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奥运会不等于备战奥运会

文/杨弋非   2016-06-04 02:09:31


文/杨弋非

奥运积分赛于4月底结束,随着截止日期的到来,各国好手“准备奥运”的氛围愈发浓厚。一定要注意的是,这里说的是“准备奥运”而非“冲刺奥运”。

如果把奥运积分赛分成两个阶段,从2015年5月开始至2016年初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内容就是抢积分,大家的目标和行动都比较统一;2016年初到4月底为第二阶段,是更有针对性的“准备奥运”阶段,积分不够的继续抢积分,积分够的开始保积分,顺带参加一些比赛,保持感觉,了解对手。比如,马来西亚公开赛上,林丹在与约根森的比赛次局只得了不可思议的4分;谌龙在决赛中被李宗伟的进攻打得看上去毫无招架,完全不像过去两年世锦赛那般防守滴水不漏;马琳、奥原希望、远藤大由/早川贤一等近两年公开赛的“劳模”集体退出本已报名的印度公开赛。

早在2016年年初,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就曾表示,进入2016年,中国队的目标不是拿多少个公开赛冠军,而是争取足够的奥运积分,重点在汤尤杯和奥运会两个赛事。其他队伍虽没有正式说出类似的话,但是在奥运年,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也就是说,各国队员现在处于一个“准备奥运”的阶段,正如蔡赟在马来西亚公开赛后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提到的,队员们现在主要是在调节状态,为奥运蓄力,所以,在大家看球的时候,不妨也把模式调整为“准备奥运”,而不是单纯地以输赢论英雄。

印度公开赛:“94一代”的坎坷之旅

印度公开赛,第一个引起大家注意的关键词是“退赛”。势头正劲的女单马琳、奥原希望,以及新科全英男双冠军、俄罗斯“高塔组合”伊万诺夫/索佐诺夫等都在比赛开始前因各种原因退赛,本来星光熠熠的印度赛场,瞬间变得无趣了很多。

在积分理想的情况下,运动员选择性地放弃一些比赛在情理之中。有球友质疑,既然不参加,为什么还要报名?这里涉及到一个报名时间的问题。根据世界羽联的相关规定,超级赛的报名截止日期是在比赛开始前47天,没有人会知道自己47天后的积分和排名如何,所以先报名是保险之计。倘若没有报名,到时积分不够却无球可打,那损失就大了。回想一下2012年奥运会前,2008年奥运会男双冠军马基斯/亨德拉就是犯了这个错误,最终无缘伦敦奥运会。

说回比赛,本次印度公开赛让人印象最深的无疑是3名1994年出生的运动员,可他们最终都只得到了一个“悲剧”的结果。

丹麦1994年出生的维克多被视作欧洲男单的希望,近两年,他确实以犀利的高点进攻和大胆的出球选择,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让不少人对他充满希望。可在本次印度公开赛上,维克多的表现似乎在告诉大家:“我好像没那么强。”

对阵印尼老将索尼,维克多在网前“多变”的出球方式被对手抓得死死的,不仅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常常因为假动作后留下的空当让自己狼狈不堪。索尼则好好给维克多上了一堂“什么才叫高质量的网前控制”的课,在身高力量体能都占优的情况下,维克多愣是被索尼用细腻的技术拖到了决胜局,技术上的粗糙尽显无疑。决赛面对可能是一生的对手的桃田贤斗,维克多则是全面被动,0比2落败并不意外。

维克多的特点很明显,身高臂长,使他的进攻击球点和力量有天然的优势,他需要做的就是怎样为自己的优势创造更多的表现机会。从之前的比赛来看,维克多在处理球的时候很大胆,从接发球开始就经常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假动作,让对方措手不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维克多的“假动作”越来越“真”,大家也逐渐发现他的假动作并非是建立在精湛的技术上,而是因为技术粗糙不得已的“剑走偏锋”。如果说其他人只是输了一场比赛,那对于维克多来说,印度公开赛已经把他的问题暴露在了全世界面前。

如果说维克多在本次比赛上的感觉是无奈,那中国1994年出生的薛松只能说是欲哭无泪了。本次比赛,薛松3局顶住了德国猛男茨维布勒的强攻;和丹麦名将约根森的1/4决赛,体现出比对手更好的稳定性,3局淘汰对手;半决赛对阵桃田贤斗,薛松比对手快一点点,耐心一点点,失误少一点点,即便是在桃田贤斗赖以成名的网前控制上,薛松也不落下风。但是,在21比17拿下首局、第二局6比3领先的大好形势下,薛松在一次向反手位移动的过程中不慎扭伤了右膝,被担架抬出场外。后经检查,薛松的右膝半月板三级撕裂,用他自己的话说“半月板被撕成两半了”。虽说他自己对伤势恢复很乐观,目前情况也正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这样的重伤让他势必会缺席接下来的汤姆斯杯。要知道,在中国队汤杯的集训大名单中,他是排在男单第四的位置,很有希望在今年实现自己的世界冠军梦。

同样是1994年出生的桃田贤斗本来在印度上演了一出喜剧,半决赛被薛松全面压制,本来已很难翻盘,不曾想对手意外受伤,“保送”他进入决赛。决赛中对维克多则实现了全面的压制,顺利拿到冠军。这个冠军,也让他的奥运积分一度高达第二位。可就在印度夺冠后的第三天,桃田贤斗因曾到非法地下赌场赌博被日本方面召回国内接受调查,随后罪名坐实,桃田贤斗被日本羽协无限期禁赛,同时“不被推荐给日本奥委会代表日本出战奥运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桃田贤斗本来光明的前途瞬间黑暗了。

马来西亚公开赛:王者归来

在马来西亚公开赛上,于洋/唐渊渟连克两对日本组合,其中包括在全英赛上对中国女双实现“三连杀”的日本组合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决赛时又干净利落地击败韩国一双郑景银/申升瓒。从比赛可以看出,伤势有所恢复的于洋在网前的封网和组织依然是世界顶尖的,这也让唐渊渟在后场能够更无后顾之忧地发挥自己进攻力量大、跑动范围广的特点。要知道,前几次比赛这对组合发挥不佳,于洋在网前的移动受制于伤病,实在是造成了很多不应在她身上出现的漏洞,如今伤势好转,于洋的真正实力才逐渐显现。

随着这站夺冠,于洋/唐渊渟的奥运积分来到第二位,同时跃居中国女双组合的第一位。夺冠后,唐渊渟也在社交网络上说到,于洋的伤和自己的病已经把两人逼到极限了,好在接下来可以休息调整了。也就是说,用10站的时间来到奥运积分第二位置的两人,还不是全力,却已能显出王者之风。等到她们调整完毕、全力以赴时,战斗力会更惊人。

李宗伟在家门口第11次问鼎马来西亚超级赛的冠军,赛场上的他把抢攻突击的杀伤力和稳定性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只要他能够顺利突击,那总能打出既好看又有效、同时还省力的比赛节奏。半决赛和决赛分别面对约根森和谌龙,场上的李宗伟用自己积极甚至有些“冲动”的抢攻策略打得对手有些手足无措。

新加坡公开赛:抢分结束前的混战

新加坡的“乱”,体现在比赛本身的混乱上。积分不够的运动员要抓住仅有的两站超级赛机会抢积分,积分够了的运动员需要通过比赛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当然,还有一部分队员已经没有参加奥运会的希望了,要么来享受羽毛球,要么来为自己的队友“扫雷”,顺带提高自己。

男双小将李俊慧/刘雨辰连克印尼的阿山/亨德拉、日本的早川贤一/远藤大由,身高均超过1米9的两人,进攻的压迫性越来越强,更重要的是,他们和上述两对世界顶尖组合的交手记录分别是2比2和1比1;一度不被看好的混双组合高成炫/金荷娜,本次比赛连克印尼的阿玛德/纳西尔、中国的徐晨/马晋收获冠军,奥运积分排名也来到第二的位置;徐晨/马晋受困于伤病和体能,近一年的发挥和巅峰期相去甚远,不过本次比赛再现超强战斗力,尤其1/4决赛战胜近来势头正猛的印尼组合乔丹/苏珊托;女单小将何冰娇连续战胜中华台北的戴资颖和印度的辛德胡,让人对年轻队员充满期待;本次比赛没有兼项混双的张楠没有了体能上的禁锢,在男双赛场上好好地展示了一把自己的天赋和能力,让中前场能力极强的李龙大束手无策;女双两对高手印尼的波莉/马赫斯瓦里和日本的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进入决赛,本以为这会是一场经典的女双攻防教学赛,谁知此前一直表现突出的日本组合因伤退赛。

新加坡公开赛确实是一场混战,不过混战之中亮点依旧。泰国女单拉差诺决赛战胜孙瑜收获冠军,实现了今年在东南亚三站超级赛的三连冠。从2014年开始,受困于伤病的拉差诺没有再次展现“天才少女”时期的战斗力,但2016年一亮相,她就给人一种“返厂大修外加升级系统”的感觉,在场上灵气依旧,技术细腻依旧,步法轻盈依旧,而且突击更凶、角度更刁。更明显的改变是过去在场上温文尔雅的她,如今也开始在得分后发出马琳一般不太悦耳的喊叫声。新加坡夺冠后,拉差诺的世界排名跃升至第一。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准备奥运会不等于备战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