也都有战胜他们的记录。从世青赛来看,这些对手在打法特点上并没有明显改变,但比赛经验上比我们的队员丰富,这也得益于其他国家这两年的培养思路。比如,这次进入四强的日本和印度选手都是1999年出生的。按理说,这届世青赛的主力应该是1997年出生的,但是他们这一批队员都没来。从这几年的比赛来看,国外对手在某一年龄段是能出人才的,但每一年龄段都拿出来,他们的后备力量的厚度不如我们。所以,他们会把那一批不太好的选手过掉,然后让后面的那批选手来打比赛,不要成绩,只是为了积累比赛经验。”


陈清晨(左)/贾一凡夺得女双冠军

朱伟伦(女单二队主教练):提高抢夺关键分的能力是关键

本次世青赛,中国女单的表现可以说是“两极分化”,在团体赛中表现优异,保持全胜;在单项比赛中,4名参赛队员无一进入四强。

对于队员们的表现,朱伟伦这样评价:“团体赛时整体表现很好,无论是技战术发挥还是精神面貌都很让我满意。尤其半决赛,在总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何冰娇能顶住压力赢下女单这一场,很不容易。但到了单项赛,我们没有发挥好。单论实力,我们的队员是有很大的机会去争夺冠军,只是在抓关键分的时候,队员们在细节处理上做得不是太好。”

队员之所以在团体赛和单项赛中的表现反差较大,在朱伟伦看来这就是团体赛和单项的区别,“团体赛的时候,大家心会比较定,因为你还有队友,身后有团队。我们的团队很强大,即便自己这场输了,队友们还能帮你把这分扳回来。有这样的想法,队员们的心理压力就会小很多,发挥也更为自如。但到了单项赛,输赢就是看自己,这时候心态会有一些变化。我们中国队的一个优势就是集体实力、团队精神,但对年轻队员来说,锻炼独立作战的能力也是很有必要的。”

朱伟伦认为,队员们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关键球的处理上。相比于同龄选手,我们女单的实力并不落下风,但比赛经验以及临场应变中还存在问题。朱伟伦说:“打到关键分的时候,我们的队员会过于谨慎,打得偏保守,缺乏年轻运动员该有的豁出去的劲头。客观来说,这个年龄段的队员,还没有绝对能力在关键球的时候控制住对方,就看谁敢打,敢把自己的特点发挥出来。”由于中国队目前采取的是赛练结合的训练体系,年轻队员与国外运动员相比比赛机会少一些,比赛经验自然也会欠缺一些。对此,朱伟伦表示:“我们接下来就要在训练中做到更有针对性,加强对关键分意识的培养。在心态上也多给队员进行引导,向训练要成绩。”

本次世青赛,马来西亚队包揽了女单冠亚军,而前四的另两个名额被日本队占据,她们的表现在朱伟伦看来代表了目前青年女单选手的一大特点。他说:“马来西亚的两名队员球风比较严谨,场上的跑动能力、多拍能力都很强。进入4强的另外两名日本女单也有相似特点,但相持能力和严谨度不如两名马来西亚选手。进入4强的这4名国外女单选手,其实打法特点都不完美,但即便是在关键分的时候,她们仍能把自己的特长很好地发挥出来。在这方面,我们队员的表现就没有那么稳定,这也是我们需要加强的。”

于洋(男双二队教练):坚持自己的特点

在近几年的国际青年赛事中,中国男双成为最大亮点,接连出现刘雨辰/李俊慧、黄凯祥/郑思维两对组合,以比较明显的优势在青年赛赛场上摘金夺银。在2015年世青赛上,郑思维和更年轻的何济霆搭档,把男双金牌收入囊中。在混双赛场,郑思维/陈清晨又帮助中国队在世青赛上实现混双三连冠。

在混合团体赛中,男双小伙子们表现不错,5场比赛取胜4场,只是在半决赛与日本队一战中丢掉一分。于洋认为:“队员们的整体发挥很正常,技术运用、状态调整都不错。”对于半决赛丢掉的一场球,于洋觉得很正常:“客观来说,我们队员的实力还是要好一些,但比赛不能用绝对实力去衡量最后的胜负。竞技体育是多变的,意外很多,所以输赢也很正常。另外,这是青少年比赛,年轻运动员在比赛中心态的调整,尤其在关键场次、关键分的时候,他们还不能像成熟队员做得那么稳定。比如这次输给的日本选手,在之前的比赛中我们的队员对他们是胜多负少,但这次团体半决赛时他们赢了我们,就是这个原因。在青年赛中,什么结果都可能发生。”

中国男双此次共派出3对组合参赛,在单项赛中全部进入8强,郑思维/何济霆最终问鼎;混双同样派出3对选手,其中郑思维/陈清晨与何济霆/杜玥会师决赛,最终郑思维/陈清晨摘得金牌。对于这样的结果,于洋说:“从比赛过程来看,我们的队员可以会师、夺冠,主要是我们的整体实力比对手要强一些。当然,比赛中他们也会犯很多错误,如果大家看了比赛就会发现,有些细节我们的队员做得还不够严谨,关键分抓得还不够紧。但我觉得这是这个年龄段队员们的正常情况,在这个阶段,出现这些问题是正常的。我们就是要让队员们在比赛中发现问题,才能更好地调动他们自己去寻找解决办法,更好地和教练达成共识。下一步,年轻队员的训练重点会有一些侧重。首先,根据目前世界羽毛球双打的发展趋势,中前场的争夺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们的年轻队员要加强发接发的能力;其次,他们之后参加成年比赛的机会将越来越多,所以他们在提升整体实力的前提下还需要突出特长,练就自己的‘杀手锏’。”

对于国外选手的表现,于洋的评价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国外的双打选手还是保持了他们原有的特点,比如印尼的发接发、中前场技术,韩国的攻防实力等,应该说大体上没有什么明显变化。但是,大家都把自己的优势看得很重,坚持得很好。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同样要先保持自己的优势,在此基础上去突破、去提高。”



陈清晨(左)/郑思维混双实现三连冠

潘攀(女双二队主教练):队员的精神状态令人满意

无论是成年赛事还是青年赛事,女双一直是中国队的王牌项目。在本次世青赛的比赛中,女双在混合团体赛中保持全胜,单项赛中实现冠亚军的包揽。对此,主教练潘攀并没有表现得很兴奋:“这样的成绩在我的意料之中。其实,从整个比赛来看,包括亚青赛,女双在团体赛中都没输球,单项赛中也实现了决赛会师。可以说我们的实力现在还是领先于其他国家的。尤其是团体半决赛对阵日本,女双陈清晨/贾一凡在决胜场能发挥得那么好,确实从技术和心态上来说我们是有优势的。”对于混双会师,潘攀认为有一定的外在因素:“郑思维/陈清晨在实力上有优势,获得亚军的何济霆/杜玥能力没有那么强,但也很有实力,他们的会师让队里很开心。但是,这次世青赛有一对韩国的主要对手没来,所以我觉得混双这次的锻炼价值稍有欠缺。”

在前几届世青赛中,虽然中国队在女双和混双上都有优势,但也暴露出后备力量欠缺的问题。比如黄凯祥、陈清晨、郑思维都经历过从混合团体小组赛开始就身兼两项、一直打到单项赛决赛的情况。好在经过几年的调整和培养,这一窘境得到了不错的缓解。潘攀说:“队伍的厚度问题我们现在会好一些,像陈清晨、郑思维参加了好几次世青赛,对比赛的熟悉度、体能的分配等已经很有经验。同时,后面的队员也具备了很强的实力,让我们在比赛中能有更多的选择。”以本次团体赛为例,中国队的3对女双全部出场。潘攀介绍说,考虑到不同的对手以及兼项队员的体能,团体赛时女双在排兵布阵上更加多样,这也体现出了我们女双实力的雄厚。

本次世青赛前,中国队二队双打组到成都进行了为期一个月封闭集训。集训期间,有针对性地给队员们模拟了很多比赛中可能遇到的困难,集训效果在世青赛上得到了很好的展现。潘攀说:“陈清晨/贾一凡夺冠可以说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困难;杜玥/李茵晖(本次女双亚军)在半决赛时暴露出不够冷静的问题。不过总体来说,我对队员们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尤其在关键分时表现出的精神状态。说实话,这个年龄段的队员打到关键分,你再让她头脑很清楚地去想战术、执行战术,那是不现实的,这个时候就是比谁敢拼、敢冲,谁的精神状态更积极。我们的队员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这也是本次比赛我最满意的。”

从年龄来看,本届世青赛结束后,陈清晨、贾一凡、李茵晖3名女双主力的青年赛生涯就结束了。2016年的青年赛,有足够青年赛经验的只剩杜玥一人,而她也无疑会成为2016年中国女双在青年赛上的领军人物。潘攀说:“杜玥是有实力的,但相比于现在的陈清晨,她在能力、经验、抗压能力、领袖气质等方面仍需要加强。对于女双来说,我们的后备力量不少,但要居安思危,早做准备,因为在1998年这个年龄段上国外有几对不错的选手,他们会是我们未来几年在青年赛上的主要对手。中国女双要想继续保持现在的优势,就要早做准备。”

《羽毛球》2016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秘鲁世青赛:单打双打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