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芸蕾:我学习 我不易 我享受

文、摄/ 陈书佳   2017-02-08 23:04:32

跟赵芸蕾约的采访时间是11月8日,星期二。

每周二,赵芸蕾在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的课程是一整天——上午两堂下午两堂,每堂课90分钟。因为课程的时间相对集中,她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北京的家里。上午第一堂课从8点10分开始,如果是从家里出发的话,她需要5点40分起床,6点出门。所以,每周一晚上她都住校,这样就能节省掉路上的时间,当然也能逃避掉可怕的早起。

上课时做笔记跟普通的大学生一样,赵芸蕾的一天是从食堂开始的。上课之前,她留给自己半小时的吃饭时间。食堂提供很多种选择,馒头、包子、米线、蛋糕、豆浆……要找到自己喜欢吃的并不难。这里的食堂跟国家队的相比呢?“当然没法比,国家队的食堂,不练了还去吃,准胖!”离开国家队3个月了,赵芸蕾的体形和体重都没有什么变化,她在吃上保持着自律,不吃夜宵,不吃油炸食物,平时还会到北体大的健身房锻炼一下,因为“怕胖”。

离开食堂直奔教室,开始当天的第一堂课——运动技能学习原理。看名字,不太明白,问赵芸蕾到底讲的是什么,她也一时说不明白,“没关系,看笔记,我都记了笔记了。”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摸出两个本子,一本A4大小的笔记本,约一元硬币直径的厚度,上面已经记了十来页。另外一个印有“北京体育大学”字样的蓝条信纸,也是工工整整地记了小半本。要知道,这距离开学也就不到3个月。“现在的老师都是多媒体教学,都是PPT投影到墙上,来不及抄就先用手机拍下来,然后回去整理。”

有时候,在课堂PPT讲义的最后一页,老师会专门列出几个问题,看起来像是留给学生的课后作业。这个时候,赵芸蕾会像其他同学一样机警地迅速拍下来,作为一名聪明的学生,她已经领会到老师的“套路”:“这多半就是考试的时候会出的题目。”

实际上,考试对于赵芸蕾来说,至少目前还是个特别抽象的概念。很多年没有正经上过课的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参加过考试了。坐进北体大的教室,她只经历了一次课堂的临时测验。那是一个分析题,需要综合大学本科所学的知识进行分析评论。赵芸蕾的本科几乎全靠自学,教科书借到了还没来得及看,哪里会答?好在后排的一名同学“拔刀相助”,这一关算是过去了。这学期真正的期末考试会在2017年1月如期来临,赵芸蕾并不惊慌,“我的笔记记得很好,而且来上课之前我还跟汪鑫取了经。”曾经的队友汪鑫算得上是赵芸蕾的师姐,前者也是冠军班的学生,已经在今年初完成答辩,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

在上课的过程中,因为有同学迟到或者早退,老师来了个“突然袭击”——点名。这是大学老师最可怕的大招之一,出勤次数直接关系到是否挂科,此招一出,立刻扼杀掉学生想逃课的念头。逃课,如此接地气的大学“必修课”,赵芸蕾没怎么动过念头,不是不想,是不敢。“老师都认识我,哪怕是找个同学帮忙答‘到’都不行,有的老师第一个点名就叫我。”赵芸蕾的笔记

食堂早餐其他同学都能做但她不能做的事还包括趴在桌上睡觉,上课很困,趴下缓缓,人之常情。赵芸蕾却说自己绝不会做。“就算是特别困了,我也会撑着。”她撑着的办法就是使劲用手反复揉搓眼睛,然后强迫自己一定要睁着眼。她略带抱怨地调侃了一句:“每个人都认识你,也挺麻烦的。”

在同学的眼中,赵芸蕾这样的奥运冠军级别的选手,可望而不可即。“第一天,我推门进寝室的时候,同寝室的室友都傻了,都不敢跟我说话。后来,她们对我说,她们认为我们这样的冠军对她们而言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原本,“神一样的存在”是不可能跟普通学生有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按照冠军班的规定,他们入住的是距离教学区域稍远的两人间,条件比普通学生公寓好一些。但是,赵芸蕾希望能够有更“正宗”的大学生活,专门搬到普通研究生住的四人间。房间里配备的是上下铺、衣柜和小桌,因为来得晚,赵芸蕾睡在仅剩的那个上铺。

虽然住在一个宿舍,赵芸蕾也能感觉到彼此之间的距离仍然存在。“平时,大家的课程不一样,碰到的时候不多。就算是晚上都在宿舍,大家各自完成作业,也很少说话。”这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她与同班同学之间,赵芸蕾说很少有同学找她聊天,所以她自嘲上课只有抄笔记这一件事可以干。奥运冠军的身份,成为她与普通同学之间的障碍。在北体大的校园里,上来要求合影签名的不少,但是真正跟她交流的不多。这道障碍无法逾越,同学之间吃吃喝喝、熄灯后卧谈的桥段,赵芸蕾几乎没体验过,她过着我行我素的大学生活,有点孤单。

尽管如此,赵芸蕾还是尽量更像一名普通大学生。她用饭卡在学生食堂吃饭,宿舍里没有卫生间,必须走到楼层的一端使用公共卫生间。如果是中午想洗澡,必须去学校的公共浴室,因为学生宿舍楼的洗澡间要到下午5点才开始提供热水……

采访当天进入食堂之前,赵芸蕾询问是否要拍照,如果要拍的话,最好在食堂外面,这样就不会影响其他同学,不会让她显得特别。

离开球场,来到校园,过上纯粹的学生生活,正是此前赵芸蕾所期望的。但即便是自己的选择,开始阶段她也并不适应。“一节课90分钟,就这么坐着不能动,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久。以前的生活都是训练,不会一下子坐这么久。而且,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真是不适应啊。”她说,自己其实很想带一个垫子去,能靠靠腰,但是想想可能会影响不好,“人家还以为你有多娇气呢。”于是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两个多月下来,赵芸蕾说都适应了,或者说不得不都适应了。因为作为2014级冠军班研究生,她要在2017年毕业,人家3年要修够的28个学分,她必须在1年内完成。这学期,她从10门备选课程当中选了8门,那两门没选的课程中有英文。她不重视吗?错!大错特错!赵芸蕾专门请了一名家教来辅导自己的英文,在不用到北体大上课的时候,她给自己安排了英文课。在她曾经透露出的未来计划中,出国留学也是一种可能。

从国家队运动员转换到大学生的身份,在赵芸蕾看来就只有上面这一点小小的问题。至于球迷关心的“是否担心同学年龄都比你小”的问题,她认为完全没必要操心。“在国家队时候,我已经都是大家嘴里的‘姐’了,周围同学比我小很正常。不过,偶尔也会碰到一两个工作之后辞职来读研的,会比我大。”

8门课,能为赵芸蕾带来16个学分。这样,下学期加上完成毕业论文,她还要修够12个学分。在这学期的课程中,赵芸蕾认为体育营销是最难的一门课。“课堂上6个人分成一个小组,讨论之后,每个人都要到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进行陈述,这个我以前没有做过。”因为完全没有经验,言语中有些畏难的情绪,但并没有退缩的意思:“没有做过才更应该锻炼一下。”相比之下,心理学是她最喜欢的一门课,因为老师总是举一些生活中特别“接地气”的例子,让课堂氛围很活跃,一点不乏味。

除了上课,赵芸蕾每周日都会回到国家队训练馆进行恢复性训练,平时也会在北体大的健身房锻炼。按照准确的说法,她现在仅仅是从国家队退役,而不是彻底退役。今年的羽超联赛她不会参加,但是会参加明年的全运会。所以,上学之余保持适当训练还是必须的。

目前,赵芸蕾充分享受着她的大学生活,至于未来如何,留给未来去回答吧。

北体大教学楼

北体大学生食堂

研究生课表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赵芸蕾:我学习 我不易 我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