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成:耕耘在宝岛的明星教练

文 /黄竞欧   2016-05-08 19:43:21


Facebook上有一个最近流行很火的主页叫做“台湾是我家”,它是一个由台湾移民署拨款、民间制作的电视节目,目的是介绍在台湾生活的新住民的小故事。每集节目只有短短的两分钟,而小编认识Victo Wibowo(郑永成)教练正是通过脸书上朋友一次小小的视频转发。

文 /黄竞欧



去年11月初的一个早晨,小编和郑教练约在民权国小后面的一家早餐店,此时郑教练刚刚送完两个孩子上学。我们坐下来,一份蛋饼一杯奶茶,开始聊起他和他的羽球故事。

从闪亮球星到教练老爸

郑永成,前世界著名男子双打运动员,曾获得1994年文莱公开赛男双冠军、1996年德国公开赛男双亚军、1997年法国公开赛男双冠军等,职业最高世界排名第四位。现任台湾基隆高中羽毛球队教练。

郑永成教练出生在印尼雅加达,爷爷是上海人,后来因为生意的原因移居到印尼,所以在他小时候还会时常回上海探亲。虽然不算是出生在羽球世家,不过爷爷和爸爸对羽毛球的喜欢却是由来已久的。爷爷曾是印尼的羽毛球代理商,有自家的工厂养鸭养鹅来做羽毛球,爸爸更是当地俱乐部的好手。郑永成在家中排行第三,两个哥哥一个比他大一岁,一个大两岁,弟弟比他小六岁。因为跟哥哥们年龄相近,上小学时,郑永成一下课就在爸爸的带领下跟着哥哥一起去俱乐部打球。后来几兄弟慢慢长大,酷爱羽毛球的爸爸自然希望他们能够继续训练成为专业运动员,可是妈妈却更想让他们上学念书,几个兄弟也有了不同的选择。大哥听从妈妈的意见到美国读书,二哥开始帮助爸爸接手家里的生意,小弟弟坚持打球并进入印尼国家队,但后来突然想放弃羽球,转学语言,先后到丹麦、瑞典留学,最后定居法国。只有郑永成像爸爸希望的那样,一直跟着羽毛球走到今天。

回忆起当年的练球生涯,郑永成说,那时候比赛是15分制,对运动员的体能要求真的很高,一场比赛打到最后就拼拉吊,看谁能撑得久。对曾经的训练时间表郑永成仍记忆犹新,每天早晨6点到7点半早训,10点到12点、15点到19点还要再练两次,每周跑一次18公里,寒暑假全部待在球馆练球。和所有运动员一样,他偶尔也觉得累,会把当天的训练任务推到下一天,或者趁教练不注意少做两组动作,可是从头到尾都还一直保持着对羽毛球特别的兴趣,没有想过放弃。

让郑永成最难忘的一次比赛是在印尼国家队时,原本作为男单选手出战的他,因为队中的一位男双选手生病缺席,他临时替补上场,没想到第一次打男双就闯进四强。教练便问他要不要转打男双,郑爸爸最初还比较犹豫,不过考虑到双打对体能要求较小,也可以有更多时间让儿子继续读大学,还是决定支持儿子转项。

谈到对手,郑永成觉得在他打球的那个时代,每个选手除了天分和苦练这两个必要条件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运气。双打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可以持续很久,像他打球的时候,世界排名在他之前的几组选手年纪都超过30岁,经验老到。后面的年轻选手很难突破,只能一直等待,可是等到对手退役了,自己也已经失去了很多宝贵的机会。

1999年是郑永成羽毛球生涯的转折点,印尼因为暴动,国家队被迫解散,而妈妈也想让他趁此机会学习一下中文,所以他选择来到台湾继续打球。2000年悉尼奥运会,当时郑永成的世界排名是第八位,本以为完全有资格参加奥运会的他却因为资格问题被拒之门外,甚至连之后的国际公开赛也没办法参加。遗憾错失奥运会,对于任何一个运动员来说无疑都是晴天霹雳,郑永成倒显得比较坦然:“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就不要想太多。我先去花莲玩了一圈,然后回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退役后,郑永成选择到基隆中学当教练,在那里,他遇见了爱情,也确定了人生的方向。郑永成的太太也是学校的老师,本来不打球之后郑妈妈希望他能回印尼帮忙,郑永成也带着太太几次回印尼,不过两个人还是觉得更适应台湾的生活。“台湾真的很漂亮,四季分明。尽管在这里当教练不会有其他地方那么好的福利,我也觉得很知足。”郑永成说。

现在,郑永成有两个可爱的宝贝,是一对龙凤胎,姐姐比弟弟早出生一分钟,所以弟弟总是抗议为什么不能当大哥。两个小家伙现在都在读小学,也都开始跟着爸爸学球。在爸爸和教练两个角色的转换上,郑永成说教他们打球时还是要凶一点,因为姐姐比较调皮。不过做爸爸的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两个人中反倒是姐姐对羽毛球更有兴趣,弟弟更偏爱于变形金刚等组合类的玩具。“我觉得小孩子还是要放到一个环境里,让他们过团体生活,虽然我可以教她一些比较细致的技术动作,但还是要让她在球队里训练。”

做了这么久教练,郑永成对整个台湾的羽毛球环境再清楚不过。他说培养孩子打球算是一种赌博, 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羽毛球方面有所发展,但也没办法确定究竟是不是能够成功。现在,台湾的女子选手的竞争强度比男子弱一些,很多球员到了大学阶段就放弃训练。他也希望通过对姐姐的培养给大家打一针强心剂,只要不放弃训练,拿到好成绩就指日可待。



从普通教员到严格教练

在基隆中学,每天早上6点到7点半带队员出早操;上午处理学校公务,帮队员定外出住宿的酒店,购买健身器材,制定训练计划;下午看队员训练,自己偶尔打球。这是郑永成现在每天的日程安排,平静而充实。

刚退役那年,郑永成在学校招收了第一批队员,只有7人,两对双打,三个单打,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双打名将的陈宏麟。那时候,郑永成真的很拼,为了第一批学生能有好的比赛成绩,即便不是工作时间,他也要把大家抓回学校来练球。为了提高大家的积极性,他亲自下场陪练,挑战队员。带到二年级的时候,郑妈妈希望他能够返回印尼,可是队员的家长们集体拜托他留下来,他这才答应无论如何看着孩子们毕业。

带队员,郑教练的要求虽然不算太严格,可是他很注重队员的生活习惯,会定期检查队员的宿舍有没有保持整洁。训练之前,他会为每位队员制定不同的训练计划,然后跟他们商量决定。但是,计划一旦确定下来就必须严格执行。当他挑出队员的毛病,会给他们两次改正的机会,如果第三次还是犯同一个错误,他是真的会发火。

和其他一些教练不同,虽然郑永成也有自己的助理教练帮助带队员练习,但是一到比赛,他一定坐在场边观战。他说:“比赛我一定要亲自看,因为每一个队员的优缺点都不一样,只有看了才知道之后的训练要加强什么。”一有比赛,郑永成经常从早晨7点半到晚上10点都待在球场,中午匆忙吃个便当。在很多人看来,长时间做同样的工作一定很无聊,可他却乐在其中:“还是兴趣的原因吧,有些人觉得一整天待在球场很受不了,可我不会这样想。我很喜欢看自己学生比赛,有时候站在球场边反而生出很多想法,包括可以想一些自己家里的事情。”

选拔队员,郑永成有自己的标准。他最看重的就是兴趣,这一点是从小队员身上就看得出来的。有些小朋友会主动去研究,站在场边看别人打比赛,还会拿着球拍来回比划,研究自己球路的变化。技术动作固然是教练要教的东西,可是到底在哪个时间点出手,手上变化的一点点分寸却是要球员自己体会的,会主动研究的小朋友在郑永成眼中更有可能在未来打出成绩。

本着对学生未来负责的态度,郑永成会经常和家长沟通孩子的训练情况。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适合当运动员的,郑教练说,基本到了高二年级,就可以大概了解一个学生当运动员的可能性有多少。他希望坦诚地让家长知道,不希望带着队员辛苦练到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

高一开始,处于发育期尾声的学生的身高基本确定,这个时候,身体条件也是郑永成考虑的重要因素。他会把队员有倾向性地分成两组,一组是为了获得升入大学的保送资格,另一组是为了成为专业运动员。对于升学组的队员,他会一样用心培养,只是在训练量上会适度减少,并且委婉地暗示他们要多花时间读书。这样下来,郑永成不仅带出了世界排名靠前的专业选手,还把其余队员顺利送到大学的经济系、英文系等等。

对于选手,郑永成最看重两样品质,一是互相尊重,二是单纯的求胜欲。互相尊重是指双打球员之间,两个人一起训练比赛,经历起起落落,难免会有摩擦。对于一些不太计较细节的球员还好,可是对于一些生性比较敏感的球员,很容易被队友原本的一句玩笑惹恼。郑永成说,两个队友之间一定要懂得互相尊重,不要触碰对方的敏感区。只有保持良好的关系,成绩才会一直上去。单纯的求胜欲,也是他特别看重的。他经常对球员讲,想法单纯一点,在比赛中才能放得开。比赛中,应该只想拼下每一分,不要去想赢了以后会怎么样,更不要怕输。这些都不重要,有没有打出自己的气势才最重要,学会专注并且享受比赛的过程。他经常对弟子们说:“教练不看重输赢,如果你真的很拼,即使输掉了也不要紧。最怕比赛时打不出来自己的水平,每天练习那么多,临场发挥不出来有什么用。”



从发现人才到培养成材

在郑永成带过的许许多多队员里面,现中华台北男单一哥周天成无疑是名气最大的。从中学时代开始,周天成就跟从郑永成学球。

郑永成自己是球员出身,所以他可以清楚看出一个小朋友是不是对羽毛球真的有兴趣。周天成就是那种天赋不错又肯吃苦的类型,训练态度很认真,也很少偷懒少练。郑永成说:“周天成是个很单纯的小孩,平时不练球就呆在家里打打电动。”在郑永成看来,正是周天成这种简简单单的思考方式,让他能够更加集中注意力,专心练球,心无旁骛。

还记得有一次郑永成被家长抱怨,说他训练时多分给周天成一根香蕉,这让他哭笑不得。因为在他眼中,虽然队里有25名队员,可是各有所长,有些队员技术一般但学习成绩很好,那就应该让他们去考大学。至于周天成,就是要让他多练球。那时候,每周五训练结束,郑永成都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把周天成单独留下来,给他喂多球。

周天成升入大学后,郑永成担心没有人带他训练,更是一路护送,到体育大学继续带他训练。他说:“之所以周天成上了大学我也到体大教球,因为我要跟着他走,盯着他练球。大学阶段,他的力量长起来了,我就帮他加力量,提速度。”

上大学后,有很多队员在练球时会减量,唯有周天成不行。每次训练,郑永成对周天成的要求都比其他队员高,周天成偶尔也会委屈地坐在操场旁边偷偷擦眼泪。直到出国比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周天成才理解了郑永成对自己的“偏爱”。郑永成曾对周天成说:“你比别人多做的那些有没有觉得值得?因为你要比别人好,就要比别人多付出,付出多少回报多少。”现在,周天成每次打完比赛都会用line传信息给郑永成,这让郑永成很欣慰:“他每次比赛完会找我,不像其他一些同样很有天分的球员,输了比赛不想跟我讲,怕被我念叨。”

在郑永成眼中,周天成是一个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球员。在周天成小的时候,郑永成就曾对他说:“不要小看这把球拍,它可以让你过更好的生活。”这样的话听上去好像有点太过现实,可对于一名职业球员来说,打球,除了兴趣以外,是事业,也是最基本的谋生手段。提早让小孩子明白这个道理,反倒会让他们不觉得训练有那么辛苦。

虽然周天成一路成长起来没少被郑永成骂,可是心里依旧非常依赖郑永成。郑永成过生日,周天成会传很长的祝福简讯给他,平时在台湾,只要有机会也会和郑永成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即将到来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郑永成对爱徒充满信心:“他好好发挥,拿奖牌还是有机会的。”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郑永成:耕耘在宝岛的明星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