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羽球玩出新高度

文/ 黄竞欧   2016-06-04 02:10:28


文/ 黄竞欧

湖南大学羽毛球协会成立于1997年,是学校的明星社团,也是学校体育类第一大社团。每年入学季的纳新活动,羽协帐篷前总是人流不息,大多是大一的新生,也不乏对羽毛球同样热爱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协会每周至少开展一次活动,这也给爱好打球的同学们带来了家一般的温馨。成立至今19年来,协会培养了3000多会员。会员们毕业之后,尽管在世界各地从事不同种类的工作,但很多人还一直保持着打球的习惯。

各种比赛,交流无障碍

学校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平时各自组织活动,每学期到了大型比赛时再共同筹办。新生杯、校系杯和老乡杯是校内最大型的羽球比赛,每年都凝聚着极高的人气。

除了全校性比赛,各学院院队也经常互相切磋。比如去年院队纳新之后,生物院、土木院和化工院等为了让大家尽快适应大学的羽球生活,认识新朋友,就组织了新生之间的交流。来自不同学院的会员的技术水平大相径庭,譬如土木学院等资历较老的院系,一般都会有一些技艺超群的老一辈指导员,并培养出一大批高手;而生物院则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学院,很多软实力还要靠学生自己慢慢累积。去年新生赛后,在协会会长的帮助下,羽协训练部的孟燚磊经过一年努力,在生物学院组建了第一届院队。成立后的生物学院队每周末晚上训练一次,新生的热情很高,就算不在院队编制的同学也会跑过来一起练习。随着队员的水平渐渐提高,院队开始和其他学院打起友谊赛,一方面增加竞争和娱乐,另一方面也是为学校的大型比赛练兵。

能吃辣会劈叉的全能训练队

湖南大学没有羽毛球体育特招生,训练队的十几名队员都是从平时的组织活动以及新生杯比赛中选拔出来的,利用每周二下午和周六上午的时间训练。至于教练,就是上一届训练队的学长们,采取一届带一届的方法。

训练队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就是刚加入的新队员一定要经受“辣”的考验。一家隐藏在宿舍旁边巷子里的小店,以变态辣鸡腿出名,鸡腿上面的辣椒油可以选择刷一层到七层。当然,吃刷到第七层的鸡腿绝对是极致的人生体验,平时训练迟到的队员往往要接受这样的惩罚。

队里的“球技担当”方伟,人帅、身材好,跑动超快。最重要的是,来自重庆的他特别能吃辣,每次训练结束大家一起去消夜,别人都刷两层辣,只有他刷七层。他每次吃的时候,大家都会停下来张着被辣到麻的嘴巴,用无比惊讶的表情盯着他。去的次数多了,连小店的老板都抓到大家的这个特点,每次一看到有新面孔来,都会善良而友善地悄悄提醒:真的很辣哦。

除了能吃辣,训练队的队员还有一项看家本领,就是劈叉。练习劈叉是每次训练收尾的保留节目,每次上演必定惨叫声一片。被压队员在中间,另外两名队员一个拖住左腿,一个扯着右腿,两边同时发力。画面虽然有点“残忍”,不过效果还是非常明显,有些看着来不及接的网前小球,一个劈叉就马上到位,把球救回去的时候对手都惊呆了。有的腿长的队员可以从中后半场一步跨到网前,感觉神气极了!

虽然劈叉压下去了,但步法依然是基础,不定向步法多球训练也是队员不能跳过的关卡。训练队的负责人会给队员指定各种方向,指东打西,配合一系列假动作,挥动小臂抡了好大一个圈,看似把球狠狠丢出去,结果只是轻轻一个网前小球,或者把队员骗到后场再把球丢到前场,训练大家二次起动的能力。扔球的人姿势妖娆,接球的人简直就是晕头转向了。

这么辛苦的训练结束后当然要用美食来犒劳大家一下。有一次,吃货们打完球去火锅店约饭,青菜刚倒入锅里,还没等水开,大家就七手八脚夹上来开吃。这样还常常从一家店出来马上惦记起下一家,吃货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天南海北,老乡赛球

“老乡杯”羽球赛是由湖大南北校区共同发起的,是协会举办的最有特色的活动之一。组委会把全国地区分成湖南、广西、广东、包邮(江浙沪)、东北、西北、福建、中部八个部分,老乡和老乡组队,然后再尽量调整,把各个地区的实力分配均匀。

由于每支队伍的队员都来自同一个地区,球风非常相像。比如广西队以杀球见长,球拍磅数拉到很高,面对对方的高球通常是很暴力地杀下去,有他们在的场地,打球声音都不太一样;包邮队(江浙沪)就比较爱打拉吊,太极打法的他们就是要以柔克刚;东北队最突出的特点则是扛得住,他们不喜欢花哨的假动作,更注重直接对抗。当然,技术最强大的还是东道主湖南队,攻守兼备。

比赛进行了两天,用团体赛五个单项的方式,最后东道主湖南队拔得头筹,包邮队拿到亚军。由于彼此都是老乡,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场上打的认真,场下笑的开心。比赛结束,大家又开始约在一起去吃家乡菜,约着放假一起回家,一场比赛让大家在陌生的城市收获好多家人。眼看要到举办第二届老乡杯了,这次协会想把它办得大一点,于是拉上了隔壁的中南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准备办一个三校老乡杯。



校园羽星

孟燚磊:淘出来的羽球情

协会训练部的孟燚磊来自浙江温州,高中时候开始打球。几次和朋友玩球的经历,让他爱上了羽球在空中飞行的样子。于是他加入了学校的羽球社团,每周五下午放学跑去和小伙伴切磋,有时候无聊,自己一个人也能对墙壁打上半天。

由于那时候打球的机会很少,孟燚磊就带着全班男生跑到教学楼之间的过道天桥上玩,结果被老师没收了球拍,每次打球都要前去申请。后来,孟燚磊索性和小伙伴们跑到楼下去打野球,结果带动了全校同学课间打球的热情。

进入大学,孟燚磊凭借在新生赛中打进男单八强的好成绩被招进训练队。从基本功慢慢练起,每周两次的高强度训练让他进步不小。去年,因为机缘巧合,他成为羽协训练队的主要负责人,并且在自己的学院组建起第一支羽毛球队,成绩还相当不错。

上大学之前,孟燚磊想象的羽毛球协会只是一个打球的地方,但进入协会后他感觉到更多的人情味。出去比赛,即便输给对手也不会沮丧,因为加油声早已让他收获温暖。

方伟:颜值、球技双担当

羽毛球已经陪伴方伟走过五个年头,他说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羽毛球就变成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作为一个零基础的羽毛球爱好者,方伟在网上搜视频,去场地看别人打球,慢慢模仿,一招一式都是凭借自己的一腔热情学会的。高中时,他因为住校的原因,甚至连上网找视频学习的机会都没有。一边是严峻的高考,一边是心心念念的羽毛球,夹在其中的方伟选择每个周末花上几个小时在球场释放压抑的心情。他说,在那段昏黄黑暗的日子里,是羽毛球给他带来一片澄澈明镜的天空。让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高三的时候,右手手腕因为旧伤加上过度劳损而腱鞘炎发作,做完小针刀手术需要休息一个月。可是作为一名职业发烧友,在术后一个星期他就用左手代替右手,挥舞着球拍重回球场挥洒汗水。

现在,方伟在羽协担任训练部部长,承担起训练年轻队员的任务,在提高自身球技的同时,更多了一份为羽协输入新鲜血液的责任。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把羽球玩出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