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华: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文/ 陈书佳   2017-01-21 10:47:42

一名好运动员不一定能成为好教练,一名优秀的专业队教练不一定就是一名能成功指导业余选手的好教练。 在前辽宁女队主教练宋庆华的身上,队员&教练、专业队教练&指导业余选手,这些不同的角色,完美地重合了……

今年,宋导正好60岁。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宋导这样解释自己的“命”:“我这一辈子,跟羽毛球打交道已经40多年了。这辈子我就只干好这一件事,也只会这一件事,我就是要把它干好。”

从17岁才开始打球,到23岁夺得全国前三名,再到年满28岁退役,宋导参加过三届全运会。在那个专业球员退役普遍较早的年代,能够像她这样坚持到如此“高龄”的,着实不多。

还没有正式退役,宋导就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谋划。未雨绸缪,成为贯穿她一生的惯性思维。只会打球的她,选择似乎并不难——做教练。先是在辽宁省体校待了10多年,然后到辽宁省队,带过男队也当过女队主教练。如果这么说,对她的了解比较抽象。我们换一种介绍方式:她是“世界冠军教练”,是奥运会冠军张宁、杜婧、于洋在辽宁队时的教练。在辽宁队担任教练期间,还曾经多次承担援外教练的工作,到英格兰、俄罗斯等国家执教,被授予过“国家级体育荣誉奖章”。

用“功成名就”来形容宋导的教练生涯并不为过,跨过55岁退休的“门槛”,回家享福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吧?“回家什么事情都不干,不是看电视就是看电脑,这样的生活对我才是折磨呢。”在她自己心里,能够忙活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晚年生活对“幸福”的定义。于是,临近退休时,宋导就已经有了规划——继续做教练, 只不过是指导业余选手。

从专业选手到业余选手,如何“转型”似乎是个大问题。其实,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地担心。“我在省体校的时候,也接触那些基层的甚至是没有什么基础的孩子,甚至还有一些是从篮球、田径等项目改行来的,所以对于指导非专业的球员还是很有经验的。” 而且,数十年的执教经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其中包括如何因人而异地进行心理辅导。所以,宋导毫无障碍地实现了转型。

2012年,从省队教练的位置上退下来,宋导一天也没有休息,就立即开始在新环境里承担新的角色。家人都理解和支持她的选择,只是嘱咐“别太辛苦”。

“世界冠军教练”的头衔的确是块金字招牌,慕名学球的人不少,但真正能留住人的还是好的教学质量。有人将宋导在沈阳期间的教学过程拍成视频传到网上,宋导在北京最早的一批学生周维,就是通过这个方式第一次知道了宋导。

宋教练一手带出了于洋、杜婧周维说:“我在一个羽毛球论坛里看到视频,标题有‘世界冠军教练’的字样,我好奇,就点进去看。那个视频不长,只有10多分钟。那是一次上大课,尽管面对那多人,宋导却几乎做到了人人都手把手地指导,甚至针对一个动作一定会保证每名学生做对为止。”此前,周维有过几次学球经历,孰优孰劣立刻在心里分出高下。“一名好的教练,要有责任心、耐心,而且还能找准学员的问题,并且帮助纠正。虽然那个视频很短,但从中我看到这些宋导都具备了。我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好的教练,当时就想一定要跟她学球。”之后,从网上找到了宋导的微博,周维给她留了言,并且很快得到了回复:“我很快就会到北京来开课,到时候我一定通知你。”

因为女儿结婚定居在了北京,宋导退休之后很快从沈阳搬到北京。人还没到北京,这里已经有了不少准学生等着她来上课。“到北京之前,这边的路都差不多铺好了。花了一周办理各种相关手续,我在北京的教学就开始了。”宋导回顾自己从事羽毛球的这40多年,也就只有这一周休息了一下。

如今,宋导在北京的“退休生活”几乎被教学占满。周一到周五,每天四小时一对一辅导,周六、周日的上午和下午都有大班授课,一周七天全勤!宋导有个A5的本子,每一页记录一周的授课计划。从周一到周日,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页。不同颜色的笔,搭配不同的符号,注释不同的意义。其中,一对一的辅导以小朋友为主,“成年人不能保证连续充足的时间,而且基本上动作都定型了,也没有太明确的目标,所以我会建议他们参加大课。小朋友从零开始,看着他们逐渐打出模样,取得成绩,非常有成就感。”宋导说,她的学生在北京参加青少年比赛,基本上都可以进入前六名。

这样的工作强度丝毫不逊于专业队教练,以宋导的年龄,她还吃得消吗?“我的年龄也逐渐大了,明年我计划一周减掉两天,再以后减到一、三、五授课,这样慢慢减下来。”不过,这样的计划在周维听来似乎并不可信,“她去年也这么说,但现在还是这么忙。”从宋导一到北京就跟着学球的周维,跟着宋导已经练了四年多。宋导对他的评语是一个很形象的比方:“你打球大概的模样已经有了,之后眼睛、鼻子、嘴这些五官就要靠你自己去描摹了。”周维很感谢碰到了这样的好教练,要不然他可能早就不打球了,他说:“宋导能找到我的问题,然后告诉我如何改进。”如今,他也时常参加一些业余比赛,平常还兼顾了一个新角色——助教,在宋导一对一教学的时候,他负责喂球、陪练等内容。培养业余选手,同时将好的业余选手培养成教练。的确,宋导的一些学生现在都已经是北京叫得响的教练了。

逐渐地,宋导有了自己的教练团队,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其中国际羽毛球俱乐部是公司的主要业务。除了平时授课,宋导每年还会在暑假组织夏令营活动。如此一来,可以满足外地小学员的训练需求,同时还能提供对外交流的机会。“我是桃李满天下,我可以利用我的资源为我的学生提供别人无法提供的机会。”

去年,俱乐部到英国剑桥进行了交流学习,今年去了德国,明年计划参加美国洛杉矶青少年羽毛球邀请赛。明年的美国之行源于与老友周雷的重逢,后者今年带领美国队参加了尤伯杯,两人曾经是辽宁队队友,周雷如今在美国也拥有自己的羽毛球俱乐部。出国交流,已经不仅仅是增长羽毛球技能,还能通过参观游览了解不同的国家文化历史等,在提高羽毛球水平外衍生出更有意义的附加价值。

“我在北京教球4年多,只有一个孩子告诉我想走专业的道路,其他的孩子都是想拥有一技之长而已。”宋导分析,北京的孩子有太多的出路,就算能达到进入体校的水平,也只是把打好羽毛球当成一项爱好,或者是升学的一个手段。因此,她不仅仅是教授羽毛球技能给他们,而是要通过这个途径让学生学到更多,他们未来的生命中不仅仅只有羽毛球。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宋庆华:一辈子只干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