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对角虽害人,运用得当可成利器

文 / 蔡赟   2017-03-21 10:43:24

主讲老师:蔡赟

前中国羽毛球队队长,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双冠军。2016年6月,蔡赟正式离开国家队。淡出赛场后,蔡赟团队创办了微信公众号“和蔡赟聊羽毛球”,通过自媒体的方式与球迷互动,并积极参与推广羽毛球运动。

这是稍微会点双打的人都知道的常识,被大对角爱好者坑害的痛苦,是双打中最不胜枚举、又屡教不改的。其实,我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明知是害人线路却偏偏还要打,排除那些以炫耀自己手法为目的的肤浅分子,剩下的就是苦于对方防守太好,杀不死,也杀不出机会。

想寻求局势的突破是对的,起码说明具备了一定的战略意识,只是不知道后续怎么干,所以一旦打了大对角又没得到好处,就要被人谴责。而一直攻直线,又面临被对方挑到手断的危险,真是两害相权都不轻。

因此,我就教大家一个打大对角的办法。

先看图1,对方采取的是左区防守,这是防守能力强的人喜欢的方法。先留出我们的反手区不用,等有机会反击时再平抽压上。

图中对方的站位非常好,出球人严守边线,同伴保护中路,站位略微靠前,随时准备冲抢网前占位,形成完美的扇形防守站位。这时,我们吊大对角,图中的虚线从这个吊球之后开始的所有跑动。我知道战术图的难点就在这里,线只能说明跑的轨迹,但无法体现出跑动是从何时开始的。

这里有三个要点:

1、必须是打吊,不能让对方拿高点推底线。

2、前者压迫A点,否则对方放网跟进,立即反攻。

3、主动吊大对角,就意味着后者会自己接直线中场。

前者首先要明确第二条,就不会想接这个点了。再者,即便真的不懂第二条,这个位置也是前者的反手身后,接了就引出无尽的麻烦。(注:前者是指前场选手,后者是指后场选手)

于是我们进入到图2的局面。这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很多人愿意推中场。因为一般总是觉得让对方跑得越远越好,那么和图3的挑底线相比,攻方(注:本文图中下方为攻方)的出球人显然距离左侧中场更远一些。另外,挑球一般都被认为是消极防守,大家潜意识里总习惯于能不起球就尽量不起,所以选推中场就理所应当了。但这始终还是属于教条主义作祟,守方最好的选择仍然是挑底线。如果攻方移动到位,保持头顶下压,则继续防守,可以两边挑大角调动攻方后者跑动,这就最大程度利用了攻方吊大对角这一拍的价值。

而攻方如果移动不及,转身反手接球,只能回直线后场,因为阴影部分全部是危险区域,只要没有相当的底线反手平抽能力,回这些区域都是找死。

强调一下,这个球例中的攻方反手回直线后场,此时守方获得反攻机会,势必做轮转跑位。图中守方后者的跑动路线正好是攻方前者的撤退路线,两者相抵,攻方正好落位防守,所以这个球一定要打得足够高和远,这就是行话说的给同伴留够时间的意思。

再回到图2,既然守方习惯性地回推中场,那么攻方后者运动到左侧接球,此时前者应于图中所示的两点之间调整位置,配合后者出球。这个移动叫作“靠点”,关于靠点的问题我们以后会专门讨论。

做到了靠点,攻方后者有三个选择,也就是图中标注的1、2、3。

1. 推直线过头后场

这个点距离守方后者很远,他不可能获得完全发力的杀球机会,因此攻方前者不应退得太多,应该停留在中路靠前的位置保护(T字位置,守方拿点越低就越压前)。守方如果下压中路,则攻方前者再次抢点进位得手。

2. 勾对角网前

利用守方轮转意识的惯性,即后者向正手区后场运动、前者向前运动产生的反手网前空当。这里特别强调,攻方前者原地不动,盯死网前,不让对方放网,后场全部留给后者。因为双打的习惯误区,就是只要同伴打对角,就想拉出去保护。

由此形成轮转进攻的经典队型,而在这个球例之中,攻方前者的策应占位是重点。一旦想“拉出来保护”,守方立即放网,攻方两人均不在网前,所有操作全部泡汤。可以看出,1和2这两条线路是针对守方接球人的不同运动方向的两个选择。简单地说,他冲就打他后面,他不冲就勾对角。而守方也有可能维持左右站位,那么我们有第三选择。

3. 平抽中路

这是最激进的选择。此时攻方前者后撤一步,举拍封住右侧,守方一般会选择发力对抽,之后进入双边压网状态。获得进攻机会则已,如果被压制,则起球守方正手后场,主动形成左侧防守。

在局面无法推进的情况下,用大对角球路寻求新的发展,是高水平球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否则球将陷于某一局部,一旦没戏唱,就会被对方反压制,这和足球的长传转移的作用是一样的。

大对角是害人路线,但如果运用得当,也能变废为宝。既然是巧妇,当不惧无米之炊,兵法有叶底藏花无中生有之道,可为球之借鉴。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对角虽害人,运用得当可成利器