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我们的义务校对员

文 /陈书佳   2016-05-08 19:12:54


相比起陈波这个名字,我更熟悉的是BOB,脑子立即条件反射地匹配上“大白”的形象。这是他在网上使用的名字和头像,而我对他的熟悉就是从网上开始的。

文 /陈书佳



认识BOB纯属意外

有一段时间,BOB和(●—●)的搭配对我来说就是噩梦般的记忆。去年, 刚开始做《羽毛球》杂志微信的时候,这个“大白”总会跳出来:“你有错别字”、“你这句话不太通顺”、“这里多了一个空格”……总之,只要“BOB大白”出场,一定没有好事。最开始,我还好心情地逐个纠正,并且感谢他的关注和指正。终于有一次,实在忍不住,我给他留言时写道:“亲,你是我们的编外校对吗?”他告诉我,他是做编辑的,挑错就是“职业习惯”。

其实,不光是给我挑错,他在微信公众号里只要看到有错都会给人留言。“我觉得,微信公众号就是不应该错啊。所以,一旦看到了我就会给他留言。但是其他的公众号都不回,只有你回我。说真的,你们的微信真是最有人情味的一个。我想,你既然回我,我就继续给你留言吧。”哦,原来是我的好心“纵容”了他。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微信公众号难免有时因为编辑疏忽出现小错,也让BOB有了“发挥余热”的机会。

BOB的本职工作是英文翻译兼编辑,“我的专业并不是学英文的,纯学语言的人干不了我们这活儿。我是学电子信息的,负责翻译的内容也是跟IT有关的。”按照行业标准,每天的工作量是翻译2000字,编辑4000字。出于职业习惯,他对文字的要求很高。“我不只是挑微信里面的错,随便走在街上,看到广告牌什么的,只要有字的地方,都会很自然地进入‘编辑模式’,想冲上去给它改了。”他强调,这不只是他的习惯,公司里的小伙伴都有这个毛病。

后来,渐渐熟了,他也就很少再跳出来“挑错”了。我想,可能是我的编辑水平提高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是熟人就不好意思当面找茬儿了。于是,微信的消息里很久都没有跳出“BOB+(●—●)”的经典组合了。

建立badplanet贴吧

除了喜欢看关于羽毛球的文章,BOB还自己搞创作。不对,准确地说是翻译国外网站的羽毛球内容。“正好利用语言的优势,而且我也喜欢。”以前,他会把自己翻译的新闻发在像百度“羽毛球吧”里,“因为那里人气太旺,放进去的新闻几分钟以后就找不到了。”这让他感觉很没有成就感,于是他建立了属于自己的“badplanet吧”,里面全是关于羽毛球的新闻,“这下我发的东西都能攒下来。” 贴吧有513人关注,BOB估计“常驻人口”可能是200左右。对于这个数据,他表示“不满意”,主要原因是“可能是名字起的不好,不吸引人”。

有一些常来贴吧逛的网友,时常在下面留言时用“新闻哥”来跟BOB打招呼。他的贴吧新闻的更新频率大概是一周有五六条,有的时候一天好几条,有的时候好几天一条。内容多是集中在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完成更新。那么,作为需要坐班的上班族,我很好奇他是用什么时间来“不务正业”呢?BOB回答:“基本上, 早上上班坐地铁的时候,我就会用手机浏览国外的网站,常去的像badmintonplanet、staronline、1体坛等。以马来西亚的网站居多,他们主要介绍李宗伟的消息,有时也在欧洲的badzine上看一些欧洲选手的内容。”至于挑选的标准,他说是“以国内没有的新闻为主”。“有的时候,国外的网站会对某些球员有比较深入的报道,但由于并不是国内球迷熟悉的球员,所以国内没有报道,我就会把它们翻译出来。”比如,2015年世锦赛期间,他翻译了一篇捷克选手彼德•考瑞尔的新闻,介绍这名曾经的癌症患者如何挺过难关重新出现在赛场上。

不过,由于受关注度不高,BOB对于贴吧的经营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热心了。内容基本就是以直译外文网站为主,而没有根据中文的语言习惯进行调整疏通。他自己的解释是:“平时翻译编辑就得弄这些,到翻译贴吧里的内容时就懒得再动脑筋了。”

说实话,我真的不希望BOB的贴吧就这样慢慢消失了。现在,贴吧的内容是我们杂志每月“速读”内容的重要来源。因为我认识BOB,他是一个热爱羽毛球的人,而且我了解他的职业是翻译,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我相信,他翻译的羽毛球内容不会是假新闻,更多是国内网站没有的内容,正好能够丰富我们的新闻来源。所以,从这个有些私心的角度,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次采访,把他的贴吧介绍给更多人,让更多人来关注他的“badplanet吧”,让它也成为我们能够稳定的新闻来源。

工作打球两不误

“从上学的时候开始,我就喜欢打球。”BOB跟羽毛球的缘分有点久远了。这股对羽毛球的热情一直延续到工作以后,并且还“传染”给了身边的同事。如今,每周四晚上6点到8点,都是他们公司固定的“羽毛球时间”。跟BOB一起打球的四五个同事,全是被他“拖下水”的。

同事李震说:“以前我们都是不打球的,结果四年前到这个公司认识了陈波,我们就跟他一起打,一直到现在,他算是我们的‘师父’吧。” 李震以前一点不会打,后来跟着BOB一周打两三次,现在,除了每周参加公司周四的羽毛球活动外,还加入了其他羽毛球俱乐部,由于打得多、练得多,如今的水平直追BOB。这让做师父的BOB很欣慰,故意搞笑地轻轻拍着李震的肩膀说:“他算是我最得意的大弟子了吧。”

从上学时开始打球,BOB完全是靠“自学成才”。他从来没有拜过师专门学动作,都是平时自己看球,然后一边打一边琢磨。以前,每周能打两三次,两年前有了孩子以后,只能保证每周四参加公司活动。每到这一天,四五个要打球的同事到了下班时间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到楼下的麦当劳随便买点外卖当晚餐,蹭上一个同事的车,路上凑合着把外卖干掉,不让在球场的任何一分钟浪费掉。“我们订的场地是6点开始计时,通常我们都得6点半到。好在后面订场地的那个公司我们也认识,他们订两片场地,但是基本上只用一片,所以我们还能蹭着再打会,一般 9点左右才离开。”

除了自己打球,BOB基本上不参加外面的业余比赛,因为“水平不够”,还因为“都要交报名费”。“我就参加过我们系统内的一次比赛,我跟‘大弟子’都打的是单打,我赢了好几场,进了八强。之后还有一次奥体有比赛,因为是在周中,我们要上班,就没去成。”

从球馆到家,BOB需要约一个半小时,他会选择尽量人少而且有座位的车厢,因为“路远啊”。尽管如此辛苦,他还是一直坚持每周打球。做翻译、打羽毛球,两件并不相干的事情在BOB的生活里并行不悖。工作虽然辛苦,但能够在业余时间坚持自己的爱好,身边还有一群志趣相同的伙伴,何尝不是一件乐事?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波:我们的义务校对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