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从白丁到助教

文/陈书佳   2017-03-21 10:43:16

周维的工作地点在北京城北边的学院区,那是北京高科技和高学历人群集中的地方。印象里,那里应该是这样的画风:白衬衣、电脑包,还有行色匆匆的人流,完全是一幅为事业打拼的励志画面。此时,如果有一个背着球拍的身影混在其中,是否会破坏那个完美的画面?

那个破坏画面的异类,就是周维。每周二、四晚上,他都会在下班后去完成自己的另一个角色——羽毛球助教。

周维在一家公司里工作,具体说是做人力资源的,按照严格的上下班时间作息。这个工作,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上班是为了生活而拼,下班以后就是为自己而活。

下班之后,周维要乘坐1小时的交通工具从北京城的北边辗转到西边。赶过去的路上,他会抓紧时间给自己垫一口吃的,接下来可是两个小时的纯体力活儿。晚上7点左右,他开始进入另一个角色——助教,这个角色要持续到晚上9点左右。再然后,他再搭乘1个半小时的公交回家,吃上正经的晚饭,睡觉,第二天再早起上班。

“你都在忙什么呀?”起初,早出晚归的周维总是会面对父母这样的问题。父母很不理解,已经辛苦了一天,晚上为什么还要再找个地方忙活。其实,在周维对自己的规划当中,这也是有些意外,但又是水到渠成。

几经周折终遇良师

上大学的时候,周维开始对羽毛球感兴趣,不是很疯狂的那种,喜欢打之后加入了校队。进入校队并不代表着就是高手了,“队友里有从小就练过羽毛球的,或者是成天都泡在球馆里的,我跟他们有很大的差距。”成为高手,这是个朴素的愿望,让周维对自己的水平很“捉急”。提高,提高,他需要快速提高。

跟大多数业余爱好者一样,周维报名参加了培训班。培训班很普通,每次上课就是所有人安排同样的训练,然后大家打打高球,练习各种基本技术。“我原本以为教练会根据我们各自的水平进行针对性的指导,结果所有人都是统一的训练任务,我感觉自己没有得到什么提高。”

没有提高,怎么能够达到夺得业余比赛冠军的目标呢?这,是周维给自己的羽毛球水平定下的一个远期目标。目标没有改变,还得接着学。他总结了第一次学球不成功的原因,认定是教练找得不对。

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之后,周维又报了“靠谱”的培训班。“那是北京一个很有名的教练开的班,价钱不算便宜,一共10节课,但那个教练只来了3节,然后就彻底消失了,剩下的7节课都是他的助手教的。”冲着那个教练的牌子才来学球的周维,再次遇到“不靠谱”的教练,这一次,他仍旧没有得到想要的提高。

想着自己的那个目标渐行渐远,周维感觉这辈子可能都实现不了了。没有了目标,也就失去了动力,周维萌生了放弃羽毛球的念头。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存了那么点侥幸的心理:万一又遇到好教练呢?一直以来,他心里都有一个明确的画像:“不仅能够手把手教你技术,还能够找出你的问题,帮助你获得明显的提高。”

没事在网上闲逛的时候,他习惯性地点开一些跟羽毛球教学相关的视频。有一天,他点开了一段前辽宁队教练宋庆华教球的视频。“当时是一个大课,有好几十人,宋导就这样挨个教每个学员掌握基本技术。有的人学得慢,甚至要10来分钟才能学会,她就那样不厌其烦地教,直到学员学会为止。”

宋导的教学态度给周维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有了之前两次跟随“不靠谱”教练的失败经历,两相对比之下,周维有种“找对人”的感觉。找到宋导的联系方式后,周维给她留言,得到一个好消息:宋导很快就要到北京开课教球了。

几乎已经放弃羽毛球的周维,就这样被宋导拯救回了羽毛球场。跟着对的教练,周维一直练到了现在。除了继续雕琢各种技术细节,宋导还指出他存在的问题,并逐个解决。“后来,宋导跟我说,我基本的样子都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练习提高了。”

师傅领进门, 周维达到了“修行在个人”的阶段。 这期间,他参加了母校举办的校友赛,拿到了冠军。他谦虚地表示,不是所有高手都回来参加比赛,但是,面对一些以前没法交手的高手,现在至少是能打打了。平时,他也会参加一些北京市的业余羽毛球比赛,获得名次甚至拿到冠军,也成为一件常事。曾经的目标实现了,但在周维心里,对自己的认知依旧清晰:“离高手还差一步。”

学球学成了助教

半年前的一天,宋导问周维:“你来给我做助教怎么样?”如果是在大学打球那会儿,有人预言他能够助教,他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但这个问题放在现在,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宋导也是知道了我有一定水平,才会这么问我的。”于是,没有任何的思想斗争,周维的身份晋级——助教。

助教的工作是怎样的?周维说:“教练会有他的教学任务,根据教练的要求,为学员提供相应的辅导。”比如说,这一堂课是熟悉一个技战术组合,后场球和网前球都必须到位,达到训练的目的。

尽管名称是“助教”,但只要到了球场上,周维承担的完全就是教练的职责。“有的时候,宋导还会跟我说,‘你也得说啊!’”在训练中,他也会及时提醒学员出现的问题,并且监督他们改正,然后按质按量完成,这都是助教的职责。现在,他扮演了那个“靠谱”教练的角色,曾经,他为自己寻找的教练就是这个样子。

现在,除了固定每周两次当助教,随时还可能出现突发情况,只要需要,周维都可以顶上。用他的话说,工作日的晚上基本都跟搭上了。现在,父母也不再追问他到底“忙什么”了,只要他喜欢,父母也就没有意见。倒是女友也如此善解人意却不多见,周维说:“我和女朋友不是每天都黏在一起,就是有空的时候吃个饭,她对我的工作很理解。”

两人见面的时间多半在周末,但也不是全天都在一起。周末他还要学球,现在他以学习技战术组合为主,也有状态高低的差别,状态好的时候练得很好,碰到状态不好的时候,也让自己抓狂。下课之后,再跟女朋友碰面。他感叹还好周末的时间多,都不耽误。

这么算来,周维跟羽毛球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女友在一起时长多了。他跟羽毛球,应该算是真爱吧!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周维:从白丁到助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