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抢到谌龙送我的球拍

谢骑兵   2016-05-08 19:13:35


文 /谢骑兵

已经不记得看过多少次运动员在决赛获胜时把球拍扔向观众席,并有幸运观众接到球拍的画面了,对我而言,这些观众比中了百万彩票还幸运。这一切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直到去年的丹麦赛恰逢欧洲大学的“秋假”,我才决定去丹麦围观一次。

前往欧登赛的旅途既周折又遥远,一共坐了5小时的大巴和6小时火车,在日夜兼程近14个小时后,才抵达了比赛场馆。

超级赛的精彩程度无需多说,最精彩的一场莫过于谌龙和维克多领衔主演的“双龙会”了。由于维克多是欧登赛本地人,现场观众几乎是在给一位邻家大男孩加油,都拼了老命。甚至我双手挥舞国旗给谌龙加油,都被世界羽联工作人员以“会挡住后面观众视线”为由屡次阻止。好在谌龙顶住压力,晋级决赛。赛后,维克多并没有太过沮丧,还满脸微笑地与我合影,和赛场上杀气腾腾的他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决赛当天下午1点,李宗伟往入口处的桌前一坐,便开始给观众签名了。能近在咫尺地见到拿督并得到签名,也算是比赛中的一枚彩蛋。签名到手后,我便匆匆赶去给国羽加油。

男单决赛,谌龙对阵苏吉亚托。在全场屏住呼吸的赛点,对方发球出界,谌龙第四次问鼎丹麦赛冠军。这时,激动的我也顾不上后排观众的感受了,站起身就挥舞国旗,并高喊谌龙的名字。谌龙和裁判握完手后,便朝我这边的观众席走来。电视上熟悉的场景就在眼前发生了,谌龙朝观众席一甩,把球拍扔向了我左侧三四米处。我心里一凉,球拍要落入别人手中了,哪料旁边观众人多手杂,没一人接着,还把球拍给顶回到场地内。旁边的司线见状,捡起球拍递给了谌龙。我在观众席第一排的栏杆后一边伸手一边歇斯底里地呐喊,最终谌龙直接把拍杆塞到了我的手心里。接到球拍的一刹那,我开心极了,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真切地发生了。我握紧球拍就向出口狂奔,就和林丹奥运夺冠后绕场飞奔一样,似乎只有这样,才足以宣泄心中前所未有的兴奋。

散场时,不少观众见我手里握着“龙拍”,都要跟球拍合影。我像是把我身体的一部分掏出去似的,小心翼翼地借给了部分观众合影。这是谌龙亲手交给我的宝贝,我会竭我所能爱惜这支神器。

近半年过去,直到今天,这支战拍我都没舍得打一回,一直保存在卧室最隐蔽的角落。我想,就让人生中这一段最快乐的回忆和球拍一起,珍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吧。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终于抢到谌龙送我的球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