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赛事穿新衣——小记北京业余羽毛球公开赛

文/ 陈书佳   2017-03-10 17:42:14

2016年12月11日,由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主办、北京甜区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2016北京市业余羽毛球公开赛(总决赛)在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结束。

北京市业余羽毛球公开赛是一项有着10年历史的传统赛事,2016年,这项传统赛事进行了全新的尝试。首先,设置了4个分站赛,即石景山、龙源景扬、柏林瀚和昌平站。分站赛累计参赛人数近3000人,创下2016年北京市业余羽毛球参赛人数的最高纪录。每个分站赛每个组别(级别)的前16名,都获得相应的积分,4个分站赛累计总积分前32名的选手优先获得参加总决赛的机会,总积分排名前8的选手被列为种子选手。

其次,比赛不是按照年龄分组,而是采用实力来确定级别,分为A组(山级)、 B组(火级)、 C组(林级)、D组(风级)4个级别。总决赛期间,前国手王晓理现身助阵,她亲自与4个级别的选手过招,只是为了限制她的实力,每次都规定必须用指定的“兵器”。由低到高级别,王晓理依次选用了平底锅、乒乓球拍、壁球拍和羽毛球拍。因为兵器不大顺手,王晓理对阵低级别选手时,甚至连球都接不到。

在之后的采访中,王晓理直言,分级是当下业余羽毛球圈的一个趋势。她还透露,现在武汉少体校里学球就是分级进行的。在她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当中,也有涉足青少年培训的计划。“如果我做培训,也要分级。”据王晓理透露,她可能会在武汉开办青少年培训班,借助自己的资源优势,帮助更多的孩子拥有一技之长,甚至实现世界冠军的梦想。

与此同时,首次将科技与互联网的思维引入赛事。分站赛时,就曾经对淘汰赛进行手机视频直播,围观人数最多时达到 五六万。总决赛也安排了多个平台进行在线直播,让“草根球员”享受跟专业选手一样的礼遇,更便于球迷朋友们异地观赛,为自己的亲友助阵。如此一来,让打球这项个人运动,变成一项社交活动,更符合当下“社交+互联网”的潮流。

总决赛上,除了王晓理,体操名将陈一冰也现身球场。陈一冰现在也加入到创业的行列,从事的内容也与羽毛球相关。明星越来越多参与到业余羽毛球运动中,势必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并且从事这项运动,让这项传统赛事焕发全新的生机。

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刚出席开幕式

王晓理与总决赛选手合影“飞起来攻”与“跳起来攻”的区别在于:飞起来,不仅有垂直方向的位移,同时还有水平方向的位移,这需要极强的身体能力作保障。这种进攻技术的广泛运用,体现的就是“轻易不放过任何一次进攻”的趋势。

因为“进攻”的利益太大,限制进攻是必然的,获得高点进攻的机会就越来越难,于是一种新型的进攻方式——平抽快压逐渐时髦起来。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挑球,那么“以平对平、以快制快”是必然选择。这种打法的关键在于近身球技术要非常娴熟,拍与拍之间的连接速度要求非常高,对于手长腿长的高个子运动员来讲是不利的,而矮个子的日本队员比较擅长这种技术和打法。

如图2-1所示,日本队员(蓝衣)在右场区发球,黑衣球员接发推压中路(图2-3)。蓝衣球员反手平推直线(图2-5),黑衣球员反手抽对角(图2-8)。蓝衣球员反手挡直线(图2-10),黑衣球员上网推压中路。因为球碰到了网,降低了球速,所以在网前的蓝衣球员顺势拦挡直线(图2-14)。黑衣球员再次正手抽压直线(图2-17),在网前的蓝衣球员也借势头顶正手抽对角,直接打穿了对手的防线。上述所有对抗都是在前半场完成的,双方短兵相接,来回节奏之快令人眼花缭乱。此时,谁准备得早、连贯快,谁就占优势。

当然,如果身材太高,应付图2-17这样的平抽球,难度会大一些,很难在头顶用正手抽,大多是反手挡,这样的效果就天壤之别了。

二、混双传统的“男攻女封”正面临“男女轮攻”打法的挑战

羽毛球5个单项的打法虽然各有不同,但发展的主线是相同的,那就是“进攻”。混双项目在男攻女封打法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为了寻求突破,进一步提高进攻威胁,男女轮攻打法已成为发展的必然趋势。就混双传统打法来讲,最高境界非张楠/赵芸蕾莫属,可是2016年以来,这一传统打法面临年轻一代男女轮攻打法的强烈挑战。

如图3-1所示,黑衣女队员在底线多次进攻未果,无奈之下,向对方女队员打出高球,寻求轮转。可是对方女队员(红衣球员)并没有采取传统的高吊轮转处理,而是直接起跳头顶杀直线,从图3-4/5/6的进攻姿态看,她的杀球动作一点不亚于男队员。而从图3-9显示的对手男队员的防守姿态看,也印证了该女生的进攻威胁确实不小。该男队员反抽直线不到位,被在网前封网的红衣男队员直接封杀。

传统混双配对总是遵循男的进攻强、女的封网强,现在看来,将进攻强的女生与男生搭配也不失为一种可选模式。因为男队员在网前封网可以明显加大封网面积,一方面给对手增加前半场的压力,另一方面在跑位上可以像男双一样自由进退,配合会更流畅。

如图4-1所示,蓝衣男队员在中场正手抽对角反击后,直接向网前跟进,封堵对手的直线过渡球(图4-5)。对手在底线正手抽挑直线高球(图4-7),避开了蓝衣男队员的封网,由蓝衣女队员在后场发起进攻,起跳以后头顶杀直线(图4-11)。防守一方的红衣男队员反手摆拉大对角(图4-15),这种球的封网难度很大,一般女队员是难以封到的。但是男队员就不同,因为有男双“飞起来攻”的基础,即便对手拉出大对角球,仍然能够飞起来捕捉到进攻机会(图4-17)。

三、男单的进攻节奏明显加快,逢高必压的打法迫使不断加强网前限制

当前,男单打法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身材高大、进攻犀利、逢高必压,转换加快。

图5-1显示,红衣球员发球,黑衣球员接发切对角网前(图5-3),质量很高,红衣球员上网后反手挑对角(图5-6)。所谓逢高必压,就是你挑球我进攻。只见黑衣球员一个后撤步接起跳,头顶杀中路(图5-11)。红衣球员正手挡对角网前(图5-12),防守质量很好。黑衣球员杀上网以后比较被动,无奈正手挑中路(图5-16)。见此情景,红衣队员当然不会客气,立马高高跳起,在底线发动进攻(图5-19)。由此可见,攻防转化几乎是无缝衔接,转换速度极快。

因为逢高必压,所以限制进攻也是必然的。男单比赛也在不断向网前发展,通过网前争斗限制对手进攻,同时为自身造成进攻。

图6-1显示,黑衣球员发球,红衣队员接发反手切对角网前(图6-4)。黑衣队员上网后,大胆搓球(图6-5),并在网前表现出逼压的态势(图6-7),逼迫对手挑球。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红衣球员同样大胆搓球,而且质量更好(图6-9),反而使黑衣球员处于十分被动的状态,只好反手挑中路(图6-12)。这样正好符合对手目的,只见红衣队员在底线高高跃起,直接将球钉在地板上(图6-18)。

四、后场起跳进攻和发接发抢攻是女单打法的重要突破

对于网的利用是限制进攻的一种重要方式,当前的男单比赛越来越重视前半场的争夺,原因与男双相同(因为进攻的利润太大)。运动员在加强网前技术(搓勾放)限制性的同时,也在不断加强网前技术的攻击性,推球技术被不断开发运用。

如图7-1所示,红衣球员在头顶区反手处理,这种情况过渡网前的概率较高,所以黑衣球员非常有目的地准备抢网(图7-2)。一旦对手软过渡直线(图7-3),黑衣球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抢网快推对角(图7-4/5/6),致使对手十分被动(图7-7),只能勉强低手过渡直线。黑衣球员紧接着一个反手快勾对角,硬是把对手勾死在网前(图7-10/11/12)。

为什么要用“突破”两字,一是因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女单运动员是否需要起跳扣杀始终是被怀疑的;二是女单比赛一般不强调发接发,更重视攻防过程。但是,近年来,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笔者已经在多篇文章中谈及女单打法男性化问题,现在看来,女单朝着“进攻”方向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逆的。就2016年来说,印度运动员辛德胡的表现是最突出的。

如图8所示,辛德胡在底线跳杀上网勾对角的技术组合,显示了巨大优势。

除此之外,辛德胡在发接发抢攻方面也表现出非常强悍的意识和能力。图9是发球抢攻过程。图9-6所示的进攻态势是一个百分百的男性动作,图10是接发球抢攻过程。接发球抢攻的关键在于接发技术的突击性,如果接发没有威胁,那么第四拍抓进攻的概率很小。而辛德胡的推球技术在女运动员当中是数一数二的,她非常善于运用快推技术为自身创造进攻。

如图10-1所示,对手发网前小球,辛德胡接发快推对角,直接导致对手被动(图10-6)。对手在底线反手回击高球不到位,辛德胡在后发球线附近发动攻击,头顶杀对角。图10-13显示,这又是一个标准化的男性起跳扣杀动作。

五、进攻方式多样化是当前女双发展的个性特点

相对于以上4个单项来讲,女双是唯一没有遵循速度、力量发展的单项。但也没有脱离“以进攻为核心”的基本发展原则,只是在进攻的表达方式上与其它单项有所不同。女双是5个单项中仅剩的一个攻守相对平衡的项目(也就是说进攻和防守的利润差别不太大),因而防守反击打法仍然还有一定的市场。针对这一特点,如果全凭速度和力量打进攻,很可能得不偿失,被“防守反击”打法利用。

但是,“进攻”这个规律是不会变的,速度和力量是构成进攻威胁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因此,利用其它因素来提高和加强进攻威胁,便成为当前女双发展的一个新特点,其代表人物是日本队的高桥礼华/松友美佐纪。她们个子不高、力量不大,但是进攻灵活,威胁性一点不亚于速度力量型选手(如丹麦队的卡米拉/彼得森)。日本组合的进攻威力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线路变化,二是落点变化,三是进攻手段多样化。

图11-1显示,日本队员在底线进攻,正手杀直线。通过连续几次直线进攻后,把防守队员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直线区域(图11-5),然后突然变线进攻,正手劈杀大对角(图118),打得对手措手不及(图11-10/11/12)。

图12是日本队进攻的落点变化。同样是底线进攻,日本队员突然杀出一个高落点球,如图12-4显示,球的落点已经在对手的肩部上方,这样的球很容易诱导对手平抽反击,从而为网前封网的同伴创造封网机会。结果正如所料,对手反手抽对角反击(图12-6),正好被在网前的松友美佐纪封死。

图13是进攻手段的变化。在很多人的意识里,进攻就默认为杀球。实际上,高吊杀、搓推勾都可以成为进攻手段,主要取决于使用者的意识性和目的性。

图13-1所示,在多拍相持之后,松友美佐纪突然向对手的中路打出一个攻击性平高球(图13-3)。高球的攻击性主要取决于使用者的意识,如果你认为高球没有攻击性,那就意味着你在比赛中不可能打出攻击性的高球。松友美佐纪的这个平高球显然出乎对手预料,图13-6显示,对手确有人仰马翻的感觉,是在身体失去重心的前提下勉强反弹高远球。此时,对手两人的重心已经全部被调动到底线,高桥礼华非常及时地使用了吊球,对手无可奈何,只能望球兴叹(图13-12)。

上述女双的进攻方式虽然没有速度力量型打法那样轰轰烈烈,但效果却无声胜有声,是值得好好借鉴的。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传统赛事穿新衣——小记北京业余羽毛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