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超赛场上的那些年轻人

文/ 陈书佳图/ 青岛仁洲俱乐部   2017-03-21 10:43:03

一年又一年,时光如梭。再谈90后的球员,你就out了!00后都已经出来打天下了!每一届奥运会结束之后,我们都说进入了全新周期,通常就会有年轻队员进入视线。年轻,是个略微抽象的概念。好吧,让我们具体一点。90年的张楠已经算是老将了,95后越来越活跃,甚至00后都已经在羽超打天下了。

郭昱辰:从“打酱油”到“全勤”

郭昱辰,在青岛仁洲队是一名很难找到存在感的球员。1995年出生的他,在俱乐部公布的名单上,男队一共有9名队员,郭昱辰的名字排在第8,他后面只剩下一名年仅14岁的小将。在他前面,双打选手还有张楠、鲁恺和邱子瀚。所以,很正常地他被认为是一名“打酱油”的球员。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做好陪练。不过,陪的都是奥运会冠军、世界冠军,他还是感觉“弦绷得比较紧”。

然而,“酱油球员”的陪练生涯很快就结束了。青岛队首个主场,他被列入出场阵容,之后每轮都上:第二轮搭档邱子瀚,第四轮、第五轮搭档张楠,第六轮搭档骆羽出战混双,第七轮搭档张楠,第八轮搭档邱子瀚,第九轮搭档王霖青,9轮比赛出场7次。出场率如此之高,主要是因为队中主力相继受伤,先是鲁恺肩伤无法出场,邱子瀚又在第三轮右小腿拉伤休息了几轮。郭昱辰说:“我没有想到能打这么多场,本来就是想着服务好团队。”

在去年12月29日晚的比赛中,郭昱辰和张楠在首场男双比赛中登场,对手是湖南队的老将柴飚和谌卓夫。4个人在场上,郭昱辰是最弱的那个点,自然成为对手攻击的焦点。“都知道他们要打我,上场前,楠哥就告诉我要有信心。”不只张楠,球队从教练到队员都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但是第一局他们还是以15比21输掉。如果再输一局,郭昱辰的第四次出场将和前三次一样——输球,这是个正常的结果。在青岛队的设想中,“两单加一双”是获胜关键,双打的得分点在混双。为此,这一场混双变阵——张楠搭档李孝贞,希望复制此前张楠与高成炫的“出奇制胜”。

就在都以为男双输定了的时候,青岛组合连扳两局,最终逆转拿下胜利。最后两个关键球,都是郭昱辰进攻,他直接得分拿下自己的首场胜利。回到休息室,拉开门的一刹那,里面响起了掌声。原本眼睛就不大的郭昱辰,那个时候应该乐得都看不到眼睛了吧?

贾一凡:用自己的乐观改变世界

在羽超联赛中,湖南队的贾一凡的固定搭档是田卿。在联赛第七轮与青岛队一战中,打到第二局,田卿意外受伤退赛,此前,两人4次出场保持不败。田卿受伤后,湖南队和青岛队都陷入沉重的气氛中。次日凌晨,田卿接受手术,而湖南队在同一天离开青岛准备下一轮比赛。

离开的时候,贾一凡在新浪微博发文,配上了田卿进入手术室之前的照片。照片上,贾一凡给病床上躺着的田卿姐PS上兔子耳朵和粉红鼻头,当你不由自主咧嘴一笑的时候,因为受伤而来的忧伤感觉也消散不少。原来,面对伤病还有这样一种方式。

这是一种属于贾一凡的方式。在国家队,贾一凡搭档陈清晨,无论何时何地,陈清晨都是她心里和口里的“大腿”。贾一凡的父母跟体育完全不沾边,更不懂羽毛球,但希望她能“一生有所不凡”,这也是她名字的由来。后来,他们总是从女儿那里听到“陈清晨很厉害”,有一次陈清晨生病,父母就赶到北京给她送了好多煮好的梨子。正好,陈清晨不在房间,贾爸爸就让女儿录了一段视频,贾爸爸声情并茂地说:“小花(陈清晨昵称),你千万要带着我们凡凡啊,别把她踹了啊……”那是带着天津味的普通话,莫名就有一种喜感。贾一凡的乐观幽默,也许就是源于父母的遗传。她1997年出生,是个地道的天津妹子,但因为在湖南队待的时间长了,口音里也有了湖南味儿。但是当你质疑她忘记乡音时,她又迅速调换成天津口音,让你在下一秒就能乐出声。

在她的微博里,她总会贴上自己被PS得很可爱很卡通的照片,她说那就是自己,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就是自己想那么做,于是就做了。去年12月参加迪拜超级赛总决赛,在女双决赛前,专门发文向“大腿”陈清晨“示好”,顺带着调侃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这种毫不做作、幽默有趣的风格,很快为她赢得了很多球迷。

那一场,她们战胜了日本的奥运会金牌得主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夺得冠军。领奖前在有几分钟的等待时间,面对前来祝贺的队医,贾一凡大气地表示:“回去我请全队吃饭!”被提醒国家队有不能外出吃饭的规定,3秒的不知所措后,她立即改口:“我请全队在食堂吃饭!”不知道你乐没乐,反正我看完是乐了。如此表现,得给120分,100分是因为请客,那20分为她能完全无视正在向全世界拍摄直播画面的摄像机。

周萌:联赛最年轻出场选手

2000年出生的周萌,是羽超联赛第一阶段出场选手中年龄最小的。已经年满16岁的她还是国青队的选手,比更多国青队的小伙伴“命好”的是,她已经能够在羽超赛场登场,面对的都是比自己年长的对手,“大三四岁都很正常”。

周萌是湖南华莱队的女单,球队的第一女单是引进的中国台北名将戴资颖。当然,戴资颖不可能每场都上,第一阶段7轮比赛后,周萌得到了3次上场的机会。以小打大,没有意外,周萌3战皆负。

在国青队,周萌是女队队长,她对自己“想要拔尖”的想法毫不回避。所以,要接受失败,自然不容易,但是她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正视比赛的方法。“比赛的时候,我老是会去看时间,看比赛打了多少分钟。我希望自己能够一场比一场更粘球,越来越不会被对手打死。”在目前还无法用胜负来判断自己能力的时候,她选择用时间的长短来检验自己进步与否。

于是,周萌用自己的方式解读了与青岛队的惠夕蕊一战:“这一场的时间打得比较久,拍数多了一点。虽然分数差别比较大(两局分别打到6分和14分),第二局把她打累一点,我在场上的时间就待久了一点。”

当然,她承认失败给自信心带来的打击。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想,哪怕是输球,她也比同龄球员累积了更多输球的经验。现在,她已经明确知道自己的短板在经验少、场上起伏大、找不到大队员的漏洞。

所有的大队员都是从小队员过来的,每个人的经验也是在不断的胜负当中累积起来的。周萌安静地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必要过程,现阶段,她对自己的要求是:“在场上完成教练的要求,不要被骂。然后,一场一场延长在球场上的时间,然后再想拿下比赛。”

16岁的周萌,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冷静。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羽超赛场上的那些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