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娇:向一流选手进发

杨弋非   2016-05-08 19:11:23


文/ 杨弋非 图/ BADMINTONPHOTO

何冰娇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接受媒体的采访,是在2011年城运会之后的假期中,那次也是接受《羽毛球》杂志的采访。采访是通过电话进行的,电话采访的时候,何冰娇正在常州的一个游乐园玩得不亦乐乎,但是在电话里回答问题的语气,有紧张、有陌生、有兴奋、还有害羞。

5年后,何冰娇已从初出茅庐的小孩,成长为在国际赛场展现自我的希望之星。5年的时间里,何冰娇经历了亚青赛、世青赛,经历了青奥会,经历了进步,也经历了挫折。何冰娇说:“我也感受到自己成长了,没有过去那么幼稚了。”但5年的时间,也没有让何冰娇完全改变,现在的她接受采访时还是会紧张,生活中还是喜欢得瑟,喜欢没心没肺。

年少成名路

“少年成名”,应该是形容何冰娇最好的词语。2011年在江西宜春举行的全国城市运动会上,在众多国家队队员都参赛的情况下,年仅14岁的何冰娇异军突起,收获了女单亚军。站在领奖台上,何冰娇有些不知所措,还害羞地吐了吐舌头。要知道,当时何冰娇由于岁数不够,还没有正式进入江苏省羽毛球队。

城运会上的突出表现,让何冰娇很快接到了国家青年队的集训通知。这是14岁的她第二次接到青年队的通知,只不过那时的她因为有伤,所以决定放弃这次机会。何冰娇说:“当时没有觉得可惜,因为之前去过一次,感觉在青年队那个年纪,青年队和省队的水平差距不是很大,不像成年队这样。所以我觉得留在江苏,只要自己认真训练,就不会落后其他人太多,而且还能好好养一下自己的伤。”

何冰娇没能去青年队是由于她膝盖和手肘的伤势,膝盖的伤势还算正常的疲劳伤,可手肘的伤势却对她的影响很大。由于自身力量偏弱,加上步法还不是很合理,何冰娇在训练比赛中用了过多的反手击球,让手肘承担了过重的压力。

之后3个月的时间,何冰娇只能练习腿部的力量和步法,上肢的力量为了养伤全部停止。每天在场边重复着枯燥的动作,看着队友们在场上打得兴起,何冰娇那叫一个痛苦。好不容易等到伤愈可以上场了,何冰娇那叫一个欢实。虽然“久别”赛场让她在场上打得并不好,不过她却不在乎:“能打球的感觉就是好,打得多臭没关系,就是觉得只要能打球就是好玩的。”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凭着这种对羽毛球最简单的喜欢,何冰娇快乐而迅速地在羽毛球道路上前进着。2013年年初,何冰娇再次入选国家青年集训队。没练多久,她就在一次和国家队二队的调赛中表现出色,留在国家队训练,准备接下来的亚青赛和世青赛。这让何冰娇很开心,可开心的原因仅仅是简单的“可以出国了”。在这两次比赛中,中国队都收获了混合团体冠军,何冰娇也在女单赛场上收获两枚铜牌。之后的3年,何冰娇逐渐成长为中国青年队中女单的绝对主力,帮助中国队从2013年开始,连续3年拿到了亚青赛、世青赛的混合团体冠军,尤其是在2015年。

2015年,是何冰娇能够参加青年赛的最后一年。和大部分运动员一样,对于自己职业生涯的这个“里程碑”,她看得很重:“最后一次青年赛,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混合团体赛小组赛,何冰娇保持全胜。进入淘汰赛,队友们的强势表现让何冰娇一直没有得到上场的机会。一直到半决赛,何冰娇才在淘汰赛阶段第一次出场,而这个时候的她,压力远远超过了上场的兴奋。因为在和日本队的这场半决赛中,前三场比赛,中国队大比分1比2落后,能否反败为胜,何冰娇的女单至关重要。她的对手是川口纱绘乃,在当年的新西兰公开赛上,何冰娇就输给过这个对手。而世青赛在如此情况下再次相逢,何冰娇感觉内心是崩溃的。

何冰娇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世青赛,我不想留遗憾。而且这些年中国队没有丢过世青赛团体冠军,这场球如果我输了,团体就输了,压力很大。在我心里,团体赛一直是最重要的。”何冰娇喜欢打篮球,她喜欢那种团队合作共同胜利的感觉,而在团体赛中,她更能感到集体的力量,同时也更想担负起团队的责任。

比赛开始,何冰娇打得很艰苦,和她过去同日本运动员交手一样。可这次和过去有所不同,过去遇到多拍相持或者体能下降,她总会坚持不下来,而这一次,在内心对团队荣誉无限向往的坚定信念中,何冰娇顶了下来,拿下了这关键的一分。中国队最终反败为胜,挺进决赛,并最终收获冠军。何冰娇用这样一次比赛,昂首告别了自己的青年赛时代。



“恩怨”日本队

何冰娇的青年赛时期可以说成绩优异,团体赛以主力出场未丢过冠军,她自己也没有输过一场比赛,这样的成绩值得骄傲。可是在单项赛场上,何冰娇却留下了不少的遗憾。

2013年亚青赛,是何冰娇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在那次比赛中,她输给了泰国选手布桑兰,落败的原因是不自信。比赛前,惮于对方的名气,何冰娇有些未战先怯:“我不是说没有信心和她较量,而是没有信心去赢她。我做好了去拼她的准备,但信心上的欠缺让我还是差了那么一口气。”

和布桑兰的较量,何冰娇意识到了自己有能力去和同年龄段的高手竞争,但在心态上,却始终差那么一点。她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并且在之后的训练中有意识地改进。何冰娇的进步很明显,只不过从那时开始,何冰娇就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苦主”——日本女单。

以世青赛为例,2013年,何冰娇输给了当年亚青赛冠军大堀彩;2014年,输给了山口茜,而且是在第一局拿下、第二局开局6比1领先的大好形势下。如果说这两名对手还算小有名气,失利还算可以理解,2015年世青赛,何冰娇输给了仁平菜月,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日本选手在世青赛前和何冰娇交手过两次,全部告负,可在世青赛上,她亲手把何冰娇争夺世青赛冠军的最后机会给抹杀了。

在何冰娇看来,日本女单选手确实是她最不好打的对手:“日本女单跑动能力和相持能力都很强,最重要的是在相持中她们很少失误。而我就会有失误,这样打着打着,自己就容易着急。而且日本女单的战术执行力非常强,只要她发现你这场球的弱点所在,就会非常坚决地盯着你的弱点打,即便失误多了也要执行下去。一旦被她们盯上,没有超强的实力和心理素质,真的很难摆脱。”

何冰娇对日本队员最精彩的一次胜利,无疑是在2014年青奥会的决赛中2比1击败山口茜。回忆起那场球,何冰娇还是心有余悸:“之前和山口茜的比赛,就能感觉她在场上的加速能力比我强,尤其打到关键分的时候。青奥会是在南京举行,在我的家乡,全场观众都给我加油。在这样的氛围下,再加上我本身的性格就是‘人来疯’,我才拿下了比赛,很艰苦。如果单纯比较实力,她还是比我强的。”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面对场上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的日本选手,场下的何冰娇却很乐意和她们有更多的交流。2014年亚青赛,何冰娇和日本的大堀彩都在1/4的比赛中输了。之后,何冰娇看到了大堀彩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看台上,虽说眼睛看着赛场,但眼神却很迷茫。一时间,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情绪涌上何冰娇的心头,她很自然地走过去,用不太纯熟的英文对大堀彩说:“你没事吧?”大堀彩微笑着回了一句:“我很好,谢谢。”一次简单的交流,让两名年轻队员成为了朋友。之后每次比赛只要见到,两人都会很热情地打招呼,互相赠送小礼物。如果没有比赛,那就通过社交软件联系,虽然这当中少不了对翻译功能的应用,但两人一直乐此不疲。而且何冰娇喜欢动漫,这也让两个小姑娘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何冰娇说:“我觉得和不同国家的队员交流,能学到不同的东西。比如大堀彩就是那种场上很凶、场下很安静有礼貌的人,这就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应该达到的境界。”

境界定高度

2016年2月的亚洲团体锦标赛,也是2016年汤尤杯的预选赛,这是何冰娇第一次入选中国队的参赛阵容。一直到决赛前,中国队都打得很顺利。决赛中,作为队伍的三单,何冰娇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她相信,凭借队友们的强大实力,在这场和日本队的比赛中,轮不到自己上场,中国队就能拿下比赛,“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比赛会很快,一分、两分、三分,好了,我们夺冠。”

可比赛的进程却没有何冰娇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一单打和第一双打,中国队连丢两分,已到了悬崖边。此时的何冰娇虽然想法有了变化,但还是对队友充满信心:“当时想的就是我的队友们一定能赢,然后我上场去拿冠军。”

凭借第二单打和第二双打的强势表现,中国队和日本队的冠军争夺战来到了决胜场。何冰娇在本次比赛中第二次出场(第一次是在小组赛对中国香港队)就要面临如此重压,这是她自己赛前没有想到的。她的对手是日本的桥本由衣,在2015年澳门公开赛上,何冰娇险胜对手。可此番再次相遇,何冰娇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她是日本队的,我打日本队的都不好打。”

上场之前,教练并没有和何冰娇说太多,只是让她放松打。谁知这个小丫头“执行力太强”,一上场就放松地被对手打了一个1比6!决赛的决胜场开局,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中国队的教练员运动员都紧张起来。何冰娇说:“真的是太放松了,就是出完球之后没准备,不连贯。”好在14岁就在全国比赛经历了锻炼的她有着比同龄人更丰富的经验,能够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提醒自己。何冰娇静下心来,提醒自己要紧张起来。比分差距慢慢被缩小,何冰娇后来居上先下一城。第二局,完全进入状态的何冰娇打出了酣畅淋漓又气势十足的进攻,迅速拿下。就这样,何冰娇在自己第一次参加成年团体赛的经历中,在自己最为看重的团体赛中,为球队立下了大功。

说到成年赛场,近些年何冰娇也不乏亮眼的成绩。2013年的越南大奖赛、2015年的中国大师赛、2015年的印尼大师赛,何冰娇都拿到了女单冠军,而这段时间的她还只属于青年赛年龄范畴的运动员,在国内同年龄段的选手中也算出类拔萃。然而,和国外选手相比,何冰娇和她们的差距还很明显,比如那个和何冰娇从世青赛打到青奥会的山口茜,比如那个1995年出生但已经收获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总决赛冠军的奥原希望。

对于中国羽毛球队来说,要的不仅仅是优势,更重要的是持续优势。如今,中国女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局势,而被视为后备力量主力的何冰娇自然成为教练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只不过何冰娇的表现不太让教练们满意,用她自己的话说:“被批评已经是我训练的一部分了。”

教练员对何冰娇的评价是“不踏实、不够刻苦”,何冰娇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她说:“我对自己的要求确实不够严格,应该说就是境界不够。比如说我们组的三个大姐姐(李雪芮、王仪涵、王适娴),看到她们每次训练都那么刻苦,原来我都理解不了。我一直觉得,只有我们这样的没成绩的人才需要刻苦训练,她们成绩都那么好了,却还那么认真。而我是有时候训练累了,就各种找借口让自己休息。说实话,我的境界确实没有她们那么高,但是我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做。我不能理解她们,但是我可以学习她们。简单地告诉自己,要想取得她们那样的成绩,就要像她们那样努力投入。”

何冰娇的梦想是有一天也能像同组的三个大姐姐一样,达到世界一流高度,向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进发。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何冰娇:向一流选手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