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亚残赛:为东京残奥会绸缪

文/ 陈书佳   2017-03-10 17:42:08

2020年东京残奥会,羽毛球将首次成为残奥会正式比赛项目。所以,2016年在北京举办的残疾人亚锦赛的参赛人数比往届多了一倍以上。

11月24日,2016年残疾人亚锦赛在北京的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开幕。由于项目进入奥运会的缘故,各国家和地区对比赛的重视程度陡增,以往只有六七十人参加的比赛,这次吸引了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的144名选手。

定级是一项复杂的工作

比赛开始前一天是最繁忙的,翻看赛事秩序册得知,这一天的第一项工作是“运动员分级”,时间注明是“全天”。

这的确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据赛事副裁判长李广通介绍,分级师来自欧洲和韩国,其中包括医生,涉及到骨科、康复等门类。他们要对选手的伤残情况进行鉴定,并且定级,作为他们参赛的依据。开赛后的几天,分级师还会在赛场进行检查并拍摄录像,确保分级的公正和准确。

在144名选手中,有些已经被永久定级,因此本次赛事只有40多人需要定级,主要针对首次参赛以及未能永久定级的选手。分级鉴定中,包括测试肌肉力量、测量截肢比例等内容。定级结果也许会与选手此前预估的级别不同,因此各级别和单项的抽签对阵要等到分级确定后才能完成,本届赛事的分级工作一直持续到24日即比赛当天凌晨3点才完成。

根据不同的伤残情况,将选手分为“轮椅组”和“站立组”两个大组别,简称分别以WH和S开头。轮椅组又分为两级——WH1和WH2,数字越大代表伤残程度越轻;站立组分为下肢缺失SL(standing low)、上肢缺失SU(standing up)和身材矮小SS(short stage)三类,其中SL含有两级,即SL3和SL4,数字越大代表伤残程度越轻。

据了解,本届赛事的6个级别已经是按照奥运会“瘦身”的标准制定的,相较于去年于同一赛场举行的中国公开赛,已经减少了两个。这6个级别中,各级别均设立男单、男双、女单、女双和混双5个单项。跟正常人比赛不同,1名选手最多可以兼顾3个单项:单打及两个双打。由于每个级别的人数有限,轮椅组和站立组的双打比赛几乎都会合并级别进行。本届比赛共设立了22个小项。

赛制不同体现特殊性

在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的综合馆内,一共有8片场地,这比一般的公开赛等国际赛事多。仔细看,每片场地上的白线跟常规比赛略有不同,每片场地中间有条中线,它与两条边线平行,从一侧的底线贯穿到另外一侧。

这与特殊的比赛规格有关,比如轮椅组的WH1、WH2以及站立组的SL3单打比赛,都是只打半场,赛场的中线即另一条边线。这是由选手的特殊性决定的,比如轮椅组选手一手控制轮椅,一手完成比赛,一名选手要完成整个场地的比赛太过困难。不过,如果是双打比赛,场地则恢复成全场。

此外,同样是在轮椅组的比赛中,前发球线被设定为边线。比赛中,任何球没有回过这条线,都视作出界,这是为了避免轮椅选手过于接近球网而导致意外情况发生而特别规定的。

在奥运会的乒乓球比赛中,能够看到残疾人选手出战,他们能够和正常人同场竞技。这样的情况会出现在奥运会的羽毛球赛场吗?答案是:不会。

副裁判长李广通说:“羽毛球和乒乓球项目不同,乒乓球是一个更强调技巧性的项目,羽毛球则还有场地等因素限制。而且,要打进奥运会的话,必须经过长达一年的积分赛的选拔,残疾人选手要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对抗正常人,的确太难了。”他以最接近正常人的上肢缺失(SU)选手为例,“虽然他们跟普通选手相比差别最小,但是羽毛球项目要求整场跑动,缺少了胳膊就会影响平衡性和协调性,这就会直接影响选手的水平。”

为了鼓励残疾人选手参赛,名次的录取上采用“简易录取”的方式,即如果有5名选手参赛,就录取前4名。此外,所有前来执裁的裁判员都获得了由世界羽联特别颁发的证书,对他们的工作给予肯定和鼓励。

“刘禹同一定会是世界冠军”

刘禹同应该是中国队最受欢迎的选手,她坐在轮椅上在场边看比赛的时候,两名韩国队的“大妈级”轮椅球员一左一右簇拥在她身旁,两人各抓起刘禹同的一只手,也不管她根本就听不懂韩语,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跟她聊天。后来,恰巧有懂韩语的工作人员经过,她才知道,原来韩国大妈因为太喜欢她,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一样,都叨叨着想把小姑娘领回自己家。刘禹同也实在,回应道:“我没有假期啊,要跟你们走,你们得去问我教练啊。”

今年12岁的刘禹同,小时候因为一次车祸,两条腿膝盖以下都被截肢。两年前,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的教练到地方去挑选队员时选中了她,之后她开始接受羽毛球训练。去年,刘禹同第一次代表中国队参加比赛,这次亚锦赛是她参加的第一项洲际赛事。

第一次在大赛中亮相,刘禹同就拿下WH2的女单冠军。决赛中,她以明显优势击败了该项目世界排名第一的泰国选手。比赛结束后,泰国队教练无法抑制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的兴趣,过来“打探情报”。“她训练了多长时间了?”“每天训练几个小时?”“在哪里训练?”“平时上文化课吗?”……在翻译的帮助下,这些问题一一得到答复。他不敢相信这只是个仅仅接受了两年训练的新手,“她击败了我们的世界冠军。”那名泰国的世界冠军就是她的决赛对手,已经50岁了。用刘禹同的理解方式来解读,就是“这都快赶上我奶奶的岁数了”。

“祖孙战”的模式在女子轮椅项目中并不罕见,韩国队的世界冠军选手也已经50岁了。中国队主教练董炯这样解释这一现象:“在羽毛球项目进入残奥会前,练的人并不多,各队的重视程度不同。老队员只要坚持训练,保持得好,能够打到很大岁数。”但是,随着2020年东京残奥会羽毛球成为正式比赛项目,目前各国家和地区对它的重视程度骤然提升。以日本队为例,去年的中国公开赛,日本队仅派出4名队员参赛,本届亚锦赛人数一下升至29人,成为仅次于中国队(35人)参赛人数排第二的队伍。

因此,未来的残疾人羽毛球格局将以年轻人为主。泰国队教练非常看好刘禹同的未来:“明年在韩国举行的世锦赛,她一定能够成为世界冠军。再远一点的2020年东京残奥会,她一定能成为奥运会冠军。”

中国女队更有优势

本届比赛,中国队共得到8金7银7铜,金牌全部来自女子项目,主教练董炯对成绩表示“很满意”。他说:“这次在很多项目上有突破,女子轮椅的WH1、WH2,我们在女单和女双都实现了包揽(金银牌)。这个项目中实力最强的韩国和泰国都派出了世界冠军出战,包括两年前仁川亚运会冠军都来了,我们的年轻队员赢了她们,说明我们已经是世界级水平,让我对明年的世锦赛有了信心。”

相比而言,中国队的男子项目比女子稍弱一些,未能有金牌进账。董炯说:“去年中国公开赛,男子项目没有什么奖牌,这次我们在轮椅项目拿到4枚银牌,虽然跟亚洲强国印尼、马来西亚有差距,但我们也在逐步提高。”

本次比赛前,中国队提前近1个月进行集训。董炯表示,随着未来参赛的增多,集训将逐渐成为常规安排,比如说每年集训3个月。集训是最有效的训练方式,因为一旦回到地方,队员们就几乎处于“放羊”的状况。董炯说:“虽然我们也是冠以‘国家队’的称号,但是球员在地方上没有专业教练,都是纯业余的,有的就是自己练,有的是残疾人队员改当教练。”

目前已有的中国国家队,将是2020年东京残奥会参赛阵容的雏形。董炯表示,目前的国家队已经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球员,在奥运备战周期当中,主要精力不会放在到地方寻找新的球员,而是多了解对手,针对对手的情况,在训练中加强技战术能力的培养。迄今为止,中国队还未参加过世锦赛。明年的韩国世锦赛,将是中国队第一次了解世界水平。以往屈指可数的几次洲际比赛,基本上都是与亚洲球队过招,从未与欧洲等强队交过手。至于世界水平到底如何,连主教练董炯自己也只能是“听说”。

不用太着急,我们还有4年时间去了解对手,提高自己,2020年的东京才是真正大考的时候。

轮椅组的一场决赛正在进行

赛后教练、选手、裁判合影成为比赛的特殊传统

刘禹同(右)是最受欢迎的小队员

选手和穿线师合影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羽毛球亚残赛:为东京残奥会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