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蔡赟讲印度联赛的别样故事

文/ 陈书佳   2016-05-08 19:42:42


1月17日,球队输掉半决赛,蔡赟告别印度联赛。他在微博中写下这样一段话:“昨晚在新德里最后一起晚餐,开心,但是又有一点舍不得。20天的生活打球,让我们像一家人一样。明天各自回家了,祝福每个人幸福快乐,我会想念你们。”末尾,是一颗红心。随文配发的9张图片均是与队友的合影,言语图片中,尽是不舍。

文/ 陈书佳



时间回到半月前蔡赟出发之时,他对于印度之行有N种想象,但实际发生的却是第N+1种……

加盟源于好友“撺掇”

蔡赟说:“当时是陈文宏来找我的。我知道印度有个联赛,李宗伟之前在东莞打球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告诉我各方面都不错。”有了两个马来西亚好朋友的“撺掇”,再考虑到“印度联赛有强劲的对手、很好的对抗,也许能在其中找到乐趣”,而且“赛程只有两个星期,不会很拖沓”,当然“收入也凑合” ,这一切,符合蔡赟挑选比赛的原则:不仅仅是参与,还要看这个比赛能带给我什么。于是,蔡赟决定加盟印度联赛。出于相似的考虑,已经退役并且在四川队出任教练的前女单国手韩利也带着自己的队员刘紫蝶决定去“长长见识”。

因为印度联赛采取球员拍卖制,确定加盟意愿之后,球员并不知道自己会为哪支队伍效力。开赛前半个月,球员拍卖结束。李宗伟和内维尔成为“标王”,多支球队都给他们标出最高价 10万美元,最终不得不以抽签的方式决定他们的归属。最终,两人分别加盟海德拉巴猎人队和欧德勇士队。蔡赟从5万美元起拍,最终被欧德勇士队拍下,与内维尔、丹麦双打名将彼德森、印尼老将古纳万•塞提亚万等人成为队友。韩利、刘紫蝶则加盟孟买火箭队。确定了自己效力的球队,再加上联系人发过来的6支参赛队伍所在城市的天气,还有一堆英文的赛制介绍,这些就是蔡赟参赛前对于印度联赛的全部认知。

印度方面,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但在蔡赟这里似乎就没那么顺利了。早在去年12月初确定加盟之后,蔡赟就着手办理签证。跟以往跟随国家队出国比赛不同,这次去印度的签证全得自己搞定。跑了很多部门,盖了好多章,还交了押金,终于把材料准备齐全了。没想到,临到送使馆之前,又因为机票订单号迟迟拿不到耽误了几日,所有东西直到12月21日才送进使馆。“幸亏有朋友帮忙,我12月30日拿到了签证。简直是太惊险了,我差点就没法按时出发了。”

初到印度有点孤单

印度联赛1月2日开战,蔡赟和韩利均是在1月1日新年当天启程。巧得很,两人的目的地都是孟买,因为他们所效力的球队将在首场相遇。早上4点,蔡赟就从北京家里出发,韩利则从成都出发。由于两地都没有直飞孟买的航班,两人分别在曼谷和香港中转等候了数小时,一趟亚洲内的飞行,竟然耗费了十五六个小时。抵达孟买已经是当地时间的晚上了(印度比中国晚2个半小时)。

2009年,蔡赟曾经在印度海德拉巴参加过世锦赛,“那次的感觉简直是太恐怖了。”恐怖,指的是当时的安全形势,赛场内外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军人把守。同时,也指当地的食物,“印度那个咖喱完全吃不了,又辣又呛。”所以,鉴于上次的经历,蔡赟带上了方便面、方便汤料,“实在不行,酒店西餐还是有吧,汉堡、三明治什么的,也就半个月。哪怕天天吃西餐,也是能够坚持的。”另一边,从没有去过印度的韩利也对印度食物有所耳闻,“担心咖喱吃不太习惯,我们带了一些吃的,像米、火锅料,平时可以自己弄点吃的。”听起来,两人都打算在印度过“苦日子”。

对于未来的不可知,又因为不可知而带来的孤单无助感,在输掉了印度联赛的首场比赛后愈加明显。1月2日晚,蔡赟搭档古纳万•亨德拉出战男双告负。“第一场输掉之后,我在想会不会现在球队每场都很困难,当时的压力很大。”头两三天,蔡赟都是在酒店叫餐,炒饭加上蔬菜,一个人在房间吃。晚上,凑合着拿玻璃杯泡了一袋速溶的番茄蛋花汤,靠在床上喝,直呼“好喝啊”。他在朋友圈发的图片里,训练之外不是自拍就是拍食物,或者拍空无一人的泳池。

相比之下,有老乡作伴的韩利好一些。而且她们在第二个城市勒克瑙入住的酒店旁找到一家中餐馆,算是打了牙祭。但是,除了比赛、训练和吃饭,他们的行动几乎被限制在了酒店里,都是因为“不敢出去”。韩利说:“酒店、训练馆之类的地方都有安检,进去之后感觉没什么。如果真的走到街上,还是挺乱的,到处都是骑摩托车的,还有随地小便的。从酒店的窗户望出去,感觉外面像被炸了一样。”蔡赟还说,孟买街头到处是流浪狗沿街找吃的, 还能看到天上飞着很多老鹰,似乎也是在找吃的。


韩利与同在孟买火箭队的队友

这个联赛很不一样

因为没有其他的娱乐,蔡赟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联赛本身。“这个联赛跟以前李宗伟描述的还不完全一样,当时,他只说了一些风土人情的东西。”这最不一样也最让蔡赟感兴趣的,就是它独创的赛制。

经历了两三场比赛之后,蔡赟和韩利才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利说:“两个队每队根据自己的意愿任选一场作为‘关键场’,赢了就赢两分,输了会被扣掉1分,同时对手得到1分。两个队很可能选择的场次是不一样的,所以,五场比赛哪怕前面是3比0领先,也不知道最后是输是赢,也可能会被逆转。所以,每场比赛都很关键,球员的情绪会被调动得很好。”蔡赟说:“比赛打五场,但是不会出现3比0之后最后两场成为‘鸡肋’的情况,每场都要争取积分,所以,比赛会更加精彩,更有悬念。”

此外,蔡赟还介绍,印度联赛采取混合团体赛,但取消了女双,以另一场男单代替,每场比赛的时间基本控制在3小时左右;每局采取15分制,14比14后不加分;没有主客场制,6支球队每队打5场比赛,前四名进行半决赛,胜者进行决赛。

“6支球队,每支队伍都有4到5名外国选手,少数的精英集中在少数的队伍中,每支队伍的水平都差不多,输赢都不好说,这样比赛更加激烈。同时,比赛的技术含量很高,现场会在大屏幕显示各种数据。比如,整个联赛一共杀了多少个球,你排在第几位;每场都有测速,你的杀球速度是多少;你的身价是多少,排名多少,跟对手的战绩是多少……每场比赛,会根据数据评选出MVP、杀球速度最快、最多拍等奖项,并且进行颁奖。”

同时,俱乐部本身的分工细致明确,也让蔡赟印象深刻。“球队经理负责所有一切,包括工资、比赛安排等;球员经理负责安排球员吃饭、睡觉、比赛等。比如,中午我要出去吃饭,球员经理会安排调度车辆,送到哪里,到哪里接。另外,医生有治疗医生、按摩医生、诊断医生,都非常详细。”

找到看世界的窗口

渐渐地,蔡赟的微博中出现了更多的面孔——队友、教练、队医,更多的场景——训练、吃饭、甚至还有泳池PARTY,合影彻底代替了单人自拍。不少合影都是以比赛现场作为背景。除了场地,其他地方都有些暗,几束追光在观众席扫来扫去,将赛场烘托出舞台的氛围。

“每个主场都非常热烈,他们请来了专业的DJ,跟国内的完全不一样。每场歌舞表演都非常漂亮。我在孟买打了两场球,第一场请了一名女明星,非常有名。第二场请来的是印度排名前三的男明星,把我们现场的广告牌都挤塌了。真的,每场比赛做的那个效果都非常好。”四个“非常”,熟悉的球场上这些陌生的体验,让蔡赟非常震撼。

印度联赛为蔡赟打开了一扇重新认识羽毛球的窗口,走出赛场,印度成为他认识世界的窗口。他在朋友圈配图写道:“第一次尝试手抓饭,味道真的不错,吃了很多。奶茶非常棒,超乎我的想象。”“中午和教练一起吃了印度南部特色食物,主要还是咖喱鸡肉,真的挺好吃的,和以前吃的都不一样。看来,古老的印度还是有很多我们不了解的地方。”

这就是印度人的“羽毛球态度”。“对他们来说,比赛是比赛,生活是生活,不会因为晚上有比赛就强迫你中午睡觉。中午我们可以很开心地一起吃饭,更好地去放松,晚上尽情去比赛去享受。我们输掉半决赛后,球队经理说:‘比赛就是这样,有输有赢,这样才够精彩,希望大家尽情去享受。’跟大家在一起很开心,这个最重要。”蔡赟坦言在这样融洽的氛围里,他找到了久违的感觉,那就是比赛的欲望,每天他都渴望上场比赛。

回想起加盟印度联赛的初衷,蔡赟看中的是“比赛能给我什么”。近20天的比赛,每隔几天向他询问联赛的情况,他都会说出新感受,而且越来越多,甚至很多是问题之外的。印度之旅,是一次因羽毛球而起的旅行,却远不止于此……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听蔡赟讲印度联赛的别样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