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文 /杨弋非 摄 / 刘紫园   2016-06-04 02:09:44


文 /杨弋非 摄 / 刘紫园

刘成好像是个很容易紧张的人。3月24日上午,国家队2016年世界冠军登榜仪式上,作为主角之一的他,整个上午都在紧张中度过。眼看仪式马上开始,刘成还在死死盯着手中那份有多处修改痕迹的发言稿,嘴里一遍遍熟悉着一会要当着全队的面说的话,不时抬头,眼神茫然地看看四周,再来个深呼吸。登榜仪式中,刘成发言的时候,手在不停地颤抖,双腿本来并拢站的好好的,可不自觉地一会稍屈一会又伸直,真个身体随着腿部动作不停地晃动,看上去极其滑稽。

刘成好像又是一个不会紧张的人,就在登榜仪式的当天下午,他为《羽毛球》杂志拍摄了最新一期的封面照片。这是他第一次的“棚拍”经历。经过短暂的适应期,刘成马上显露出自己的“本性”,各种搞怪,各种“不正经”,数次把摄影师逗得笑弯了腰。而这里说的适应期,不过10分钟左右。

刘成这样评价自己:“我是一个很喜欢走极端的人。”遇到自己非常在意的时候,他会很用心,甚至会过分用心导致紧张,比如世界冠军登榜仪式,刘成说,这对他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时刻。遇到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刘成说自己“心很大”,什么都不往心里去,看上去很随性,甚至有点玩世不恭。

正是因为性格上的随意,刘成的羽毛球之路一直在向前,可似乎总有些不温不火。也正是因为性格上的倔,当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开始努力的时候,他对努力的执着,让自己收获了世界冠军。更是因为他对自身认识的加深,他开始在冲击里约的道路上,全力以赴。

“多动症少爷”的选择

纵观国家羽毛球队的队员们,走上羽毛球道路的初衷基本上分为两个派别,一是强身健体,二是父母无暇管理,找个地方“拘禁”起来,刘成就属于后者。

1992年出生在福建三明的刘成属猴,小时候的他活脱脱一副猴子的性子:只要看见墙头,绝对要纵身一跃,翻过去才算完;从高台往下走,绝对用不上楼梯,都是一跃而下,在空中还经常摆几个pose,体会一下飞翔的感觉。走在路上,几乎看不见他一步一步往前走,而是各种“上蹿下跳”。好几次,刘成的爸爸已经把带儿子去检查是否患有多动症的事情提上的议程。

其实对于小孩子来说,活泼好动是天性,只不过在成长的过程中,如果不能去引导这样的天性,活泼好动很可能变成四处惹祸,这也是刘成的父母最头疼了。而且在他小时候,父母是双职工,每天6点才下班,而刘成小时候4点就从学校“释放”了,这两个小时的“真空”成了刘成“大闹天宫”的黄金时间,这让父母既担心,又头疼。

刘成二年级结束那个暑假,父母终于找到了限制刘成的“紧箍咒”。当时刘成伯伯的一个朋友是三明一个业余羽毛球兴趣班的教练,父母就把刘成送到了这个培训班。对于进培训班的目的,父母不是期望刘成把羽毛球打得怎么样,而是“下了课就来训练班,给我乖乖待着!”

之后的时间里,刘成每天放学后就会来到培训班,不过对于他来说,无非就是换个环境继续发泄他似乎无穷无尽的活力。在刘成的记忆中,这段时间自己几乎没有怎么打过球,而是拿着拍子和训练班的小伙伴们追逐打闹,只不过环境从室外的“山高壑深”变成了羽毛球场的“一马平川”,这大大降低了他瞎跑的危险性,虽然他还是需要注意那些铁质的羽毛球网柱。



在兴趣班玩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刘成在羽毛球上的“造诣”依旧保持在“几乎不会打”的高度,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羽毛球的缘分。那时,省体校的教练到各地选队员,来到三明,一眼就相中了一群孩子中跑得快、跳得高的刘成,希望他能到位于福州的省体校去试试。父母同意了教练的请求,不过并不是希望孩子就此走上一条羽毛球的光辉大道,而是觉得孩子从小被家里宠着,希望他出去锻炼一下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等到锻炼的差不多了,再回来继续读书。

刘成自己对这个机会那是满口答应,由于父母对自己管教很严,他很想能有机会“逃”出去,去福州打球是个很好的机会,而且刘成对福州并不陌生,他的外公家在福州,每年他都要去好几次。

临近出发,刘成愈发的兴奋;可到了出发当天的早上他却变卦了。从刘成记事起,他就是奶奶带大的,和奶奶感情特别深,如今眼看就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奶奶,他一下子舍不得了,哭着喊着不走,最后愣是被爸爸拖上火车。当时三明到福州还没有高铁,这段路程火车大概要开五六个小时,刘成就在火车上哭了五六个小时,还不时地拍打着车窗,大喊“我要下去!”引得全车厢的人都向父子俩行“注目礼”。

来到福建省体校,训练的困难还没遇到,生活上的问题就结结实实给刘成来了个“下马威”。在家里,刘成是个“小少爷”,生活中所有的事都是奶奶帮他打理好,如今需要自己动手,刘成傻眼了。有一件事他记得很清楚,到体校后第一周的周末,外公来接刘成回家过周末,发现他穿着冬天的衣服,再往床底下一看,脏衣服堆得满满的。原来刘成不会洗衣服,训练完换下来的脏衣服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堆在床下。没有衣服穿,就只能把父母本来准备让他冬天穿的衣服穿上。要知道当时是暑假,而且刘成是在以闷热闻名的福州。不过很快,“心很大”的刘成就忘了离家的伤感和新生活带来的不适,和来自天南海北的小伙伴们打成一片。



从接触羽毛球开始,刘成就没有好好的打过,父母也没想让他走专业运动员的道路,把他送到福州也只是为了让他锻炼锻炼。可没曾想到,刘成最终却走上了这条全家都没意料到的路,而引路人,是刘成在体校的恩师,何年平。

刘成

生 日:1992年1月4日

身 高:1.84米

出 生 地:福建三明主要成绩:2015苏迪曼杯冠军

前进路上贵人相助

何年平教练是羽毛球运动员出身,曾担任过福建省羽毛球队的总教练,也正是他把当时对羽毛球还是“一张白纸”状态的刘成选进了省体校,而刘成进入省体校之后也是在何教练手下训练。何年平教练过硬的专业能力和教学水平让刘成受益匪浅,刘成回忆说:“当时何教练和其他教练不一样,不会让我们去练大力量,而是把基本功练习和球感培养放在第一位。比如别人出早操都是跑步,我们出早操就是挥拍。”对于小孩来说,过早的练力量不但对打球没有什么益处,还会对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何年平教练深知这一点,而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本身身体素质就出色的刘成进步神速。

刘成和现国家队男单队员田厚威是同一批进入省体校的,当时两人的年纪是最小的,个头比同批队友矮了一大截,打球的水平也是最差的,不过在何教练极具针对性的训练下,两人很快就体现出自己在羽毛球上的天赋。在体校练了一年之后的一次全省少年比赛,刘成和田厚威包揽了男单的冠亚军。在决赛中,刘成战胜了田厚威,而田厚威在身体素质测试环节表现的更好,根据青年赛事的规定,二者相加,刘成在那次比赛中的排名是第二位。

那次比赛之后,爸爸为了奖励刘成,带他到张家界玩了一圈,不过这次游玩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家里准备用这样一种让刘成开心的方式,结束他的羽毛球之路。在父母的计划中,送他出去打球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历练,如今效果已经达到,就希望他能回到三明,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就在刘成的羽毛球道路眼看要被“腰斩”的时候,刘成羽球之路上的另一个贵人出现了。

就在刘成在张家界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厦门队的教练林江利给他的家长打了电话,林教练看到刘成身上的潜力,就向他发出了邀请,省体校的教练也不断地做刘成父母的工作:“让他去试试吧,就试一年,怎么样,不行再回去!”禁不住教练多方的软磨硬泡,加上刘成当时刚刚读完五年级,如果一年之后再回去读书,时间上也来得及,父母这才答应了。

来到厦门,刘成从体校半天上课、半天训练的模式转为全天制的专业训练,晚上进行文化课的学习。这样的生活对刘成来说很新鲜,他也很感兴趣,练得很投入,只不过随后而来的一件事,让他备受打击。

一年后,又是同样的全省少年比赛,刘成以比赛卫冕冠军的姿态参加,可谁曾想,一年前还“一览众山小”的他,一年后却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线。刘成回忆说:“那时候我岁数小,比我大一点的都开始发育了,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比我高出太多了,那个年龄段,谁力量速度占优势谁就能赢球,这道理现在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当时就觉得‘怎么去专业队练了一年,从冠军变得小组都出不去!’去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冠军,那时候小,容易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入场的时候自己像个大明星一样,结果小组都没出线,太尴尬了!”

从高高在上到被打入底谷,刘成心中的挫败感可想而知,他想到要放弃,可是林江利教练没有放弃他。林教练去做通了刘成父母的工作,让他继续走羽毛球之路,而刘成从小就很听父母的话,父母让他继续,他也就乖乖地留在了厦门队。

林江利教练如此大费周章让刘成留下,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可林教练慧眼独到之处在之后的日子愈发凸显。在刘成的记忆里,从进厦门队开始,林江利教练就很宠他,比如他还在厦门二队时,犯错误被教练罚站,当时在一队执教的林教练还经常过来安慰他。在训练方面,林教练也时常来对刘成进行指导。

相比于同年龄的孩子,小时候的刘成属于发育比较晚的,在参加少年赛的过程中,他往往要和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对手比赛,往往对手一抬手杀球,刘成只剩满地找球了。整个少年赛,他只在最后一年和田厚威搭档拿了一次双打冠军,其他的时候小组都没有出线。

2008年,是刘成第一年参加青年比赛,在那年的秦皇岛,他收获了全国青年锦标赛男双冠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随着身体发育,刘成在力量和速度上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而针对他爆发力好但是耐力较差的体质特点,林江利在刘成刚刚进入青年的时候,就让他主攻双打。

到了2009年,更具针对性地训练让刘成在双打上有了显著的提高,可这时,国家二队要进行备战当年亚青赛、世青赛的队员选拔,需要让每个地方队推荐队员,厦门队就把刘成派了过去,因为那时是单打选拔赛,所以队里也没给刘成定任务,而是让他来“玩一玩”,可没想到一年多没打单打的他,凭借自己超强的进攻能力,在那次选拔赛中收获了男单亚军,决赛之所以输球,是因为他右脚拇指在半决赛时受伤了,决赛几乎属于放弃了。正因为在选拔赛中的突出表现,刘成入选了当年国家青年队出征世青赛的大名单,虽然成绩并不突出,不过第一次为国出征的经历,还是让刘成满心欢喜。

2010年,国家队在福建晋江集训,同时还进行了一次国家队二队单打的调赛,刘成在参赛名单中。但是在此之前,刘成在训练中崴了脚,由于当时紧急处理不当,让他的脚肿的非常厉害,再去参加调赛前的三个月,别说系统训练了,他几乎就没有动过,这让他打完第一场比赛后,全身反应很大,进而“外伤引起内伤”导致发烧、拉肚子,只能放弃调赛。

在2009年准备世青赛的时候,国家队单打、双打组的教练都非常看好刘成,都想要他,但为了备战2011年的青奥会,刘成在当时主攻单打。可就是这次不合时宜的崴脚,让刘成的青奥之路断了。刘成说:“真的感觉是阴差阳错,我在厦门队练双打的时候,被国家队单打组看上了;练了一段时间单打,受伤了没进二队,后来又开始打了双打。”刘成看来,单打的训练经历对自己后来打双打很有帮助:“比如2010年亚青赛、世青赛,当时我主要练单打,但是后来比赛中和包宜鑫配混双拿了冠军,就是因为单打的跑动和线路练习让我在混双中也能表现的不错。”世青赛后,刘成接到了国家二队男双组的调赛通知,他表现的不错,顺利进入国家队,6月30日,他正式到国家队报到。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充满了坎坷,从2008年开始,刘成频频在全国青年赛中收获冠军,可国家队陆续选择了同一年龄段成绩没有他好的一些队员,却一直没有向他伸出橄榄枝。曾几何时,刘成已认定国家队和自己无缘,好在他坚持了下来,好在他成功了。



“国字号熔炉”的锻造

刘成说自己“心很大”一方面说的是自己想得开,遇事不往心里搁,另一方面则有了几分“不思进取”的味道:“在厦门队打球,稍微累一点就告诉自己说好了,练的够了。输了比赛难过不一会就过去了;就算是那段时间没有被选入国家队,没几天就觉得反正就这样吧,无所谓。”在厦门队的时候,刘成的训练一直不是很认真,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退路:“打不好就打不好呗,反正现在以我的水平,队里又不会不要我。”

到了国家队以后,刘成并没有想过要去改变自己,只不过渐渐的,他发现他不得不改变自己,他说:“身边的人都那么刻苦,我要是在旁边漫不经心的,会感觉和这个环境不符。并不是我有意识地去让自己紧张起来,而是在中国羽毛球队这个大环境里,你自然而然地就会紧张起来。”天赋加上更加端正的态度,刘成不断进步着,顺利升入一队。要知道,他这一批的队员中,升入一队的只有3个人。到一队之后,刘成身边一起训练的换成了蔡赟、傅海峰这样世界顶尖的选手,这让他有了更好的提升空间,不仅可以学习世界顶尖运动员对待比赛、训练的态度,更是加深自己对羽毛球的理解的机会,刘成说:“当时真的感觉你都不用刻意去观察,身边都是比你强的,你只要看两眼他们的训练,就能学到东西。”

从升入一队开始,刘成就和李根组成了固定搭档参加比赛,这段组合的时间是两年。对于刘成来说,这两年的时间是自己对双打理解加深的时期。虽说他很早就开始练双打,但无论是在厦门队还是国家二队,对于双打的训练更多的是基本技战术层面的,刘成一直没有固定的双打搭档。刘成说:“那段时间应该是我真正开始领悟双打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双打。双打不是简单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打,而是要有沟通,有信任,有互相包容和理解,互相依靠又互相帮助。”两年的时间,刘成在男双上快速的前进着,期间还和骆赢、骆羽等队友搭档打过混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刘成觉得自己更适合打混双:“原来练单打的原因,我的整个动作幅度会比较大,速率没有那么快,所以感觉打男双有点难,打混双就能更好地把自己跑动范围大、控球比较好的特点打出来。”

从2013年中国大师赛开始,刘成开始和包宜鑫搭档参加混双。虽然那次比赛因为包宜鑫受伤,两人早早退赛,不过也是那时候开始,刘成的重心逐渐向他自己觉得更适合的混双转移,虽然在2014年大师赛上,他和康骏搭档收获了一个男双冠军,不过他的才华,更多地在混双赛场体现了出来。

开始打混双之初,刘成延续了他一贯的性格:心大!他并没有把打混双看做自己的要勇攀高峰的机会,只是简单地认为“这就说明我以后能打更多的比赛了,挺好”。只不过当时包宜鑫的女双成绩正处在一个巅峰,重心更多地放在女双上,两个人搭档混双的机会并没有刘成想象的那么多。不过刘成并没有什么抱怨:“我真的是看什么都看得开,队里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去做,有比赛打就好好打,没有就好好练,就这样。”

厚积薄发,这是形容刘成最贴切的一个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刘成和包宜鑫的锋芒开始显露出来。从2014年10月的法国公开赛,一直到2015年澳大利亚公开赛,期间近8个月的时候,刘成/包宜鑫没有输给过任何一对外国选手,包括阿玛德/纳西尔、尼尔森/彼得森等中国混双的主要对手;2015年的印度超级赛,刘成收获了自己第一个混双超级赛的冠军;8月的雅加达,刘成/包宜鑫成为世锦赛混双亚军,在半决赛,他们战胜了徐晨/马晋。

2015年的集中爆发,刘成非常感谢搭档包宜鑫,他说:“其实我原来是一个对待比赛都会无所谓的人,有时候输了也无所谓。可是包宜鑫是一个很好强的人,刚开始搭档的时候她就老觉得我懒懒散散的,也因为这个我俩没少争执过。可就像我之前说的,当你身边的人都在努力、都在百分百投入的时候,你自然而然的也会和他们一样。一起训练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包宜鑫那种对胜利的渴望,那种对训练中每一个球都严格要求的态度对我影响很大,我被她带动着慢慢改变,到现在,我的求胜欲望也特别强!”

在搭档之初,刘成/包宜鑫的组合以包宜鑫为主导,刘成说:“包宜鑫是一个球商很高的人,战术意识很强,我其实在思想上会有点懒,就是希望在场上能打的简单一点。可实际上,随着对手对你的研究,简单的打法在球场上是行不通的。”包宜鑫很好强,对自己要求很高,同样对搭档的要求也很严格,这也成为两人刚搭档的时候争吵的一个“导火索”,不过刘成用自己的方法让这段“剑拔弩张”的时期平稳过去了,刘成说:“毕竟我是男的,要对女孩多一些包容和谅解,大度一些,不过遇到技战术方面的事,那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俩都是这样的。”

里约奥运积分赛开始前,刘成对待比赛的态度是去冲击,他做得很好,让他强势杀入混双世界排名前十的榜单;可奥运积分赛开始后,刘成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他说:“你成绩好了,排名上去了,就感觉位置不一样了。过去式冲击别人,现在既要冲击上面的队员,还要被别人冲击。说实话,我没想到自己能那么快打到现在的位置,还没完全做好准备。”刘成坦言,这段时间两个人的心态都不是很好,很着急,虽然现在他们的奥运积分排在第4,在中国队内部排在第二。刘成说:“这段时间我俩成绩不算很好,输了很多过去没输过的对手,主要还是心态。感觉自己位置上来了,场上有些缩手缩脚,放不开。对我们来说,奥运积分赛没几站了,时间真的不是很充裕,要尽快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曾经的刘成“心很大”,他懵懵懂懂,认为一切都无关紧要;如今的刘成心很大,他已经学会去在意很多需要他在意的东西。相比于同年龄段的队员,刘成有些大器晚成的感觉,不过“成器”之后,他成色十足。如今,刘成的心依然很大,大到在男双和同样年轻的鲁恺搭档,能和世界排名第一的李龙大/柳延星杀得难解难分;大到能让自己成为国家队混双奥运资格的佼佼者。刘成一路走来,印证了那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成: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