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像家一样的俱乐部

文/ 陈书佳   2016-06-04 02:09:41


文/ 陈书佳

走进通盛亚狮龙羽毛球馆,感觉光线突然暗了下来,这与馆里的灯光条件有关。由于平时会承办一些类似车展之类的活动,所以所有的灯都紧贴在顶棚,而不是像其他场馆那样会更低,距离场地更近。这些位于头顶上方的灯,在每次抬头的时候,都会有些晃眼。这是羽顺俱乐部队员对球馆的一致看法,几乎也是唯一感到不太满意的地方。不过,这个缺点跟俱乐部的各种福利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球场就像自家客厅

羽顺,是一支俱乐部的名字。2003年就有了雏形,2008年正式成立,如今正式队员为35人。队伍人数不算多,组织结构非常完善,有队长、秘书长、财务总监等等。活动时间有严格规定,每周三晚上和周日下午活动两次,每次3小时。队员每年缴纳一定数量的活动经费,然后就不用操心场地、用球以及活动后聚餐的琐碎细节了。

羽顺俱乐部活动的场馆在通盛亚狮龙羽毛球馆,进门左边,场边放着几个单人或是双人沙发。虽然式样稍微有点过时,但是干净整洁,并不是谁家扔掉的破烂。队员们下场的时候,能有个软和的地方坐坐。沙发旁边放着圆茶几,上面放着队员们自备的保温杯或者茶杯。这样的摆设,哪里像是在羽毛球馆,分明就是在谁家的客厅嘛。

说是“回家”,并不为过,因为这原本就是队员王国富自己的球馆。有了这层关系,俱乐部平时活动也不受场地限制,人人有球打。如果有场地空着,那真是队员们实在打不动了。在别的俱乐部因为队友之间争抢场地而抱怨的时候,羽顺似乎已经进入打球的“共产主义时代”。

所以,在这里打球,心态都挺好,就算是有斗嘴的,也被看作是活跃现场气氛的一种方式,彼此笑笑,并不当真。队长就是个嘴上不闲着的人,自己一方每赢得一分,他都会对着对方的场地喊点啥,“牛逼”、“打得好”,越到比赛的后半程,他越是喊得起劲。“赛点,拿下!”喊的时候,一定要瞪着对手,露出杀气。这不是很挑衅吗?队员们不是这么想,“队长就这样,我们早就习惯了。”

其实,队长就是有点话唠。下了场,也是听他一个人说的多。拿队员们的话说,他就是爱张罗、爱折腾。前队长曾经对他有一个很客观形象的评价:他就像一条大黑鱼,总在水里扑腾,所以总能给水里带来新鲜的氧气,让水里所有的鱼都能一直鲜活。如果是少了这些折腾,水里的氧气越来越少,就成了一潭死水了。

一场“内讧”催生的排位赛

4月2日,羽顺俱乐部进行了一次排位赛。这是俱乐部的一件大事,据说每年只进行一次。尽管这天是周六,并不是球队常规活动时间,队员们还是来了一半多。这次意外的召集,都是因为队员们在微信群“中国羽顺”里聊天时表现出谁也不服谁,于是队长看不下去了,一声吆喝“不服来战”。内讧,催生了这场排位赛,排出座次,看谁还不服谁。

据透露,排位赛的原定比赛时间是在4月1日。这一天是“愚人节”,队员们觉得少了点严肃的色彩,这可是一年一度的排位赛,“打出来了却觉得只是个玩笑,那怎么行?”于是,排位赛推迟一天,哪怕是占用了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队员们依旧热情高涨。

俱乐部的女队员只有4人,当天只来了两人。所以,排位赛只设男双一个项目。共有8对选手参赛,采用单循环制,最后通过胜负关系排出名次。为了保证比赛水平接近,具有竞技性和观赏性,搭档的确定很特别,由队长指定。而两名女队员则承担执裁工作,一名担任裁判长,一名担任裁判。当然,由于不受场地数量限制,会同时开好几场比赛,一名裁判显然是顾不过来的。没有裁判的场地,判罚标准很简单,尤其是在出现争议球时,标准只有一条:谁声儿大谁得分!

队员们有专门印了俱乐部名称和自己名字的队服,但在排位赛时只有两三名队员穿着。有队员就算是带了,也没穿,原因是“只是队内赛,没有必要那么正式”。服装不讲究,并不等于在球场上不认真。每对组合都要打满7场,这对于组合年龄相加平均都在90+的队员们来说,体力是个大考验。年龄偏大,是俱乐部的客观情况,超过50岁的队员占了大多数。原计划进行3小时的比赛,一直持续了近4个半小时,因为中间不断有老队员需要时间休息,无法连场进行比赛。最终,队长与搭档以7战全胜的不败战绩获得第一名,而复杂的胜负关系导致四个组合并列第三,两个组合并列第七,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餐桌是交流球技的根据地

在羽顺俱乐部,每次训练结束有一个固定节目——吃饭。据说,选举队长时有一个“硬指标”:队长必须能给队员们提供训练后吃饭的便利。有趣的是,现任队长也正是在餐桌上投票产生的。

去年,俱乐部队长改选,有三个候选人。现任队长准备了竞选纲领,用A4纸打印出来发给大家,竞选当天还进行了演讲。最后,队员们在餐桌上用餐巾纸充当选票,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出了新任队长。

这个吃饭可不是简单的吃吃喝喝,除了填饱肚子,最主要的功能是交流球技。吃得差不多了,王国富用自己的手机充当“球场”,用一根筷子作为“中线”,再把一根牙签掰成四段,放在“球场”两侧充当“队员”。手指在场地两侧不断移动,复盘在当天排位赛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与队员们一起讨论。

这样的场景是每次餐桌上的常态,总结得失,交换心得。顺便,为下一场“约战”。王国富对于自己在当天排位赛上的发挥不太满意,就在餐桌上找到了下一次训练的搭档,同时确定了两个对手,三对选手约定为解决排位赛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对抗。有队员说,这就是俱乐部的队员始终保持凝聚力和斗志的原因。“如果每次打完就走,没有这样的交流,可能激情就越来越少了。像我们这样,总能从讨论中激发出新的斗志,让他们每次打球都充满激情。”从拥有雏形到现在13年,不少队员都是在俱乐部超过10年的“老人”。

羽顺通过这样特殊的球队制度保持着不俗的水平,国手蔡赟、前国手谢中博都曾经到他们的球馆跟队员们交流。“跟他们打完,他们会给我们指点一下。毕竟是高手啊,一点就点到了我们薄弱的环节。”比得到指点更高兴的是,曾经在与国手的较量中抢下了分数。暂且不论国手投入有多少,这个经历至少是个不错的谈资。每每说起,只捡自己露脸的这一段,然后周围明白怎么回事的人,都跟着哈哈大笑。

从打球中找到快乐,球不能打一辈子,快乐可以!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个像家一样的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