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炫:颠覆你印象的韩国人

文/ 陈书佳   2017-03-21 10:43:08

高成炫是结束了迪拜总决赛直接赶来参加中国的羽超联赛的,他跟李孝贞以及经纪人约好,在青岛机场集合。高成炫在成都转机,抵达时在“国内到达”出口,李孝贞和经纪人从首尔飞到青岛,自然是“国际到达”。没想到,因为晚点原本后到的高成炫先到了。陌生的城市,又不知道接机的人长什么模样,高成炫走出机场的时候,很蒙。

不在球场的时候,高成炫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戴一副眼镜,很斯文,有点糊里糊涂的,丢三落四。球队去广州粤羽所在的主场河源,飞到广州时,全队都下了飞机,高成炫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护照和iPad都落在了飞机上。此时距离目的地河源还有两小时的车程,尽管大巴已经在机场外等候了,全队还是不得不在机场多待了1个多小时。高成炫走完所有“失物招领”的程序,取回了遗失物品,才登上大巴。

高成炫的这些“特质”,如果不是因为羽超联赛,中国球员几乎是不可能了解的。以往,参加国际比赛时,尽管韩国队都会配备翻译,但通常只是英文翻译,受限于语言无法沟通,韩国球员跟中国球员之间几乎没有交流。这一次,青岛仁洲俱乐部专门为高成炫和李孝贞配备了一名翻译,帮助他们协调训练和生活上的需要。 当然,这也为他们与中国球员交流提供了方便。哪怕是坐在从赛场到酒店的大巴上,张楠也会抓紧时间向高成炫打听韩国联赛的情况。有了翻译的帮助,高成炫立刻就融入了这个新集体。加盟青岛仁洲俱乐部之前,高成炫已经从经纪人那里看到了全队的名单,谌龙和张楠可都是里约奥运会金牌得主,他心里很忐忑的。“我知道队友都很厉害,刚来的时候挺担心的,我怕自己不行。”

首次代表青岛队出战,是在第3轮客场对阵江苏队。当时,高成炫和李孝贞搭档,在第3场混双面对老将徐晨/孙晓黎。前两场,双方战成1比1。青岛队要想战胜这支老牌强队,混双是计划中必须拿下的1分。

第1局,韩国组合一直以较小的优势领先,接近局末时被对手追成18比18,随后又将比分反超,在关键分的处理上韩国组合更胜一筹,以21比19获胜。高成炫毫不掩饰地表示,第一局很紧张,直到艰难拿下后,才在第2局把紧绷的弦松开一点。这一场,他们获胜,高成炫为自己的羽超之旅赢得开门红。

通过这场比赛,高成炫对中国的羽超联赛有了直观的认识:水平很高,赛制很规范。跟自己参加的其他联赛相比,以中国球员为班底的羽超联赛是全世界最高水平的。而且,比赛采用国际赛事通用的 21分、3局2胜制,更具实战性,不像其他联赛更改赛制后偏重娱乐性。

赢了球,俱乐部对高成炫的表现加以肯定,他也算放下了心。但同时,他又发现了新难题:完全听不懂裁判在说什么。“以往打国际比赛,裁判都说英语,至少还能听懂他们说什么。到了这里,裁判都说中文,我和李孝贞在场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俩就这样打完了两场比赛,到了第3场,更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搭档换成了张楠。“之前还能跟搭档交流,跟张楠真是完全没法交流了。”这是这两名双打高手的第一次合作,缺少默契加之无法沟通,两人在训练的时候拍子多次碰到一起,高成炫还打折了一支球拍。

“你们不是有翻译吗?”我问他。他回答:“翻译在场外啊,他又不能上场打球,所以(比赛的时候)没什么用啊。”球场上的战局瞬息万变,的确无法依仗场外的翻译解决难题。这场比赛,两人赢得很顺利。回酒店的大巴上,两人互相吹捧起来。高成炫让翻译问张楠:“你怎么推挡那么好呀?”张楠回应:“我如果腿像你那么有劲,还练推挡干嘛?”

更多时候,高成炫是和李孝贞在一起,翻译透露,两人相处的方式很有趣。“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就是互相损对方,你们听不懂韩语太可惜,很有意思。”有时候翻译正好不在,高成炫也能蹦出几个英文单词,再配合肢体语言,跟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交流几乎没障碍。比赛期间,正好赶上有人过生日。在这个聚会上,高成炫是最大的明星,能唱能跳,队友的评价是“绝对专业水平”。光自己跳还不行,他还会拉着队友上台跟自己一起疯……

这样的高成炫,真是颠覆印象啊!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高成炫:颠覆你印象的韩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