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海峰:简单成就伟大

文 /杨弋非 摄 /唐诗   2017-01-21 10:47:34

10月3日,当大多数中国人都在开心地享受国庆长假的时候,中国羽毛球队的大部分队员依然在训练馆挥汗如雨,用数十年如一日的训练,祝贺祖国的生日。

下午3点,男双组的队员练完力量,从力量房“转场”回到球馆,准备进行下一阶段的有球训练。傅海峰走在最前面,背着球包,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眉头微蹙,就像他平时习惯的那样。和里约奥运会时相比,傅海峰的头发长了一些,整个人瘦了一些,并没有因为奥运会后一个多月的休息而发福。

蝉联两届奥运会男双冠军,傅海峰在羽毛球奥运历史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对于这样一个前无古人的成绩,他有足够的资本去享受、去放松、去收获“历史第一人”带给他的种种荣誉。然而,他没有,他还是回到了训练场,和过去二十多年一样,继续挥汗如雨。他说:“后面还要打丹麦、法国的比赛,不回来训练怎么打?”言语之中,只有简单的“下一个目标”,完全没有提及刚刚过去的那届对他来说应该无比难忘的奥运会。

傅海峰曾经这样评价自己:“除了羽毛球,我什么都不会,不打球我还能干嘛?”正是因为这样一个简单的理由,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坚守在自己的羽毛球之路上。即使同批的运动员陆续退役,即使和他一起笑傲群雄的蔡赟已经开始了人生的新篇章,傅海峰依然在自己“只会”打的羽毛球上坚持着。

傅海峰是一名伟大的运动员,但却是一个简单的人。

简单,只因心中的坦然

来到球馆,傅海峰把球包放到了他习惯坐的椅子前,戴上护具,做着简单的有球训练的准备。训练开始,傅海峰依旧很安静,除了发力击球时嘴里自然喊出的声音。战术对抗,久疏战阵的他明显不在最佳状态,在和年轻队员的对抗中并没有体现出什么优势,甚至还出现了很多次对来球是否出界判断上的失误。待球落地,傅海峰稍显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对隔网而立的年轻队员说一句:“好球!”

对抗结束,傅海峰马上拿了两个冰袋放在自己的两个膝盖上,男双主教练张军询问他的情况,傅海峰并不是很满意:“不行,膝盖还是没有力。”

“已经不是年轻时候了!”傅海峰这么评价自己。“奥运会后参加一系列活动,一个多月都没怎么训练,力量下降得很厉害。年轻的时候,一个月不练,恢复一周也就差不多了,可现在我已经差不多恢复一周了,力量各方面还是跟不上。”

直到接受采访前,傅海峰依然满脑子想的是之后的丹麦、法国的比赛怎么打,他完全没有哪怕一次去回味刚刚过去的奥运会。所以,当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静静地思考了很久。

里约奥运会前,不管在什么场合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傅海峰谈及奥运目标的时候,都会掷地有声地说:“我的目标就是金牌!”的确,在里约,傅海峰再一次把奥运男双金牌挂到了自己的胸前。看起来这是一种舍我其谁的完美演绎,而实际上,傅海峰的心里可没有话语中那么有底气:“说实话,那时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能拿块奖牌就不错了,金牌根本就没有想。我自己心里有本账,从这个周期的表现来看,我和张楠的成绩根本不足以去冲击金牌,只不过在奥运会前,为了士气,为了让自己更有动力,我必须说自己要去拿金牌。”

如此看来,傅海峰是以“哀兵”心态前往巴西的,可实际上,他连“哀兵”的心态都没有。在他心里,这次奥运会,就是一次比赛而已,是自己作为一个运动员需要去完成的“任务”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2004年、2008年、2012年,三届奥运会的征程已经让傅海峰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去面对里约,更何况在过去的12年里,他经历过失败,经历过遗憾,更经历过成功。傅海峰说的很简单:“我什么都经历过了,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打比赛。”

这样简单的心态,带给了傅海峰不一样的能量。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现,他很满意:“抽签算不错了,其实我们打任何一对对手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要是抽的不好,估计我们小组都出线不了。”8进4的比赛,几乎全场落后于韩国选手金基正/金沙朗,傅海峰也没有丝毫的慌乱:“反正奥运冠军我已经拿过了,我输得起,输了无所谓。我觉得这个心态很好,没有说落后了着急,或者说领先了要马上拿下比赛,只想拼好每一分,把自己的东西打出来。就算男双输了,张楠还可以去冲击混双,也算为他保留了精力和体力。”后来,傅海峰/张楠强势逆转金基正/金沙朗,傅海峰在赛后留下了那句霸气的:“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不会慌,因为我和张楠都是奥运冠军!”决赛对阵马来西亚组合陈蔚强/吴蔚升,傅海峰/张楠也是在关键时刻一度落后的情况下完成逆转。傅海峰说:“运气不错,陈蔚强/吴蔚升,包括之前打的金基正/金沙朗,他们都没有打过奥运会,关键时候我能看到,他们的脸色都变了。如果他们有过奥运会的经验,估计结果就不是这样了。”形容自己的奥运夺冠之路,傅海峰说那是“坑坑洼洼”:“好在落后的时候我们能稳得住,对手则是越打越急,越打越懵!”

夺冠之后,傅海峰和4年前一样跪倒在地,兴奋大喊,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对他来说,相比于2012年伦敦夺冠实现梦想时的狂喜,2016年的里约夺冠,只不过是自己完成的一个平常的任务而已,获胜后的兴奋只是运动员胜利后最直接的感情宣泄。如果非要给它加一个额外的意义,傅海峰说:“前面三枚金牌都丢了,我们这项拿下了,我完成任务了。”

颁奖仪式后,傅海峰面对镜头时流下了男儿泪,说出了那段戳中无数人泪点的话:“这个舞台离我越来越远,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时间再为中国队付出,我没时间了……”

比赛获胜本身的喜悦,并没有让傅海峰激动到难以自持。只不过站到领奖台上,在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中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已过而立之年的傅海峰顿时思绪万千:“大家看到的都是站到领奖台上的运动员光辉的一面,但是背后的付出很少有人知道。还有那些没打出成绩的运动员,或者已经离开赛场的运动员,还有我们的教练、队医、工作人员等,离了他们每一个人,中国羽毛球都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可是大家却并不清楚他们的努力和付出。所以那个时候我很感慨,一是感谢这些为了这块金牌而付出的人,二是想到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国际大赛,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为这个伟大的集体出力。”

简单,却不敷衍的爱

出发巴西的时候,傅海峰的妻子带着儿子小鱼儿来到运动员公寓为他送行。可从在傅海峰的房间开始,小鱼儿就闹起了情绪,先是闷不做声沉着脸,在爸爸妈妈下楼的时候,也是极不情愿地远远地跟在后面,即使傅海峰叫了他很多声,软磨硬泡了半天,他也不愿意走近,也不说一句话。在傅海峰把自己的行李装上大巴的时候,小鱼儿还是远远地站在一个拐角处,偷偷地看着爸爸,沉着脸,不说一句话。傅海峰说:“他当时就是舍不得我走,在我房间的时候就一直想哭,但硬是忍着没哭出来,最后车走了,他还是远远地不过来,可能就是不想看到我离开吧。”

送别时的沉默,不代表小鱼儿对爸爸的感情淡了。奥运会后回到国内,傅海峰的妻子告诉他,男双决赛当天,小鱼儿和弟弟两个人冲着电视喊了一晚上加油。由于不太清楚羽毛球的规则,当决胜局20平后,马来西亚组合率先拿到21分时,以为爸爸输了的小鱼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怎么劝都劝不住。之后的比赛,小鱼儿是哭着喊着看完的。

对于家人,几乎每一个运动员都是心存愧疚的,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被训练和比赛占据,很少有时间能陪陪家人。正因为如此,傅海峰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再加上他认真的性格,作为老队员,他从不会轻易缺席任何一次的训练课。这样的举动经常会导致家人的不满,他的妻子曾经和他说:“你少练一堂课也不会怎么样,你现在的成绩、现在的岁数,少练半天能怎么啊?”可傅海峰的回应是:“不行,我必须到训练场去,把我今天该练的练完的,该做的做完了,这才是我该做的。”

有时候孩子生病了,因为训练原因傅海峰都没有回家照顾,而是妻子一个人。静下来想想,不止一次,傅海峰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些过分,但他没法说服自己去做改变:“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做什么都要认真,要做好。说实话,这几年,在我心中打球是第一位的,家庭是第二位的。现在,奥运会结束了,不管今后我会做什么选择,已经是人生的一个阶段结束了,后面会有转变,把家庭放到第一位。”

里约奥运会后,结束了奥运冠军港澳行以及广东省的相关活动,傅海峰没有再去接任何的活动,而是回到北京家中。每天早上早早起床,送孩子上学,帮妻子买菜,然后再做做家务,下午放学的时间又去接孩子回家,全家人一起吃晚饭,散步……很简单的生活,但是傅海峰很开心。他知道,他需要多陪伴家人,用这样最简单的方式。

奥运会前的集训,傅海峰把儿子小鱼儿带到了成都的训练基地,每堂训练课,小鱼儿都会准时和爸爸一起出现在训练场。傅海峰训练时,小鱼儿就在旁边踢踢足球、打打沙包,或者抱着练力量用的瑞士球玩儿一会,不吵不闹,不时看看训练中的爸爸。

把儿子带到训练场,一方面是傅海峰想和儿子多相处一段时间,另一方面,也是用自己的方法去把儿子培养成一个男子汉。对于从小在运动队中成长的傅海峰来说,在他心里,男子汉就应该像运动员一样,要敢于和乐于面对竞争,要有无论做什么一定要拿到冠军的拼搏精神。傅海峰不爱说话,所以他教育儿子的方法也是以身作则。他要求小鱼儿必须看完国家队的每一次训练,尤其像进行跑步、练沙坑步法等超大运动量训练的时候,傅海峰都要求儿子一定要在旁边看着,近距离体会什么是吃苦,什么是坚持。有的时候,傅海峰还会故意跑到小鱼儿旁边:“儿子,爸爸好累、好累、好累!”这个时候,小鱼儿就会皱起眉头,好像在思考的样子,然后很懂事地去帮傅海峰拿水。傅海峰说:“我不知道他怎么想,我也没想和他去交流这些,我只希望用自己的行动,让他感受到爸爸的辛苦。他从小到大没有接受过这种教育,哪吃过这样的苦。我不可能让他像我这样去训练,但我要让他看到,要成为男子汉,就是要吃苦,而且还要坚持得下来。”

傅海峰说,如果自己退役了,第一时间肯定是好好陪陪家人,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简单,为了心中的责任

奥运会归来,大批老将从国家队退役,作为目前中国队的“老大哥”,傅海峰却一直没有对是否退役明确表态。他说:“现在还能打,就坚持打打;如果哪天伤病让我打不了了,力不从心了,那我也只能退下来。”

傅海峰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长年累月的训练比赛造成的磨损,也是埋在身体里的一个个不定时炸弹。在保持训练的时候,他每天都会针对伤处做一些治疗,同时加强伤处的力量练习。可奥运会后休息了一个月,再次回到训练场,由于没有持续治疗,这些老伤就凸显出来了。比如傅海峰的膝盖,虽然恢复了一周,但感觉“仍然没有力,都是软的”。对于接下来要参加的丹麦、法国两站比赛,傅海峰给自己定的目标非常低:“只要我能顺顺利利地把现在的状态打出来,我就谢天谢地了,我真怕自己会拖徐晨的后腿。(这两站比赛,傅海峰和徐晨搭档参赛)”

这样的身体情况,这样的成绩,这样的年龄,在外界看来,傅海峰此时选择退役,并没什么问题,他自己也说,如果某天伤病让自己打不了了,他会退下来,但从现在他的表现来看,似乎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

奥运会前,傅海峰说过,自己并不享受羽毛球,如果抱着享受的心态,那自己将没有前进的动力,就没有能力继续在中国队待下去。或许他天生骨子里就有这样的劲头,比如在恢复训练前和家人相处的半个月,他很开心,但同时又有另一种难受,那就是总想拿起拍子,总想再酣畅淋漓地打上两场球,否则总觉得自己没什么目标,很没劲。他说:“我上场就是要感受那种全力以赴的感觉,就是要寻求对抗的感觉,这才是我坚持的原因。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尽快把身体调整好,去和队友、对手对抗,包括像李俊慧/刘雨辰这样的年轻队员,因为我不想和他们脱节。其实,说享受,我也有,只不过可能和别人的享受方法不一样。我喜欢每天在场上竞技的感觉,喜欢比分胶着的感觉,喜欢全力付出之后不管是赢还是输的感觉。我喜欢训练和比赛带给我的压力和刺激,或许这就是我作为一个体育人的特征吧。”傅海峰说,将来自己退役了,还将永远是体育人,即便不打球了,依然会追求体育带给他的压迫和刺激。他很想尝试冬奥项目的四人雪橇,或许还有拳击。

傅海峰是目前中国队中年龄最大的队员,在国家队待了14年,对于这个团队,他有极深的感情。在他看来,一个优秀运动员,必须要有团队意识,而现在中国队的年轻队员们都太自我了。傅海峰说:“羽毛球项目的团队意识,最集中体现在团体赛中,只有在团体赛中,大家才是拧成一股绳。为球队拿下一分后回到看台,每个人给你的掌声、拥抱甚至眼神,这种经历我特别喜欢。但我们的年轻队员,现在恰恰缺少这种在团体赛中的责任感。”

傅海峰不爱说话,但他已经慢慢主动去和年轻队员交流,告诉他们该怎么做,当然,更多的还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影响身边的年轻队员。每一堂训练课,傅海峰都全力以赴;每一次战术对抗,傅海峰都全神贯注。他说:“很多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有个奥运冠军的老队员在我旁边带着我,教我怎么打,我肯定会尽自己所能去打。所以,作为老队员,我现在就要起到这个作用。我知道,每一次都全力以赴对年轻队员来说很难,但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是怎么做的。”

傅海峰说,当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离开,说得很平淡,语句很简单,很难从他的言语或表情中看出情绪的起伏和变化。只有当他说到羽毛球、说到中国羽毛球队的时候,他的语速会快起来,但语调还是很平淡,语句还是很简单。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傅海峰:简单成就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