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是亲!玩,是乐!

文 \/ 李金钢   2016-11-25 08:56:25

文 / 李金钢

工作之余,我喜欢与家人亲戚一同打羽毛球。赛事主题:打,是亲;玩,是乐!球友:媳妇、女儿、女婿、外甥;项目:单打,双打;角色:选手兼教练;地点:体育馆。

场上对手不同,自己的心理状态也不一样,打法亦会适时而变。有人戏称“看人下菜碟儿”,我郑重其事地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和媳妇的姓名中各取一个字,正巧可以组合成“李宁”。与媳妇打球,你得哄着她,让她高兴。结果“霸王条款”也随之而来,且异彩纷呈。对媳妇不能扣杀,不能轻吊,不能打四方球,只能进贡式的、舒舒服服地喂球。这样一来,她心里才甜滋滋、乐呵呵的。否则,要不了多大一会儿,她就气喘吁吁、鸣金收兵了。不过,咱也会变通应对、暗度陈仓,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扩大活动范围,出出汗、松松筋骨、减减肥,享受一下体育运动带来的益处。

我和女婿打球,可以缩写命名为“刚健之争”。他技术比我强,我心理占优势。“泰山”压顶,女婿的心理压力比山大。上得场来,我是老当益壮,真刀真枪,不管不顾,用尽浑身解数。他则有所保留,十分功夫使出七分力气,球的落点大体在我的可控范围之内。他赢上几分又失误几个球,礼让三分,变相尊老。因此,双方互有胜负,皆大欢喜。

我和女儿打球,基本上是在给她上辅导课:讲规则,说要领,教发球,练动作,做示范,纠错误……一旦女儿不想打了,还要苦口婆心、不容置疑地开导、鼓励、要求,让她自觉自愿地回到球场上来。维持场面,挽救基本面,开创新局面。全家齐上阵,一个都不能少。

家庭对垒热火朝天,“窝里斗”逐步升级。我和女儿、女婿有约:以后新增加一个项目——混合双打,老两口对小两口。

我和外甥打球有言在先,立下“君子协定”:场下是亲戚,场上是对手。放开打,玩真的!外甥正当年,恰似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他人高马大,体力好、反应快,技术细腻,覆盖面广;我,虽说渐近夕阳红,但青山依旧在,身材精悍、跑动灵活、步法轻盈。战前,我作了分析:人高马大的软肋是转身相对比较慢,弯腰也费力,自己应尽量把球打得离他远一点、低一些,或者是打他的身后。进入实战,双方攻防转换、高接低挡、闪转腾挪、左奔右突,勾对角、推斜线、凌空杀,攻城拔寨,各显神通……俗话说,外甥打灯笼——照旧(找舅)。羽毛球场上的现实是,与外甥打球——舅舅照旧输球。一切以时间地点为转移,哲学现象无处不在,“羽”乐相伴而生!

因“亲”相聚而开打,因“打”亲人而相聚。打,是亲;玩,是乐。与家人亲戚一同打羽毛球,彼此间涌动着浓浓的亲情,传递着厚厚的爱意,弥漫着满满的快乐。内心鲜花怒放、礼花缤纷,汇聚、飘溢着阵阵温馨。场上的比分助推情感密度的累加、友爱刻度的攀升,谁也不在乎输赢了……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打,是亲!玩,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