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宇奇:自信的天才 顽皮的少年

文 /杨弋非 摄 /刘紫园   2017-03-10 17:41:48

石宇奇绝对是一个让教练又爱又恨的队员。他可以在赛场上为教练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又可以在训练中给教练制造一个又一个麻烦;教练不得不喜欢他的羽毛球天赋,但又不得不每天若干次在他耳边强调:“你的意志品质太差了!”

2016年11月的巴黎,石宇奇第一次站上了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男单冠军的领奖台,加上之前优异且稳定的成绩,他的世界排名来到了第10位。在处于新老交替时期的中国队成绩出现波动的时候,年轻的石宇奇及时出现,扛起了自己的那份责任。这样的队员,教练自然喜欢。

一堂训练课,男单组的训练项目是跑400米,10组,每组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完成。对于从小就害怕跑步的石宇奇来说,教练规定的时间就像一道迈不过去的“天堑”。于是,他耍了个小聪明,在跑圈的时候抄了“近道”,结果被教练抓了个正着。即便这样,石宇奇依旧有自己的理论:“教练都说遇到问题要动脑筋想办法解决,我遇到跑不进规定时间这个问题,就动脑筋抄近道来解决啊。”能如此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教练员自然头疼。

从亚青赛冠军、青奥会冠军再到如今的超级赛冠军、世界排名前10,石宇奇的进步有目共睹,只不过他的进步曲线如同他的思维模式一般呈跳跃性发展。你永远不会知道他能打出如何精彩的比赛,也根本难以想象他会表现得多么离谱。在场上的他永远一脸自信的霸气,而场下谈到绝大多数的对手,他都会习惯性地说一句:“我怎么可能打得过!”

石宇奇会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虽说生活中大大咧咧,但大脑却从没停止过思考。一个爱思考、爱调皮捣蛋、爱生活在自己世界的大男孩,正在慢慢书写属于他自己的羽毛球故事。

青奥会,不算奥运冠军

2014年对于石宇奇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2月的台北,第三次参加亚青赛的他终于收获了男单冠军,这也是他打球以来拿到的第一个有份量的国际赛事冠军。获胜后,石宇奇跪地握拳,连声高呼,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个冠军来之不易。出发台北之前,石宇奇在训练中扭伤了脚踝,导致那届亚青赛团体赛,作为主力的他只能无奈地坐在运动员席上,扯着嗓子为队友加油,以此发泄心中对自己脚踝“不争气”的不满。随后的单项赛,每场比赛结束,石宇奇受伤的脚踝都要接受比其他人更长时间的放松、治疗。即便如此,在场上每迈出一步,受伤的地方还是会钻心的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拿下了那次亚青赛的男单冠军。如今的他已经不记得当时夺冠的过程了,只觉得“莫名其妙就赢了。”

收获亚青赛冠军后,石宇奇信心满满,准备向当年世青赛冠军发起冲击。世青赛,他顺利地闯入了决赛,并且在和队友林贵埔的较量中先赢一局。只不过当时受困于体能问题,他没能把好状态保持到最后,发挥更加稳定的林贵埔后来居上,收获冠军。从亚军领奖台下来,石宇奇很不开心。

石宇奇说:“那次世青赛不开心,完全就是因为结果,就是因为输球。为什么输?出了什么问题?自己根本就不会去想。那时候,教练不会要求我取得什么成绩,只让我做好过程,但我就只会盯着结果看。现在,我需要担起队里更多的责任,教练在成绩上对我有要求的时候,我又会特别注意过程。怎么说呢,感觉我确实挺逆反的。”

世青赛结束后没多久,石宇奇接到了队里的正式通知,他将代表中国出战在南京举行的第二届青年奥运会。在当时羽毛球青年世界排名上,他排在男单第一位。

这是青奥会第一次来到中国,不过石宇奇对这个比赛没什么概念:“这是什么比赛啊?原来都没听说过。我看了一下参赛名单,虽然打亚青赛、世青赛的主要对手基本都在,但整体水平还不如亚青赛、世青赛呢。”

到了比赛地南京,进入青奥会前的最后备战,石宇奇的紧张感越来越清晰。在这之前,他不知道青奥会是什么比赛,到了南京之后,身边的人不时地向他介绍有关青奥会的情况,这个比赛在石宇奇心中的轮廓才逐渐清晰起来。他说:“那时就觉得,这应该是我这个年纪能够参加的最大型的比赛了。而且4年一次,估计一辈子只有一次参加机会。虽然我仍然觉得青年比赛的成绩无法和成年大赛相比,但对于一辈子只能打一次的比赛,我还是希望打好。”

对一个原本一无所知的比赛突然有了清楚的了解,石宇奇对自己在青奥会上的期望值瞬间升高,而这也很自然地转化为了压力。越临近比赛,这份压力就越大,只不过旁人都没有看到石宇奇有任何紧张的表现。他表面上还是嘻嘻哈哈的,只是自己很清楚:“很紧张啊,只不过我比较能‘装’,别人看不出来,哈哈。遇到有人和我说比赛的事,我就笑着‘打哈哈’,糊弄一下就过去了,不让别人看出来我有压力。”

石宇奇把压力更多地释放到更加认真的备战中,那段时间,他还是经常笑,只不过笑容有些僵硬,就像他每次紧张时那样。紧张和不安来得很早,对石宇奇来说是件好事。到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他已从赛前的紧张顺利地过渡到比赛时的专注。青奥会上,石宇奇打得不错,顺利杀入男单决赛,而且是再一次与队友林贵埔会师。与世青赛时相比,这一次石宇奇做得更好,2比0击败了队友,为中国夺得了首个青奥会羽毛球男单冠军。

有一个细节或许很多人没注意到,决赛第二局,石宇奇以20比19拿到冠军点时,他先是左手握拳为自己加油,然后将左拳放在额头上,好像在思考什么。其实,那时的石宇奇差点犯了个大错误:“我觉得自己能赢了,就在想赢了之后做什么庆祝动作。当时脑子里跳出来很多画面,林丹、李宗伟、谌龙、李炫一他们获胜后会怎么做?哪个动作会比较帅?”关键时刻走神,这是球场大忌,好在石宇奇及时反应过来,提醒自己稳住心绪。再得1分后,石宇奇顺势跪倒在地,双手指天。这不算一个很有新意的庆祝动作,却是最真实的情绪展现。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获得青奥会奥运冠军,石宇奇已经是奥运冠军了。不过,在他看来,青奥会只是一次经历,他甚至很排斥朋友之间用“奥运冠军”来称呼他。“不管怎样,这只是一个青年比赛。在我心里,只有成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才是真正的奥运会,那也是我的目标。”青奥会对于石宇奇来说,只是一个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比赛,仅此而已。

做手术,只为跑得更快

青奥会结束后的四个月,石宇奇被推进了手术室。他很平静,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石宇奇的右脚踝有先天性的腓骨长短肌肌腱滑脱,说得直观一点,就是有一条肌腱本应该在腓骨最下端,可是由于滑脱,他每次右脚发力蹬地时,这条肌腱都会向上滑脱,卡在它不该待的地方。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石宇奇都要在回合间隙活动一下脚踝,让肌腱回到原位。刚开始有这种感觉的时候,石宇奇只是会感到肌腱移动,但不疼,所以没有在意,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可从2014年开始,肌腱的滑脱开始伴随着疼痛,而且疼痛感越来越强烈。11月的一天,在一次训练中,肌腱滑脱的疼痛让石宇奇无法忍受,直接坐到了地上。他意识到,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从医学角度来说,这个问题用手术治疗不算很难,但对运动员来说,只要动了刀子,之后的恢复情况谁都无法预料。当时,队医曾经建议石宇奇在鞋子里加垫子之类的东西,“顶”住那条不听话的肌腱,可实际操作起来,根本“顶”不住。

是否手术,石宇奇犹豫了很久。当时的他正处于上升期,如果做手术,无论成功与否,他肯定要暂时离开球场,而这段时间他可能就会被队友远远甩开。不过,在和家人沟通之后,石宇奇还是决定进行手术。他说:“那时候,每次一起动,肌腱一跳就会疼,然后整个动作就会停一下。左脚没问题,但右脚的发力就差一些,我觉得这是自己在场上的短板,如果一直这样,会限制我今后的发展。如果能够通过手术把它治好,那我在场上就能跑得更快了。如果真能这样,等我恢复了再去追队友也能追得上。实在不行就不打了嘛,开个球馆、教教球,赚点小钱也挺好啊,哈哈。”

12月,石宇奇进行了脚踝手术,手术很成功也很顺利,仅半个小时就结束,之后就进入4个月的康复期,对于早有心理准备的石宇奇来说,康复期并没有给他带来过多的焦虑与迷茫,他反而很开心。因为手术,2015年的春节他还回了趟家,好好享受了新春佳节的合家团聚。让他印象很深的是,本来康复初期的他必须借助拐杖才能行走,可就在春节前一天准备回家的时候,伤处突然不疼了。于是他很开心地把拐杖扔在北京,自己背着个包一瘸一拐就回家了。

春节回来,石宇奇继续自己的康复训练。虽然很枯燥无聊,有些时候还会习惯性地偷个小懒,不过在回归球场的信念的推动下,他还是积极完成了康复训练。重新回到训练场,他觉得,这4个月的康复自己做得很好。

回到球场,石宇奇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同时也有陌生的感觉。对于羽毛球这种急停急起很多的项目,几乎每个运动员脚底都有厚厚的老茧,可休息了4个月的石宇奇脚底的老茧都褪去了,一堂训练课下来,脚底磨得生疼,石宇奇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脚居然这么“娇嫩”。此外,长时间没有系统训练,一上量,刚训练一节,石宇奇就觉得自己上气不接下气了,有时候晚上已经早早休息了,第二天起床还是全身疲惫。石宇奇开玩笑地说:“那时候,自己体能差的都有一种‘我是老队员’的感觉了。”

6月的美国公开赛是石宇奇手术后参加的第一站比赛,对成绩不抱什么希望,带着非常平和的心态,他顺利从资格赛出线。正赛首轮,他遇到了近年来上升势头强劲的中国香港选手伍家朗,双方苦战三局,石宇奇遗憾落败,尤其决胜局打到了22比24。这场鏖战让石宇奇开心不已,本以为离开赛场那么久,自己会在颇具实力的伍家朗面前不堪一击,没想到“我发现我挺厉害的”。

在2015年余下的比赛中,石宇奇一直在前二三轮徘徊,除了当年的中国公开赛,他接连战胜了日本的田児贤一和韩国的李东根闯入8强。实力的提升在训练中可以感受到,但是在比赛中却无法发挥出来,这让石宇奇有些难以接受。教练批评他最多的就是意志品质不够坚定,每到关键时刻,只要体能下降,他马上就会在主观上“顶不住”。虽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且在有所松懈的时候狠狠地骂自己、提醒自己,但效果一直不太明显。2015年首届全国青运会,他在决赛中输给了队友赵俊鹏。

迎挑战,让自己更强

进入2016年,石宇奇的成绩稳步提升,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教练更多的关注,他与教练们的沟通也越来越全面。过去,他和教练的对话仅限于技术,现在,越来越多有关心态的话题成为他们交流的重点。不可否认,石宇奇比过去更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但是,往往这样愿意多想的运动员,更容易把自己想进死胡同,石宇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石宇奇说自己是一个很容易有负能量的人,比如队内打对抗,如果自己用一套战术可以战胜对手,那他就只认准这一套。但从教练的角度出发,希望运动员能更全面,所以在对抗时会要求石宇奇用他不擅长但又有必要加强的战术,这往往会导致他输球,这一度曾让石宇奇很不开心。比如副总教练钟波曾说石宇奇比赛的时候会打得很“花”, 不像谌龙等运动员那样稳重。可石宇奇一度觉得,在被动的情况下自己不应该承认被动,而是要用“花”的动作去“搞一下对方”,从而摆脱被动。随着对羽毛球认识的慢慢加深,石宇奇发现,教练都是为自己好,他们的意见都是对的,只不过自己当时不能理解,好在现在他可以理解了。

里约奥运会期间,石宇奇以陪练身份随奥运阵容来到了圣保罗。本来奥运会与自己关系不大,石宇奇是抱着非常轻松的心态去巴西的。可到了圣保罗的训练营,石宇奇清楚地感受到奥运会的压力,甚至感受到了整个团队的压抑。每次训练,林丹、谌龙都会对每一个主要对手的习惯球路提前进行非常详细的研究,然后让石宇奇对这些球路进行模仿。在力量训练时,石宇奇看到谌龙练习小腿后屈的重量几乎是自己的两倍!在巴西时,男单主教练夏煊泽曾对石宇奇说:“好好看看,好好感受一下奥运的氛围。”石宇奇回忆说:“那时候,感觉整个团队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每个人都上紧了发条。当时我就想,要是我在这部机器的核心区域,估计我的发条早就断了,顶不住了。当然,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

奥运会结束,在男单组的一次例会上,教练员对一众年轻队员说:“奥运会结束了,接下来就看你们了!”这句话带给石宇奇的既有受到信任的开心,也有担负责任的压力。扪心自问,他似乎还不具备担起责任的能力,虽然他在法国公开赛上拿到了自己第一个超级赛冠军。

石宇奇说:“现在,和国外的运动员打得多了,发现厉害的人越来越多,可能各国都开始重视羽毛球了。我现在的水平只是和二流选手有得打,遇到一流选手根本没办法。或者说有时候我能击败很强的对手,但接下来就会输给实力弱一点的对手,不稳。”法国公开赛,石宇奇摘得男单冠军,他半开玩笑地说:“我拿这个冠军,中国台北的许仁豪要记头功,因为他把孙完虎干掉了。”在此之前,石宇奇和孙完虎交手4次,全部落败,在他眼里,实力强劲且打法稳健的孙完虎,确实是自己难以战胜的对手。

很久以前,石宇奇这样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只要能在团体赛中混一个世界冠军。就心满意足了,如今的他已不会那么理想化。因为他已经清楚,在竞技体育的世界里,成绩不能靠混,只能靠自己打出来。

2016年的年末,石宇奇的世界排名跻身前10,这是对他的肯定,同时也带给他压力:“2017年的比赛,我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在2016年拿分的这些比赛中稳住,不让自己的积分掉得很快。我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需要承担更多。坦白讲,现在的我真做不到,但我会努力,让自己更强!”

进入2016年,石宇奇的成绩稳步提升,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教练更多的关注,他与教练们的沟通也越来越全面。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石宇奇:自信的天才 顽皮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