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之夜,国羽大联欢

陈书佳   2016-05-08 19:13:30


文/ 陈书佳 摄/ 张政

国家队的春晚是有传统的,以往多是在农历新年以前,全体运动员和教练员一起表演节目。经常,主持人由央视的名嘴担任,演出当中还有很多明星客串,规格丝毫不亚于电视台的综艺晚会。

时隔四年,国家队春晚“回归”,其实,更准确地说是“元宵晚会”。晚会的时间之所以从年前推迟到了正月十五,是因为国家队始终无法“团圆”。今年是奥运年,各个单项征战在各项赛事中抢分,全队直到正月十五才算是凑齐了。

节目众多 品类齐全

元宵节晚会的时间安排在陵水集训期间,虽说集训时间是40天,但是中间有羽超季后赛、马来西亚黄金赛、泰国黄金赛和亚洲团体锦标赛等,国家队直到集训临近结束才把全队人马全部聚在一起。

晚会的时间定在2月22日元宵节当晚8点15分举行,这天正好是周一。就在前一天, 亚洲团体锦标赛刚在印度海德拉巴结束。包括王适娴、于洋、唐渊渟等队员搭乘22日凌晨2点多的飞机,经停香港后回到海口,然后再搭乘高铁返回陵水。晚会开演的时候,这些队员几乎是24小时连轴转没休息了。

考虑到此次晚会筹备时间短,并且很多时候球员不齐,队里规定每个单项组两个节目,但特别强调“不能两个都是唱歌”。并且,教练组单独表演节目。过年前,得到筹备任务之后,各组就进入倒计时。

首先是确定节目的类型。面对两个节目的任务,男单组保留了唱歌这个简单的节目,由林丹率领一众师弟献上一首《超越梦想》。那,剩下的那个节目呢?男单组的乔斌想起自己看过的一个小品《月光宝盒》,找到视频内容之后发给小伙伴们。其次是节目的排练。小品得到男单组内的一致通过后,就分配角色,由乔斌、田厚威、薛松和石宇奇完成表演。乔斌说:“我们都是抓紧训练结束后或者是午休的时间排练,虽然感觉晚会没有以前那么隆重了,但是大家都很认真。”尽管如此,排练时间还是很少,临到登台只能硬着头皮上。 排练的时间少,王仪涵甚至在治疗的时候都在练习唱歌。

除了唱歌和小品,三句半也是国家队的保留节目。第一个登台的五人教练组来了改良版的“四句半”。张军、张宁、刘永和陈金每人来一句,最为点睛的则要数男单主教练夏煊泽时而无厘头时而调侃时而搞怪的最后“半句”,搭配上他江浙味十足的普通话,“笑果”颇佳。

整场晚会一共14个节目,包括歌曲、小品、诗朗诵、杂技等,内容丰富。最后,晚会在总教练李永波带领的教练组以及球员代表一起演唱的《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中结束。

内部挖潜 注重原创

今年晚会的一大风格就是“自主”。先从主持人说起,往年,主持人多是专业人士友情客串,比如白岩松或者张斌,都是主持界响当当的大腕人物。今年,主持人完全内部化——小将郑思维和黄东萍。就在晚会前一天,两人才接到主持通知,两人用了6小时写完了整场晚会的串词。晚会开始前,两人在现场一遍一遍地对词,表现得相当敬业。

第一个节目,教练组的“四句半”,词儿完全出自教练自己之手。担心自己忘记台词,夏煊泽还特意把台词抄下来贴在自己敲的锣背面,随时可以再背背。跟教练组一样,女单组的王仪涵、王适娴、李雪芮、何冰娇和陈雨菲也精心排练了三句半。所有的台词由小将何冰娇包办,除了内容贴近女单实情外,还兼顾到押韵等颇具技术含量的环节。比教练组更胜一筹的是,女单组负责“半句”的何冰娇和陈雨菲穿上红色的中式服装,为每一句台词设计了一个专属动作,非常惊艳。

因为晚会准备时间仓促,很多原创内容的节目又有很多台词,国家队特地在舞台对面搭建了投影仪,将台词或者歌词打在屏幕上,为教练和队员解决了忘词的后顾之忧。

此外,节目的道具也是队员们自己准备的。女双组的小品《父亲》,剧中的“儿子” 于小渝需要与8位“前任”合影。于是,利用在餐厅吃饭的机会,于小渝跟“前任”们在餐桌边完成合影。因为其中7位“前任”都是跟同在陵水集训的艺术体操队“借”的,所以于小渝受到艺体队盛情邀请,客串了一次芭蕾舞。当然,他的任务就是去搅局的,永远跟不上节奏,永远在出错,将应有的唯美画风硬生生地演绎出喜剧效果,达到了让台下所有观众开心一乐的目的。

真情小品 温暖人心

整场晚会最夺人眼球的表演当属女双组的小品《父亲》,讲述了于小渝和汤金华饰演的一对情侣与饰演父亲的周喆之间发生的故事。虽说小品的前半段充满搞笑的桥段,但最后一小段却非常走心,父子之间的真挚感情让人动容。说起挑选这个小品的初衷,于小渝说:“我们的教练和队员有两年春节没有回家,所以想挑选温馨一点的主题,选了这个有关父亲、家庭的小品,想温暖一下大家。”

于小渝一直被推荐饰演其中戏份最重的“儿子”角色,角色分配结束后,进入排练阶段,这成为一个难题。“我们不是每天都排练,有时候有队员出去比赛或者是做治疗,时间挺难约的。一般来说,我晚上先排跳舞,到9点就排小品。”

要演好这个小品,并不是只“对对词”。“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屋里对一遍,之后就要演,不能总坐在那里,要不上台就跟读台词一样。”临到上台表演之前,他们只在女双组内预演了一下,“不能让大家看见,要不就没意思了。”演完第一遍,队友们要求再来一遍。就是这第二遍,于小渝说“一下找到了感觉”。具体说,他们从台词中找到了窍门。“不能按台词来,否则就像念台词一样。有很多连接的地方,每一个小场景,连接的词儿应该跟平时生活一样,本色演出,这样就会很连贯,没有表演的成分。”

找到感觉,信心大增。第二天上台,看到下面有那么多观众,一下就有了表演的欲望,所有人都迅速进入状态。小品中唯一提及“前女友”时,“芸蕾”的名字突然蹦出来,让观众始料未及又喜感十足。

回忆当时改编剧本的情景,于小渝说:“我们关系特别好,当时第一个就想到说她,也没跟她商量。后来跟她说了,她说没问题。为了我们这个集体,大家都愿意付出。”

演出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我们发挥得不错,几个人的表现都比平常好,别人说我们‘比赛型的’。”演完之后的两三天,队友见到于小渝都夸他“演得太好了”,于是,于小渝得到了“谐星”的称号。“当爹的”周喆很想不通:“为什么这个节目叫《父亲》,但最后儿子火了呢?”


男单组演唱歌曲《超越梦想》


女单组表演三句半


于小渝(右一)“搅和”芭蕾舞


于小渝(右)与周喆在表演小品《父亲》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元宵之夜,国羽大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