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水国际挑战赛:大手笔的“小”比赛

陈书佳   2016-05-08 19:38:40


文/ 陈书佳 摄/ 伍晗

1月19日至24日,第三届陵水国际挑战赛举行。中国选手包揽全部五个项目的冠亚军,成为赛事历史上的第一次。


李永波为混双冠亚军颁奖

实力稍逊事出有因

在陵水雅居乐体育馆贵宾区外,有一面特别精心装饰过的墙面,上面是陵水挑战赛前两届比赛的五个单项冠亚军选手的手印。其中,2014年男单冠亚军是乔斌、日本选手坂井一将,女单是刘鑫和惠夕蕊;2015年男单冠亚军是中国香港选手伍家朗、魏楠,女单是日本奥原希望、中国小将陈雨菲。

陵水国际挑战赛,是世界羽联级别较低的国际赛事,但前两届仍旧吸引了不少好手参赛。今年的比赛被列为里约奥运会积分赛的一站,创纪录的有15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赛。要不是已经报名的委内瑞拉的选手最终未出战,真如裁判们调侃的“有人的大洲都来人了”。但是,球员所在的地区虽然是最广的,实力却不如往届。赛事裁判长刘茜老师这样解释:“首先,作为奥运积分赛的一站,同期有稍高级别(第三级)的马来西亚大师赛进行,积分会高于陵水挑战赛,所以不少选手会放弃陵水选择马来西亚赛;其次,这项在中国的比赛吸引了不少中国选手参赛,虽说不全是国家队一线选手,但青年队甚至省队球员也实力不俗,让其他国家和地区选手打不出好成绩,赚不到积分,人家也就不来了。”

近年来,作为亚洲A级裁判长的刘茜老师多次在亚洲各国的赛事担任裁判长,很有发言权。她表示,在陵水挑战赛出现的情况并不是个别现象。作为羽毛球强国,不只是中国,包括印尼和马来西亚都有这样的问题,当地稍低级别的比赛多是以锻炼自己的年轻队员为主,级别与水平的不相符“吓跑”了不少外国选手。反观另外一些羽毛球欠发达地区,情况则完全相反。比如蒙古,他们同级别的赛事总能吸引很多选手,甚至会出现“一席难求”的“盛况”。

内战决赛同样精彩

本届比赛战至半决赛,五个单项全部10场比赛中,只有一场男双和一场混双有两对非中国选手。来自新西兰和荷兰的男双组合博世/戴维斯参加了男双半决赛,他们0比2不敌王斯杰/朱俊豪。赛后,31岁的博世表示,他们能来是有特殊原因的。“我在台湾的一个俱乐部担任教练,这次来参赛是因为我们的赞助商在中国,而且突然有3名队员来不了了,我才作为队员参赛的。”教练“客串”了一回队员,而他的队员则端坐场边,也同样“客串”了一回场外指导。

进入决赛,五个单项全部都是中国内战,说是国际赛,其实更恰当地描述更像是“中国青年锦标赛”。没有一队的顶尖选手参赛,主角是二队以及各省队的选手。最终,林贵埔获得男单冠军,惠夕蕊获得女单冠军,男双冠军为实现三连冠的王懿律/张稳,女双冠军是贾一凡/陈清晨,混双冠军是王斯杰/陈露。

决赛全是内战,整体实力较往届有降低,但并不等于不精彩。女单决赛,惠夕蕊与高昉洁打满3局,高昉洁险些上演逆转的戏码。惊险夺冠的惠夕蕊说:“今年的水平没有去年高,去年我输给了奥原希望。决赛不好打,因为我们彼此很熟悉,她是年轻队员,上来就冲我。打第二局的时候,总是打出界,而且她又不停地杀,我一直落后,然后输掉了。第三局也是一直落后,我都不抱希望了,最后能赢,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花费心思年年进步

比赛精彩,球迷自然看得过瘾。别看赛事级别不高,举办地只是一个自治县,能够容纳约2000名观众的体育馆,每天都有不错的上座率,第一层看台总能被坐满。当地人爱看球,也会看球。球员在场上打得热闹,球迷在场上讨论得也热闹。就算是内战,观众也会为双方球员呐喊助威,场面一点都不冷清。而且,正因为场馆不大,观众与球员相距不远,场上的比赛与场下的观众相呼应,现场氛围很是不错。

场外,当地主办方在赛事宣传上也颇为用心。体育馆入口处,按照羽毛球击球动作制作了5个真人高度的模型,供球迷合影拍照。分散在售票处外的机器猫、蓝精灵等卡通充气玩偶,则是另一个颇受追捧的合影对象,包括工作人员、志愿者都争着拍照,并且分享到朋友圈。

这些新的景观设计是过去两届比赛没有的,连续三届参与赛事的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工作人员丁可对赛事的演变很有感触:“第一届来的时候,外面什么都没有。像今年场外的景观布置,并不是我们要求的,他们自己想到了就做了。”加上从首届比赛延续至今的“手模”仪式,即五个单项的冠亚军都要在决赛后留下手模作为纪念,以及颁奖仪式礼仪小姐均身着黎族传统服饰,并且为冠亚军选手赠送黎锦,都给赛事烙上了清晰的“陵水风格”,让它在众多比赛中辨识度很高。此外,丁可还介绍,当地的赛事承办方也很配合,有问题进行沟通后,他们总会积极改善。为了更好地服务比赛,赛事的志愿者都是从海口找来的大学生。“总之,这项比赛真是一年办得比一年好。”这并不是自夸,来自新加坡的裁判长到了场馆,就拿着手机四处拍照。在他眼里,一项挑战赛级别的比赛能够办成这个样子,实在意外。

就宣传、接待的“软实力”而言,陵水挑战赛可以匹敌大师赛级别。只是,受限于陵水雅居乐体育馆这一“硬件”,座位太少,且没有专门的热身场馆,它无法承接太高级别的赛事。“不过,就这个水平,办个黄金赛,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丁可的这一说法,几乎是所有专业人士的一致看法。

陵水挑战赛期间,正好赶上中国羽毛球队在陵水进行封闭性冬训。比赛期间,国家队总教练李永波、乒羽中心羽毛球二部部长冯平善等多次到现场观战。碰到女单半决赛、决赛这样的高水平“中国内战”,国家队各单项教练也到看台观看队员表现。

决赛那天是周日,国家队放假不训练,下午的决赛吸引了不少国手到场。刘茜老师回忆,去年的比赛也正好在国家队集训期间,因为决赛有不少外国高手出战,国家队就曾经“组团”前来观赛,还专门为他们拉开了内场的活动座椅。

一项挑战赛级别的“小”比赛,有中国队高水平选手参加,有当地承办方的用心策划宣传,有国家一线教练队员的现场关注,在全世界范围内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女单决赛高昉洁在比赛中


女双冠亚军赛后留下手模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陵水国际挑战赛:大手笔的“小”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