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婧、黄淳甲: “蟹黄”的幸福生活

文/ 黄竞欧   2017-02-08 23:04:29

2013年12月31日,黄淳甲发了一条朋友圈:“2013年最后一天,希望一辈子吃你做的菜,喝你煲的汤,就这样,一直到老。2014年新的开始,人生的转折,愿更加美好。”

这一年,谢婧和黄淳甲选择同时从北京队退役,满怀期待地准备迎接新的人生,开始进入社会工作,并且步入婚姻生活。

就这样,“蟹黄”开始了他们二人的幸福生活。

曾经我们是“平行线”

谢婧是前国家队双打运动员,2007年获得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女双冠军,2008年又与现奥运冠军张楠搭档混双,拿到了全国羽毛球锦标赛混双冠军。黄淳甲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在什刹海练球,进入北京队成为男双主力。北京是他的主场,从小到大,他在这里见证着一批批运动员的起起伏伏,当然也包括谢婧。

小时候的黄淳甲超级爱运动,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不过身体比较弱,经常生病,于是家长就让他多跑跑步增强体质。就是在一次参加跑步比赛时,他被区体校的教练看中,招进体校练习中长跑和跳远。那时候,他白天去学校上课,放学就去体校训练,直到小学四五年级。教练说:“这孩子挺听话的,但是练田径太苦了,既然他有股聪明劲儿,不如转型去打羽毛球吧。”教练的一句话开启了黄淳甲的羽毛球生涯,进入什刹海体校开始训练,从业余的初级班一点点打上来。当初选择进体校放弃学业,黄淳甲的爸爸妈妈还是有分歧的。妈妈觉得球可以打,但必须上学,而爸爸则认为如果打球,就全力以赴去练习。爸爸当时反复追问黄淳甲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经过一番思考,10岁的小淳甲做出了人生无比重要的决定——去打球,去做让自己最开心的事情。

2010年底,北京队开始人员更替,一些老队员选择退役,22岁的黄淳甲成了队里的大队员。他觉得在队里的生活有些平淡,碰巧遇到一个从奥地利来队里学习的交流生,本来就对英语感兴趣的他常常和交流生聊天。聊着聊着,他了解到其实他可以交流去奥地利打俱乐部联赛,一年时间,又刚好错过全运会周期。和队里商量后,黄淳甲便踏上了奥地利之旅。

黄淳甲加入的俱乐部坐落在山区,从队友到周围的居民都非常淳朴,他到了那里竟然没有一点不适应。首先,因为在那里自己的水平相对较高,黄淳甲体会到了比在国内打球更多的自信;其次,奥地利的生活方式让他觉得很舒服,没有人要求他什么,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律,他很享受这种有目标又能自己管理自己的感觉。

在奥地利的一年,黄淳甲拿到了其国内所有大赛的冠军,同时,他还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周边国家比如法国、德国的一些邀请赛。在北京队时,他只是双打队员,但到了国外,他还要兼打男单。虽然在奥地利的俱乐部联赛中,他的双打水平相对较高,但单打还是会遇到一些比较强劲的对手,这迫使他不能松懈,继续提高自己。

然而,兼项的疲惫让黄淳甲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受伤。那是一次在奥地利本土对阵保加利亚选手的男单比赛,当时,黄淳甲所在的俱乐部如果想取胜,他这一分就必须拿下,于是他只能和对手死磕到底。比赛打了三局,第二局中段,他一个网前正手搓球,被对方推了一个对角线头顶球。此时他已经预判到对手的球路,急着找机会突击,一个并步起跳杀球,落地时没站稳,直接从这片场地飞到另一片场地。他当时就觉得大事不好,半月板一定会有损伤,韧带也有拉伤,于是他申请治疗。20分钟后,他裹着绷带强忍着继续比赛,最终奇迹般地拿下第三局,为俱乐部赢得至关重要的一分。然而,赛后的第二天,他再也坚持不住,医院检查结果说:半月板撕裂,韧带损伤,必须手术。原本黄淳甲想回国先检查一下,但俱乐部最后的两场联赛马上开始,他就这样瞒着家人、一直绑着绷带打完最后三场球。两个多月后,他圆满完成俱乐部的比赛任务,回国休养。

这次的受伤对黄淳甲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回国后手术加恢复要一年半的时间,刚好错过全运会,同时他刚好考上研究生,权衡利弊之后,他选择退役。

谢婧是江苏南京人,是一个有点倔强、有点浪漫、喜欢把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的女孩。她小学一二年级开始接触羽毛球,进入业余体校之后,妈妈辞去工作专心照顾她。除了每天接送,还会变换着花样地烧菜煲汤,让女儿有充沛的体力训练。

13岁的谢婧独自一人来到北京,虽然偶尔还是会想家,但天生独立的性格让她能够把全部的注意力专注在训练和比赛上。北京队的教练和队友给了她家一般的温暖,无论在生活上,还是比赛中,都给了她许多帮助,现在回忆起来,她由衷地感谢教练们。

在国家队的时候,谢婧每天要顶住很大的压力。国家队的队员一批批不断更新,总会出现一些实力很强又有潜力的队员。她有时也会恐慌,怕自己打不好,训练结束她会选择一个人放松,或者做点好吃的调节自己。从国家队回到北京队之后,她已经是队里的大队员了,开始帮助教练制定一些训练计划,以及管理年轻队员。作为教练的小帮手,谢婧经常从大队员的角度和小队员沟通,帮他们很好地疏导负面情绪,训练时很严厉,场下很温柔,这就是小谢指导。

“蟹黄”组合正式问世

黄淳甲15岁的时候就认识谢婧了,那时候她才13岁,刚刚进入北京队。谢婧给黄淳甲的第一印象是个假小子,短头发,很活泼。由于谢婧是江苏队选拔上来的重点培养对象,没过多久就进入国家队训练,两个人算是“擦肩而过”,并没有太多的接触。

真正熟悉起来是在2013年,谢婧从国家队回到北京队。刚好是全运会之前,北京队组织全体队员去安徽淮北集训。集训生活比较单调,大家都在想办法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做,而一直想有机会学英语的谢婧就主动找全队英语最好的黄淳甲讨教。通过学英语,两个人慢慢熟悉起来。和黄淳甲在一起,让谢婧觉得很安心,很踏实,他总是会在她蹦蹦跳跳向前冲的时候跟在后面,做她最温暖的后盾。而黄淳甲最欣赏谢婧的,恰恰是她的这种拼劲。他觉得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狠劲不够,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过于小心,可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谨慎,而在谢婧身上,他看到了一种认准了不回头的气魄,这让他觉得震撼。

2015年6月,“蟹黄”组合正式出道,退役后两人首次搭档混双参加比赛。谢婧原本就是混双出身,技术自然没得说,而黄淳甲在队里一直担当男双,突然切换多少有点不适应。就拿比赛中的中场球来说吧,“黄”就觉得“蟹”不要去抢,直接放过来给他打就好,而“蟹”则认为自己明明有能力控制,早点击球说不定效果更好,于是便有了一些争吵。不过,随着配合次数的增多,以后一定不是问题。况且两人不仅配合羽毛球混双,还拓展了新项目,网球混双也想试一试。

如今我们是幸福的小两口

退役之后,黄淳甲的经历比较丰富,先是到北京朝阳体校做教练,其间兼职做清华附中的老师,然后转到史家小学当老师,现在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教体育课。谢婧的经历则比较稳定,一直在事业单位工作。不过,她的心态有了不一样的变化,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学习新知识的渴望特别强烈。她说自己之前做运动员只专注羽毛球,现在她想扩展学习的领域,包括人际交往的技巧等等,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这么早退役的原因,她想要早点进入社会,学习新东西。退役后最想完成的愿望,第一个就是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

黄淳甲并不是很会制造惊喜的人,两个人之间的浪漫氛围大多是谢婧营造的。不过,黄淳甲绝对是那种“经济适用男”,家里外面的事情都能打理得妥妥帖帖,从扫地擦地整理房间,到下雨天跑去给上班中的老婆送伞,没有表达更多,但从未做的很少。和黄淳甲的精致生活比起来,谢婧精致的点就更为明显,一个字就是:吃。“食物是大自然的馈赠,到什么季节就要吃什么,比如这个季节就要吃大闸蟹,接下来要吃栗子啊等等。”平时在家谢婧很喜欢自己做菜,时不时还会在朋友圈小晒一下。对于老婆的爱好,黄淳甲提出了更高的期待,“我觉得做菜这件事她还是最好去学一学,真喜欢一样东西就要弄得很像样,她就是很随性。”可谢婧的回应是:“我喜欢的东西就要自己去琢磨,干嘛去学别人。”一对欢喜冤家总是在这样的打情骂俏中慢慢消磨生活本身的磕磕绊绊。

哦,对了,“蟹黄”家里还有一位重要的家庭成员必须介绍一下,它就是拽哥(dragon),一只两岁大的金毛狗狗。每天,两个人都要分工合作,轮流带着拽哥出去散步,给它洗澡打扮。可能是受当运动员时训练“阴影”的影响,黄淳甲经常骑着电动车牵着拽哥,拽哥只好跟在电动车后面一路小跑,淳甲美其名曰“它需要足够的运动”。可实际情况是,每次回家,拽哥都会一副生无所恋的样子趴在地板上,什么也不想干。

现在,两个人每年都会参加一次比较大型的队友聚会,和以前的队友约出来吃吃饭聊聊天。对于他们来说,那种和队友们一起吃住,一起训练,一起挨骂受罚,一起争得荣誉,共同陪伴成长的经历是一辈子最珍贵的回忆。也许因为年龄的增长,大家都各自有了工作的压力,组建了家庭,没有太多的时间呆在一起。可是无论多久不联系,只要一见面,从前的亲密感觉一下子都跑回来,没有顾虑,没有隔阂,这大概是进入社会的他们很难在同事之间找到的。

退役转型,其实远没有结束,他们还在手牵手继续探索这个新奇且充满无数可能的世界。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谢婧、黄淳甲: “蟹黄”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