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仁洲队的两大“宝”

文/ 陈书佳图/ 青岛仁洲俱乐部   2017-03-21 10:43:06

俗话说,“家有一老,等于一宝”。而青岛仁洲俱乐部竟然有“两老”。根据羽超联赛对于“A级”运动员的判定:最近4年内的世锦赛单项冠军、奥运会冠军。在青岛队中,张楠和谌龙是毫无争议的两名A级“老将”。近年来,随着中国队在国际赛场得到的世界冠军数量有所减少,A级运动员越来越成为稀缺的资源。这是一种荣誉,更是俱乐部的财富,当然也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

张楠:最“百搭”的拼命三郎

有一串数字先来分享:联赛进行到第8轮,张楠出场9次,先后搭档了7名队友,战绩为6胜3负。好吧,如果你认为数据还不够,再加上一点背景资料:除了前两轮在2016年12月6日、8日进行,第三轮从2016年12月20日开始,一周三赛,直到2017年1月14日全部14轮比赛结束。

其实,张楠差点就到不了青岛仁洲俱乐部。俱乐部总经理李卫国介绍,最初,目前处在羽甲的北京队有冲超的打算。根据规定,同一个赛季同一名球员不能同时出战羽甲和羽超,因此北京队没有放走张楠的打算。直到引援时间快截止的时候,北京队才放行。能够摘到这个A级运动员,青岛队的确有点幸运。

之后,青岛队就不只是幸运了。首轮比赛,引入的马来西亚外援陈炳顺状态不佳,加上男双“原配”鲁恺因伤无法继续联赛的余下比赛,第2轮,张楠的混双搭档换成吴柳萤。之后,一直到第8轮,只有一次搭档固定,张楠保持了几乎每轮更换1名搭档的频率:鲁恺、吴柳萤、邱子瀚、郭昱辰、高成炫、李孝贞、骆赢,8轮7名搭档。张楠被队友调侃:如果是这样换下去,队里的男单女单都不能幸免了。

当然,一方面,你可以说张楠“百搭”;另一方面,似乎也透着人员配置的捉襟见肘。俱乐部总经理李卫国就曾经私下暗暗叫苦:“我们其实只有8名队员而已。”女队甚至用教练刘仲的Mini Cooper就能装下,惠夕蕊、骆赢、骆羽,从第1轮一直到第8轮,全勤!除了惠夕蕊输掉两场,3人每轮为球队贡献两分,被全队视为“重点保护对象”。

这当然不是俱乐部希望看到的局面,在羽超联赛的引援规定中,每个俱乐部只能引用两个单项、最多4名球员。青岛队充分利用了这个规定,在常规赛阶段引入了马来西亚的陈炳顺和吴柳萤、韩国的高成炫和李孝贞。看起来,这是两对混双组合,其实是按照男双和女双两个单项来引进的。引援都是双打选手,就是考虑在组合时可以用更多选择。但是,外援受到次数和状态的限制,更糟糕的是,国内选手鲁恺、邱子瀚先后遭受伤病的困扰,男队的双打选手就剩下张楠和郭昱辰,张楠不得不兼顾男双和混双两个项目。第8轮,青岛队面对联赛排名垫底的辽宁队,男单派出谌龙对阵实力差距较大的小将张维伊。赛后,谌龙坦言此举是为了避免张楠兼项的负担。青岛队希望用足每场两人/次A级球员,谌龙休战,张楠就要兼打两项。

作为26岁的老将,一周3赛不算,还要兼项出战,张楠坦言起初没有想过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青岛队是一个团队,不管跟谁搭档,都要尽最大努力取得胜利。当然,我不可能每场都赢,但希望自己在场上的表现能给球队最大的激励。”至于身体是否吃得消,张楠直言没有考虑那么多,倒是很开心能够多打比赛,因为球迷更愿意看到国家队选手参赛。

张楠真的很拼,这让青岛队中的年轻队员颇为好奇。因为像楠哥这样已经拿过单项和团体世界冠军、连续两届奥运会夺得金牌的选手,应该已经没有了目标和动力,凭什么还这么拼呢?张楠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地说:“那些都已经过去,2017年是新的一年。我不在乎2016年以前做过什么,希望从2017年开始,做得更好。”

谌龙:怀着感恩之心奋战

在青岛仁洲俱乐部制作的2017年台历上,谌龙被放在了封面位置上。这个赛季,他从厦门特房转会到青岛仁洲,顶着里约奥运会男单冠军的头衔,他是俱乐部最大的明星。

明星,就是要为球队获得胜利。然而,刚打完4轮,谌龙就输了两场:第3轮输给石宇奇,第4轮输给林丹。那两场,青岛队都是3比2险胜对手。谌龙很自责,度过了奥运会的竞技高峰期,现在的他处于低潮期,但这个时候他却连调整的机会都没有。

属于北京队的乔斌,同样由于是否参加羽甲的原因,本赛季未能继续效力青岛队,而是被广东世纪城摘走。之前,都是乔斌作为球队的二单,今年未能摘到他,青岛俱乐部为谌龙配备的替补是薛松。虽说都是国家队队友,但是薛松年初因为膝伤一直处于伤病恢复期,去年11月的中国公开赛去打了,但伤病并未完全恢复,又歇了一阵。薛松原本商定为青岛队出战4场,碍于伤病,最终只打了3场。

因此,明知道自己状态不好,谌龙还是得硬着头皮出场。他说:“打完奥运会后,气肯定就松了,又对的是国家队队友,相互都很熟,稍微发挥不好,就会输掉比赛。”所有人都看出谌龙很自责,俱乐部的总经理、领队、教练都去鼓励他,“他们告诉我,我的实力没有问题,因为各种原因训练不够系统,所以有些状态才不太好,他们希望我能一场场找回自己。”谌龙很受感动,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主动提出要记者询问他“为何会加盟青岛仁洲俱乐部”的问题,这是他报答俱乐部知遇之恩的方式。

要向俱乐部的每个人道谢,谌龙选择在微博发文:“联赛中连输两场,很抱歉。失利后的重新启航,相信会让人变得更加坚强。赛场上听到的每一声‘加油’都是对我莫大的鼓舞,队友的每一场胜利都犹如及时雨,鼓舞着团队不断向前,谢谢你们!今天回青岛,用更好的状态,迎接主场的比赛。”

奥运会之后,谌龙将微博名字改成自己的名字,越来越多地用它向外界传递自己的感受,同时也分享与女友王适娴之间的交往点滴。而在奥运会前,谌龙对于采访中“谈谈王适娴”的要求还总以“还是算了吧”回避。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转变,谌龙这样解释:“为了谢谢她,她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希望公开我们的恋情,让她有个安全感。尽管我还没有求婚,但她肯定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然而,眼下两人却不得不接受暂时分开的生活,这是他们的选择。谌龙继续留在国家队,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奋斗;王适娴则因为年龄和状态等原因,退出国家队回到省队。曾经有8年时间,两人都在国家队朝夕相处,习惯突然被打破,他们都感觉很不适应。用谌龙的话说,“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尤其是在冬天练得很累的时候,总有一种特别孤独的感觉。

羽超联赛为他们提供了小聚的机会。原本,王适娴这样的老队员不用跟到每个客场,但是1月5日客场与青岛队一战,没有上场的王适娴还是到了客场。这次小聚让谌龙很开心,元旦还没过就在嘴边念叨起来。今年全运会结束后,王适娴就将回到北京,到时候应该开始真正属于他们的生活。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青岛仁洲队的两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