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羽协:球为媒爱相随

文/ 黄竞欧   2017-02-08 23:04:32

深圳大学羽毛球协会是目前学校体育联盟旗下最大的社团,有上百位会员,2016年又纳新了249名会员。学校有着超一流的场地条件,32片专业场地,配上给力的空调,在这里打球简直就是种享受。每周三和周日晚上8点到10点是协会的活动时间,由羽毛球特招生组成的技术部负责教大家打球。

“老”当益壮的年级杯

每学年的第二学期,协会都会组织一次以年级为单位的年级杯比赛。这个比赛最特别的部分,是邀请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们回来打球。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老朋友回母校聚聚,还有一些学长学姐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回来,特别有爱。

今年的比赛共邀请了60名毕业生,他们大多在深圳工作。比赛分为4个组别,每组15名队员,按照毕业年份划分,毕业1到3年的为第一组,毕业4到6年的为第二组,以此类推,其中毕业年级最早的学长是2001年毕业,已经毕业15年了。

当然,比赛也少不了在校生的参与,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和研究生5支队伍和毕业生组相抗衡.可以说,年级杯是学校水平最高的比赛,今年的参赛人数达到138人。

这样有人情味的比赛少不了完备的联络体系。协会每年都会把毕业生的信息做详细登记,以便毕业之后仍能联系到他们。由于比赛办了很多年,许多同学在校时已经耳濡目染,毕业后,到了每年4月,还没等通知,自己就会主动找羽协问问是不是年级杯又要开打了。值得一提的是,每一年的冠军都是毕业生队夺得的,毕竟参赛选手都是从每三届毕业生中挑出来的15个人,个个都是高手,学弟学妹们有点招架不住。

除了回校参加比赛,师兄师姐们还尽心尽力,争取让比赛达到最佳效果。有一位师兄毕业后创立了自己的羽毛球品牌,今年除了回来比赛,还担任起赞助商的角色,和协会实现共赢。

为了年级杯的顺利举办,协会干事每年都要提早准备,从海报制作、赛程安排,审核报名资格到预定场地、找赞助,每一个环节都毫不马虎。尤其对赞助商的广告宣传甚至细化到校园里的每一条横幅、每一块幕布、每一张传单,俨然有了商业谈判高手的风貌。

劳逸结合去海边

一到两次出游,外加一到两次派对,这是每一届干事活动的标配。今年,协会就组织三十多位干事去了惠州和较场尾。

周六上午出发,坐着大巴去海边,中途吃个农家饭,窑鸡、子姜焖鸭、清蒸海鱼、凉拌花甲都是大家的最爱。大家还会提前在海边包下一栋民宿,短暂休息之后便直奔海边,看海、玩水、丢沙包等等,玩得不亦乐乎。

夜幕降临,大家在空地支起炉子烧烤,围在一起唱歌、玩桌游,常常热闹到凌晨。不过,玩归玩,真的办起比赛来,大家也是十分辛苦的。每年的校长杯是全校最大型的比赛,参赛人数最多,比赛时间最长,筹备工作也是最辛苦的。

9月新生杯后,11月紧接着就要举办校长杯,干事们没有更多的休息时间。校长杯的赛事会持续1个月,每周进行3个晚上比赛。开赛后,每个比赛日干事们都要去当裁判;开赛前的筹备工作更是紧锣密鼓。总体任务开会布置下去后,各部门分工执行,有时时间太紧,还要开夜车。前期筹备最繁忙的是外联和宣传两个部门,外联部要制定周密的合作方案,以便和赞助商更好地谈条件,而宣传部则要负责制作宣传单、海报和幕布。一旦比赛开始,重任便落在了秘书部的肩上,他们要负责所有人数的统计和安排,每个比赛日都要确保将比赛的时间、场地通知给相应的参赛选手。

校园羽星

黄游佩:美女会长

因为爸爸喜欢打球,黄游佩很小就开始接触羽毛球了。小时候,放学后她就喜欢在楼下和外婆打球,真正开始学习羽毛球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暑假,从那时开始,一直练习到初二,这段规范训练的经历让她的球技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上高中后,由于课业繁忙,黄游佩停止了羽毛球训练,直到考上大学才恢复。黄游佩最喜欢的球星是李宗伟,她觉得在李宗伟看上去有点瘦小的身体里装着强大的意志力,每每看到他一个人肩负起整个国家的希望去拼搏,黄游佩总是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因为羽毛球,黄游佩的生活多了一份活力,多了一份健康,多了一份友谊。当选羽协会长后,黄游佩更多了一份责任,她希望羽协能在自己和所有会员的建设下更加壮大,更加有活力。

元小珩:对手克星

元小珩正式接触羽毛球是上高一时,那时的他买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把专业球拍。

元小珩打过最难忘的比赛是大二和大四的校长杯,两场比赛面对的都是大家一致认为一定赢不了的对手。可能正是没有被寄予厚望,元小珩反而没有任何压力,只是单纯地想要拼下对方。比赛过程的确非常艰难,但最后两场他都夺得了胜利,还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现在,元小珩已经毕业参加工作了,打球的时间肯定不如在学校时多,一周只能打一两次。但羽毛球依旧是他的寄托,是他跟朋友们维系感情的纽带,也是释放工作压力的一种方式。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深圳大学羽协:球为媒爱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