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狮网羽集群:从“大制造”到“小制造”

崔衎衎   2016-05-08 19:12:47


文 / 崔衎衎

我真的差点忘记了,除去20年前曾经短暂的“福建财政第一县”、“全国十强县”等光荣头衔,这个与晋江接壤的石狮其实还有着更为辉煌历史:亚洲最大服装城、福建综合改革试验区、著名侨乡。

在我们对面坐着的万力龙负责人蔡平先生,就是石狮本地人。1984年实施改革开放战略后,网羽制造技术由海峡对岸输送到石狮、厦门、东莞,向北延伸到浙江富阳、江苏扬州、宿迁,形成闽粤苏浙四大网羽产业集群。从1992年起,蔡平就开始浸泡在亲戚的老国企——石狮市永宁羽毛球厂里学做事。这个厂后来走出来了当今网羽行业中很多成功的老板,如伟仕的陈存义、凯胜的老板王平东等人。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石狮曾与深圳、珠海、厦门、泉州、晋江并列在一起,是中国开放的象征,是未来繁荣中国的代名词。不过,2000年之后,国家政策的改变,对于石狮、汕头等长期的“黑色经济”城市的容忍走到了尽头,石狮又不断地寻找着一轮又一轮的产业新定位,因此也并未走进过GDP的低谷。

1995年至1996年,石狮就有人专门做YONEX的“生意”:一支拍子以32元成本“生产”出来,进货批发价60元左右,一票货市场上一倒手,便可以卖200多元一支,中间商获得300%的巨大暴利。那时信息闭塞,A货、B货的概念大家都不懂,也没有几个人见过YONEX的真货。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石狮出厂的仿冒品牌、低端球拍的成本居然比东莞的还便宜。

23年后的2015年,当我们来到石狮时,蔡平告诉我们,石狮不幸又赶上了最近一轮的实体制造业危机,并进入了强制性淘汰阶段,首先被冲击的是服装行业。

过去的30年,石狮的网羽制造业和石狮的其他制造行业的模式很相似,主要依赖四个因素确保运营利润。第一,这里的土地相对长三角、珠三角便宜;第二,这里的劳动力相对浙江便宜;第三,当地政府给予各种各样的税收减免,加之企业的一些合理避税;第四,对环境保护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但现在如果企业还想靠这四个方面来赚钱,一定会被淘汰。很多企业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受限过去的成功模式造成的。

不论在珠三角还是富阳集群,乃至厦门、石狮集群,大多网羽行业企业共同面临着制造型企业正面临的三大普遍问题:依然居高不下的渠道成本和传统经销模式;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尤其是羽毛球拍的产能过剩,带来了严重的库存积压与随之而来的仓储费用;品牌无感、僵硬营销。除了YY、VICTOR和李宁三大品牌之外,上千家企业争夺不到10%的市场份额,却又很难形成品牌差异化优势。

不过,从力远到万力龙的走访,却让我们看到了未来中国网羽制造业转型的一个新方向。

第一是“再定位于专业品牌”,即专注于一个专业品类的领域,深耕细作,网羽行业的从业者并不认大众品牌,而是信奉专业品牌,尤其在配件领域更为明显;第二是“信息化再造新的流程”,运用信息化手段再造企业内部所有的流程,包括生产线、仓储、供应链、财务等流程,同时用信息化的手段,在新媒体环境下,再造和消费者之间的“粉丝”关系;第三是“从大制造到小制造”,在前二者的基础上,果断放弃那些利润率薄、劳动密集型的产品类别,将注意力放在利润率有保障、市场竞争对手相对较少的“小制造”上,如穿线机、网线、柄皮等,打造新实业。

羽球拍的线比拍对生产工艺的要求更高,这或许与普通人的认知不相符合,但就是事实。羽拍的生产主要依靠工厂管理提高产品品相,但线的核心技术还没有完全被内地生产企业所掌握。

万力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前身是石狮亿龙线业制造公司,创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坚持为中国网羽市场提供高品质的网羽用线。2013年,为了适应更高的市场需求,亿龙公司整合国际资源,成立了万力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并成功收购国际网羽品牌——美国阿尔法,开始由一个专业的网羽用品配件生产商向综合品牌运营公司延伸。

蔡平告诉记者,羽毛球拍的生产更多讲究的是工艺和生产管理,球拍的生产材料都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好的工厂在球拍成型之后对于球拍的磨砂、钻孔等环节管理更加细致。线则不一样,“我们所有工厂的标杆就是日本的尤尼克斯。”蔡平略带遗憾地说。目前没有一家内地企业能够做出一条达到日本网羽品牌尤尼克斯水平的线。

记者走进万力龙的工厂,在羽拍线的生产车间只有两位工人坐在一旁监管流水线,车间内机器轰鸣,一盘盘丝线在机器的自动操控下进行着织线、包裹树脂、凉水降温、绕线等流程,已经实现了全机械化生产。

据了解,在我国另一个网羽产业集群浙江省富阳市上官乡,80%的羽拍线都由万力龙公司生产。由于富阳地区羽拍产量巨大,中低端的线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但低端产品的利润率也较低,主要依靠走量维持利润,一支铝制球拍一条线的价格可能只在3到5毛钱。

如何生产出科技含量更高的产品始终是蔡平思考的问题。“如果我们发明一条线,能达到尤尼克斯这种标准的技术含量,那我们就只需要专心做这一条线就可以了。”蔡平如是说。

作为我国网羽产业集群之一,和大多数行业的发家史一样,石狮永宁网羽集群也有一段野蛮生长的历史。蔡平告诉记者,永宁网羽企业最初依靠贸易起家,很多厂商最开始都是生产仿冒产品,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才慢慢转向做自己的品牌。目前整个石狮永宁地区大约有两百多家网羽企业,涵盖了网羽生产的零配件和上下游产品生产制造,但其中真正做自己品牌的不多,万力龙是其中一家。

和浙江富阳上官乡主要占据产业的低端部分不同,从仿冒高端品牌走向自主生产的石狮网羽企业,在整体产品定位上卡位中档,产品定位高于主要用于酒店赠送或者超市出售的“一次性球拍”,在产品的专业性上有一定的保证,但还不及尤尼克斯、李宁等品牌的产品标准。

纵观整个网羽市场,蔡平坦言其实最难做的就是球拍。在中国市场,羽毛球拍的市场需求量虽然非常大,但是90%都被尤尼克斯和李宁占据,剩下的10%由一万多个本土小品牌划分,竞争十分强烈。目前,石狮永宁地区的网羽企业大部分还处于贴牌代工阶段。

“现在配件销售还是很不错的。”蔡平告诉记者,在比较专业的运动人群中,消费者会根据自己的需求有针对性地选择羽拍配件,这就包括了线、手胶、吸汗带等产品,这些损耗品在整个网羽市场中也占据了相当一部分销售份额。

目前,整个石狮永宁地区的网羽企业正面临转型,原来以生产仿牌为主的小厂因为国家打击假冒产品的力度加大,生产难以为继,对本地的整体产业造成了一些影响。不过,在蔡平看来,这种产业的暂时回落却是一个好现象,借此机会,一些小规模企业会被市场淘汰,而剩下的必须面临转型和升级改造,找准自己的路才能生存下去。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石狮网羽集群:从“大制造”到“小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