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是少年

文 /费蝶   2017-02-08 23:04:37

此刻的我,枕着靠垫,捧着手机,刷着微博,每时每刻都有各国各地的精确讯息、高清图片在我手中飞动,存活的时间不超过一秒,像一个可怜的单细胞生物。而这些爆炸的信息,却敌不过一个十年前的茶叶盒、一堆泛黄的旧报纸。

你看,人啊,就是这样。那年,我是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小姑娘;那年,羽毛球队开始走进我的小世界。

那年,我的生活和小城里任何一个初中二年级学生没有任何不同。上学迷迷糊糊。放学,蹦蹦跳跳,有时还会来一串校门旁边的炸鸡腿,周末,不情不愿地去上物理补习班。

那年,班级新来了一个女同学。我和她成了顶好的朋友。不知是她影响了我,还是我影响了她,我们共同爱上了羽毛球。林丹和风云是我们的最爱,唯一不同的是她更喜欢鲍春来,我比较喜欢当时的陈金。四五十人的班级,只有我俩凑在一起就侃羽毛球。

那年,爸爸妈妈还不会给小孩子买手机,家里的电脑也不是我能够随意玩耍的玩具。可是当年的自己,却做过一件至少感动过自己的小事。

那年,每周有一项一块五的固定消费,那就是去学校侧门报亭买体育类报纸。买到后,先一阵乱翻,因为我不看别的,只看羽毛球的信息。走在路上,我会迫不及待地打开看,回到家中,会拿起剪刀把报纸小心翼翼地剪下来,找了一个放茶叶的礼盒,作为专门存放的收纳盒。并不是每一期报纸都会有羽毛球报道,如果没有,只能向无故损失的一包干脆面君道个歉。

如今,那个盒子存放在书柜的一角,我还会翻看吗?或许吧,偶尔吧,只是尘土不可阻挡地堆积了上去。时光终究给它打上了烙印,或者说,时光给任何事物都印上了痕迹。我在一年多后初中毕业,去了小城的另一头读高中,也不知道那个报亭还是否存在。又过三年,我去了省会城市读本科,再读研。当年的好朋友早已出国,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那段日子,开始变得渺茫遥远,甚至虚空幻灭。

刘亮程说:我走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曾经的生活。有一天,会需要证明;有一天会再没有人能够相信过去,我也会对以往的一切产生怀疑。我也未曾知道,有一天,我的生活,也需要证明。我如何证明那段岁月、那份爱?如今,每天手指滑动,看着羽毛球的起起伏伏,看着网友的纷纷扰扰,有时连一声喟叹都不再有。

十年了,如果曾经的爱变浅变淡,甚至消亡,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吗?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在我第二次为了羽毛球而哭的时候。

第一次是2012年奥运会丹哥最终赢得决赛之后的喜极而泣,第二次便是今年的奥运会,然而这次的哭泣,少了喜悦。而我,此刻写下了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时光流转,我对羽毛球、对中国羽毛球队、对中国羽毛球队员的爱只会愈加浓厚。为什么?因为这份爱,不仅有羽毛球,不仅有丹哥,还有我不断成长的十年。我是如此怀念当年那个全身心单纯地喜爱着一支球队的我,那年的我,因为这样的喜爱而闪闪发光。那个小小的身影,那堆泛黄的报纸,竟然越过时光,成为记忆有力的证明。

谢谢你!那个梳着小辫儿、拿着两枚钢镚儿的小姑娘!

谢谢你!那个小心翼翼剪着报的小姑娘!

我很爱的那首歌在我耳边唱着:许多年前,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奔跑起来,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想看遍这世界,去最遥远的远方,感觉有双翅膀,能飞越高山和海洋。许多年前,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爱上一个人,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相信爱会永恒,相信每个陌生人,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花有重开日,你仍是少年。

献给我,献给你,献给我们的羽毛球队!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你曾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