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羽坛那些事

文/ 杨弋非   2017-03-10 17:41:51

岁末年初,我们需要总结回顾,需要捋一捋思绪,给羽坛过去一年的大事件做最后的注解。

2016年,对于羽毛球来说有足够多值得去回顾、去铭记的事。里约奥运会,悄悄拉开了世界羽坛格局改变的大幕;汤姆斯杯,欧洲势力强势创造历史;中国队顺利保住了尤杯,但已经很难保住近10年来羽坛霸主的地位;桃田贤斗身陷赌博丑闻无缘奥运,令人唏嘘……

里约创造诸多历史

不管奥运会前各种无厘头和杂乱招来了多少吐槽声;不管那个在会展中心临时改建、被中国队员评价为“还不如国内好一点的业余俱乐部场馆”的奥运场馆如何令人无语,里约还是顺利地举办了一届奥运会,顺利地让奥运会羽毛球赛事落下帷幕,同时也为世界羽毛球格局拉开了剧变的大幕。

李宗伟终于在世界大赛上击败了宿敌林丹,用一种两大高手拼到内力耗尽的方式。只不过从这样一场惨烈的半决赛中杀出来的李宗伟还是没能迎来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谌龙挡在了他的面前,继2014年、2015年两届世锦赛决赛后,又一次挡在了他面前,李宗伟再一次露出了球迷们习惯的落寞的表情,而谌龙喜极而泣。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8年的时间,大家都习惯了林丹和李宗伟分列各个赛事1、2号种子进入上下半区、然后再会师决赛的情景。只不过从2014年世锦赛开始,谌龙打破了这个格局。到了2016年的里约,谌龙击败李宗伟成为奥运冠军,丹麦小伙维克多击败林丹站上了领奖台,多年来“林丹+李宗伟+其他人”的三甲模式不复存在。不能否认林丹、李宗伟的伟大和努力,但是天才,终究抵不过时间。

马琳用一种暴力的、不讲道理的、和传统女单讲究技巧的打法完全背道而驰的套路收获了西班牙历史上第一枚羽毛球奥运金牌。对于西班牙羽毛球第一人马琳来说,她每走一步,都在改变西班牙羽毛球的历史。同样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收获成功的还有印度的辛德胡,她的银牌也把印度羽毛球奥运会最好成绩从内维尔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获得的铜牌升格为银牌。奥原希望获得日本女单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奥运女单前三皆成为本国羽毛球历史的创造者。而从2000年开始就没让女单金牌旁落的中国队,在里约只有李雪芮进入了4强。

中国女双从1996年就没有旁落的女双金牌在里约也丢了,近一年实力和战绩同时飙升的日本组合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获得日本历史上第一枚羽毛球奥运金牌,中国组合的最好成绩是于洋/唐渊渟的第4名。丹麦队首次捧得汤姆斯杯男双的争夺同样出乎意料,当以俄罗斯的伊万诺夫/索佐诺夫为代表的4个小组第一携小组赛极佳的状态准备在淘汰赛大展身手的时候,4对小组第一在淘汰赛第一轮折了3对。吴蔚升/陈蔚强历史性地杀入决赛,并且险些历史性地夺冠;英国组合埃利斯/朗格瑞奇历史性地收获英国男双第一枚奥运会铜牌。当然,最具历史性的当属中国名将傅海峰,在比赛中数次扶大厦于将倾,最终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蝉联男双冠军的运动员!

相比其他4个单项,混双赛场并没太多惊喜可言,走到最后并且获得成绩的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当然,冠军阿玛德/纳西尔、亚军陈炳顺/吴柳萤都创造了自己国家在该项目上的历史。

里约奥运会,或许是创造历史最多的一届奥运会,而这诸多新历史的背后,正是羽坛新力量爆发的标志。当我们熟悉各个单项都被熟悉的面孔“霸占”的时候,“后浪”们的蜂拥而至,是时候打破我们的固有思维了,世界羽坛的格局已经开始改变。想一想,上一届独揽两项冠军的赵芸蕾本届只得到一枚混双铜牌,还差一块奥运金牌就能实现女单首个“大满贯”的王仪涵却止步八强。

老将们告别的背影

这里提到的国家队,不仅仅是中国国家队,而是绝大部分羽毛球大国的国家队。每一届奥运会结束,都有一批老运动员退出国家队,甚至退出这片赛场,这是自然规律。虽然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却依然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中国女队实现尤杯三连冠

李龙大

于洋

赵芸蕾里约奥运会后,奥运冠军于洋、赵芸蕾、田卿,世界冠军王仪涵、马晋、王适娴从中国国家队退役。一同离开的,还有一个属于中国女子羽毛球的辉煌时代。李龙大从韩国国家队退役,带着2016年韩国超级赛的男双冠军,以及职业生涯男双重大国际赛事无冠的遗憾;在里约奥运会铩羽而归的金沙朗也离开了韩国国家队,韩国男双不得不进入后奥运时期“拆对试验”的阶段。亨德拉和阿山拆对,没能实现两夺奥运会冠军的亨德拉走到了职业生涯的末期;古健杰转型走上了经商之路;佐佐木翔结束了自己兢兢业业的日本国家队生涯,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为日本队在2014年首夺汤杯立下大功的男双好手早川贤一。

带着不舍与唏嘘,这些辉煌的名字从国际赛场上离开,留给球迷的是留恋与经典。虽伤感,但这是竞技体育无法逆转的规律。

可喜的是,在这些传奇离开之后,我们看到了郑思维、陈清晨、何冰娇、山口茜、苏卡姆约、蔡侑玎……老将的离开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汤杯首次回归源头

汤姆斯杯,是由英国传奇羽毛球运动员汤姆斯捐赠,不过这个由欧洲人捐赠的奖杯,在2016年之前,它的主人从来没有欧洲面孔。其中,印度尼西亚13度称王,中国队9次捧杯,马来西亚获得5次冠军,2014年,日本队第一次在汤姆斯杯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同时也终结了中国队创造汤杯6连冠的梦想。

2016年的昆山,汤姆斯杯冠军榜上迎来了一名新成员——丹麦队。虽说一直稳居羽毛球强国行列,但丹麦队近年来在团体大赛上鲜有突出表现。不过,在2016年,这样的尴尬被打破了。在老将摩根森尚处于脑部手术后的恢复期、双打实力被削弱的不利情况下,由维克多、约根森领衔的丹麦队打出了北欧人的坚毅与顽强。小组赛三连胜进入淘汰赛,3个3比2先后击败了上届冠军日本队、李宗伟领衔的马来西亚队以及印尼队,丹麦队用最不经济实惠的方式,在自己并无绝对实力的情况下拼出了一个冠军。在丹麦人肆意狂欢的声音中,还有李宗伟靠在陈蔚强肩膀上的无奈,以及冷峻的亨德拉眼神里那一丝遗憾。

本想在家门口打一个翻身仗,但中国队却在8进4的比赛中输给了老对手韩国,无缘4强的战绩也创造了中国队征战汤姆斯杯的最差成绩。蔡赟、傅海峰等老将都说过,现在国家队的年轻队员团队意识不够。无需再去研究分析比赛的过程,听听老大哥们的话,年轻队员就应该知道自己最该加强的是什么。

尤伯杯上,中国队第14次登上冠军领奖台,老队员发挥稳定,唐渊渟、陈清晨也用足够精彩的表现让自己成为世界冠军。诚然,即便是过去无敌于天下的中国女队,如今的优势也没有过去那么明显,冠军也并非手拿把攥。可是,在强敌环伺的尤伯杯赛场,中国队依然可以笑傲群芳,靠的就是团队的底蕴。每个人上场的时候,对职责的认识、对比赛的投入,这些都需要时间的沉淀。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日本队,无论是奥原希望还是山口茜,还有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福万尚子/与犹胡桃,2016年都是她们竞技状态如日中天的时候。然而,在半决赛上,奥原希望被成池铉打得差点在场上流下眼泪,在混合采访区数度哽咽,以至于无法接受采访,而两对韩国女双都在团体赛中展现出了比对手更坚韧的一面,帮助韩国淘汰了日本。不可否认,日本队具备夺冠的实力,但是在团体赛上,她们的底蕴还差了些。

欧洲版图的强势崛起

2016年开年的第一个重大比赛,俄罗斯组合伊万诺夫/索佐诺夫就拿到了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个全英公开赛男双冠军;5月的昆山,丹麦队第一次在汤姆斯杯上写下自己的名字;8月的里约,维克多击败林丹收获铜牌,彼得森/卡米拉差一点点运气就能拿到女双冠军,英国人埃利斯/朗格瑞奇夺得男双铜牌,当然,不能忘了西班牙人马琳胸前那首枚不输于亚洲人的奥运女单金牌;奥运会后,老当益壮的彼得森/卡米拉、尼尔森/彼得森相继拿下超级赛冠军,约根森在福州夺得第一个属于欧洲人的中国公开赛冠军。在这股欧洲浪潮中,法国人勒维德兹击败李宗伟,都已经变得不那么耀眼了。

虽然有丹麦一直以来的苦苦支撑,有英国、德国偶尔的“火力支援”,但是世界羽毛球的重心始终在亚洲,欧洲只能做一个“有实力的配角”。然而,2016年欧洲羽毛球大面积爆发,取得成绩之优异、表现突出运动员人数之多,在过去几年都难得一见。欧洲羽毛球展现了它的实力,但是对于世界羽毛球来说,欧洲需要的不是昙花一现,若能持续保持这样强劲的势头,那羽毛球的国际化必将迈出一大步。

羽坛首例赌博丑闻

2016年4月,桃田贤斗在印度幸运地拿到了一个超级赛冠军头衔,因为在半决赛当中,他在全场被动的情况下,对手薛松因伤不得不退出比赛。决赛中战胜维克多夺冠,让桃田贤斗的世界排名来到第10位,奥运排名一度达到第2。这个世青赛冠军出身、顶着“天才少年”名头的日本运动员,几乎已经有99.9%参加奥运会的可能性了,可谁承想到,0.1%的概率还是成真了。桃田贤斗在一周后的马来西亚公开赛顺利通过第一轮后,突然回日本了。让他回去的不是日本羽协或是他所在的公司,而是日本警方。

原来,2016年3月,桃田贤斗在东京都墨田区的一家违法地下赌场聚众赌博,违反了日本的相关法律。此消息一经证实,日本羽协第一时间发表声明,不推荐桃田贤斗参加里约奥运会,这也标志着他和里约彻底无缘。随后,桃田贤斗又被日本国家队开除,并且无限期禁赛。虽说经过各方斡旋,桃田贤斗的禁赛期被缩减为一年,但错过四年一届的奥运会,这样的损失对于运动员来说无可估量。

作为公众人物,除了在赛场上奉献精彩比赛,赛场外的表现某些时候也是球迷们的标杆,像桃田贤斗这样触犯法律的行为,不仅毁掉了自己正处于上升期的职业生涯,也毁掉了他在赛场外的众多价值。这可以说是羽坛的丑闻、悲剧,但同时也是对其他运动员的警示、提点。

不过,换一个角度看,如果桃田贤斗已经接受了法律的惩戒,已经付出了他应有的代价,那么禁赛期结束后,还是希望他能满血回到羽毛球赛场。毕竟对于任何项目来说,优秀运动员都是不可替代的珍贵资源。

桃田贤斗

众多名将亮相印度联赛

蔡赟加盟印度联赛联赛之火初现燎原之势

2016年年初,除了我们熟悉的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开打之外,马来西亚、印尼、印度、韩国的联赛也接踵而至。

中国球迷第一次知道外国联赛,估计都是2013年王睁茗受陶菲克的邀请去打了一次印尼联赛。到了2016年,当初王睁茗一人征战国外联赛的情况发生了改变,蔡赟、韩利等一批原国手参加了国外联赛,世界知名的羽毛球运动员也分别出现在不同国家的联赛当中。一个项目发展的好坏,职业联赛的热度和影响力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从2016年来看,羽毛球因为各国联赛的星星之火,已经有了燎原之势。

然而,目前各国的羽毛球联赛时间都偏短,比如印度的联赛前后仅两周,时间最长的中国的羽超联赛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与其说这是一个联赛,倒不如说更像一次羽毛球的聚会。有足够的看点和噱头,却没有持续性的影响力。“联赛潮”的兴起是羽毛球发展的好趋势,但如果不能将这个优势扩大化、持续化,那提升羽毛球的影响力还太遥远。

无论羽毛球今后会如何发展,作为体育大年,2016年势必会成为羽毛球历史上重要的一年。也许即将开始的2017年,各路诸侯会悄声蓄力、摩拳擦掌,也许新的一个奥运周期会发生更多、更大的事,或者群雄逐鹿,或者一统江湖……但无论如何,2016都值得铭记。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6,羽坛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