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林:享受羽毛球的“朋友圈”

杨弋非   2016-05-08 19:39:14


文/ 杨弋非

1992年,陶林在北京南城的玉蜓桥附近开了一家餐厅,名为玉桥餐厅。那时的陶林,对羽毛球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忙着笑迎八方来客。

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对体育不感冒的陶林,把自己餐厅的位置选在了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员公寓的街对面。餐厅开业后的8年左右的时间里,国家队各个项目的“大腕”都不止一次光临过他的餐厅,其中自然少不了羽毛球名将的身影。只不过当时的陶林并不知道他们是谁,见到也叫不出名字,只是客气地迎上前去:“又来了,今天吃点什么?”

2000年,陶林机缘巧合地从网球场“转战”羽毛球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曾经餐厅里的熟客瞬间变为“偶像”,从那以后,陶林与羽毛球队员之间除了老板与顾客的关系,还多了一层偶像与粉丝的情结。再后来,队员们见到他,都会热情地喊上一声“陶哥”。

再后来,陶林组织了一个“玉桥羽毛球”队,每周两次活动开展得热热闹闹。

陶林说,自己喜欢羽毛球,更喜欢通过羽毛球建起的朋友圈。

近水楼台学艺路

在打羽毛球之前,陶林在20岁出头的时候是投身于网球事业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打网球的人不多,好不容易找到几个球友,隔三差五就来个“因故缺席”,这让陶林屡屡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时间久了,他不免有些郁闷。这个时候,朋友给了他一个建议:“要不你去打打羽毛球吧,那边人多。”

就这样,当时年过30的陶林“被迫”拎着球拍走上羽毛球场。和网球同样是隔网项目的羽毛球让他找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也让他觉得有网球的功底,打起羽毛球也不会太差。谁知首战遇上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但已经有十余年球龄的女士,陶林本以为凭自己体能和力量上的优势压制对方,谁知比赛过程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对方各种控制、停顿、假动作,让陶林在场上不仅有劲使不上,而且不一会儿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大口喘着粗气,成为陶林对羽毛球的第一印象:“这玩意比网球累多了。”

刚打羽毛球那段时间,屡战屡败让陶林不免有些心灰意冷,不过向来不服输的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在球友的帮助下,他开始学习。球友们说他击球的时候转腰转得太多,他就开始观察其他人的动作,慢慢把这个在网球场上的习惯发力动作改了过来。刚打球的时候,陶林的移动步法还是网球的路子,少了些羽毛球的轻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脚步太重。那时正是他初尝羽毛球乐趣的“痴迷期”,每周最起码打5次球,场馆的工作人员经常和他开玩笑:“你一走我们就得换地板,全被你踩坏了。”

陶林说:“其实真说不出为什么就喜欢上羽毛球了,反正感觉打完就是过瘾。每一个出球、每一次杀球,感觉都能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很痛快。”

陶林对羽毛球的痴迷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2007年前后,他因为打球动作不正确,再加上打球过于频繁,出现了业余球友常见的“网球肘”。对于这种症状,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休息,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这可把陶林憋坏了,实在忍不了,他做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举措:到医院打了封闭针,然后继续打球。要知道,封闭针只是暂时让人感觉不到疼痛,对伤处并没有治疗的功效,专业运动员打封闭针往往是不得已,这样的后果很可能导致伤情加重。可陶林还是那么做了,还乐此不疲地做了两次,他说:“没办法,憋不住啊。”

打球一旦上瘾,很自然就会想到进步,陶林也不例外。相比于其他球友,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那些球友心中偶像级的队员经常会“乖乖”走进他的餐厅。这个时候,陶林就化身小粉丝,一边为队员们点菜上菜,一边趁机请教个一招半式,队员们也愿意和这个球迷聊一聊。也是从队员的建议中,陶林找到了自己打球的方向:“队员和我说,我当时的岁数,加上业余爱好者的身体素质,不需要采用多专业的训练手段,手上技术多练练,脚底下多跑跑,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自己跑顺了就好。我想想也是,咱也不图什么冠军锦标的,打打球,开心健康就好了。”

除了技术,陶林还愿意“打听”一些战术方面的事。2008年奥运会后,国家队功勋教练汤仙虎到餐厅吃饭,陶林就抓住机会向汤导请教:“奥运会决赛第一局结束后,您和林丹说了什么啊?感觉他第二局打得更好了。”汤仙虎告诉他,自己让林丹在控制网前的时候也要加速,给对手压力。听到这些,陶林虽然很清楚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到如此高度,但就像看一场顶级文艺演出一样,可以陶醉其中。

开放正规的俱乐部

陶林刚开始打羽毛球的时候,羽毛球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普及,虽然也零零散散有了一些羽毛球俱乐部,但是无论人数还是组织都远没有达到现在的水平。俱乐部一周能组织一次打球那就很不错了,但是这样的情况满足不了陶林“一周五练”的需求,于是,他参加了很多个俱乐部,经常在多个俱乐部之间来往。

2004年,这些小规模松散的俱乐部渐渐失去了活力,很多面临解散。大家一合计,就希望借着陶林的人脉和玉桥餐厅这个据点,把这些球友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新的俱乐部,陶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陶林说:“对于我来说,组这个俱乐部的初衷不是要取得什么成绩,就是为了这一批志同道合的球友能经常聚在一起打打球,聊聊天,大家开心就好。”就这样,玉桥俱乐部成立了。陶林还邀请了和自己私交很好的原厦门羽毛球队队员李北担任俱乐部的教练,让大家在快乐的同时,也能专业、健康。

陶林是一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俱乐部成立后,他马上制定了明确的规章制度,规定好活动时间,所有人不得无故缺席,实在有事来不了,必须提前请假。为了给俱乐部营造更好的活动氛围,他还专门到国家队训练馆租了对外开放的场地,作为俱乐部活动的场地。因为硬件设施一流,国家队训练馆场地的出租费用不低,这对于一个业余俱乐部来说,实在是有些奢侈,不过陶林却觉得值:“要想体会羽毛球的快乐,那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场地也是一样,要感受羽毛球就得要好的场地。就像喝茶,喝惯了好茶,再去喝差一点的,那就不是个味了。”

俱乐部走上正轨,会员们也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打得不亦乐乎。开始的时候,陶林和他的球友们采取的是“闭门造车”的模式,打来打去就是内部竞争,时间一长,也自我感觉不错。可后来一次朋友相约,玉桥俱乐部到当时刚刚投入使用的北京工业大学体育馆打了一次交流赛,结果惨败。这让陶林转变了俱乐部的发展思路,开始主动“走出去”,和越来越多的球友交流、比赛。渐渐地,属于他自己的羽毛球朋友圈越来越大。

在陶林看来,俱乐部不仅仅是交流打球的地方,更是大家认识朋友的场所。球场上相见,互相切磋,各有所得,其乐融融;走下赛场,围坐一起,美食美酒不亦乐乎。陶林说:“如果大家的交流只是在羽毛球场上,下场就没联系了,这样的俱乐部不会很团结。我要让我们的俱乐部以打球为纽带,然后让大家坐在一起聊更多的东西。比如说我喜欢美食,那就请大家到我的餐厅一起吃个饭,这样挺好。”

如今,陶林和球友们的玉桥俱乐部办得红红火火,也有不少球友慕名加入。陶林给他们设了个标准,不是高手不让进,高手的标准就是起码要能打过陶林自己。在陶林的影响下,自己的爱人、儿子也迷上了羽毛球,儿子去美国读书,还专门带了一整套羽毛球装备。陶林到美国去看儿子,儿子还在当地专门给老爸安排了一个球局,陶林的羽毛球朋友圈已经扩到了大洋彼岸。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陶林:享受羽毛球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